军事 军事文摘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5团伊拉克战记
华夏经纬网   2006-05-29 09:44:23   
字号:

    声明:本文为新浪军事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是被公认的美军主力。而该师下属第5团则堪称王牌中的王牌。不管人们对美国发动的许多自以为是的战争抱何看法,但必须承认,陆战1师5团在美国参与的历次战争中都表现出了顽强的战斗精神和进取心,这当然也包括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为了让读者对美军这一王牌部队有所了解。本刊特刊登此文,当然文中某些观点我们可能并不认同,还请读者阅读时有所鉴别。

  倪海宁 编译

  引子

  1969年,是越战正酣之时。在位于越南岘港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以下简称陆战1师)军营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想打仗,就报名参加第5团好了!”(“If you want action,join the 5th Marines!”)的确,早在30年前的越战中笫5团就以敢打硬仗而名噪一时;在30年后的 伊拉克战争中,第5l团又再次向世人证明这句话的确传之不诬。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每个步兵团都有自己光荣而独特的传统;征第5团的官兵看来,自己团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全团在历次战争中的出色表现都为团旗增添了不朽的光辉。该团组建于1915年一次对加勒比海国家的武装干涉前,此后就经历了“在任何气候条件下、任何地方”的作战行动法国泥泞的战壕,尼加拉瓜多雨潮湿的丛林,太平洋烈焰升腾的海滩,朝鲜半岛冰雪覆盖的山地,越南纵横交错的泥沼稻…,中东酷热荒凉的沙漠,对第5团而言都再熟悉不过了。事实上,在过去的一个吐纪里,第5团比美军中任何一个同级别团队参加的战役都多,是一支有着光辉历史的部队。

  “伊拉克自由”行动

  2002年复天,第5团团长约瑟夫-F-邓福特(Joseph F Dunford)上校接到命令,要求他立即在彭德尔顿营地(CampPendleton)集结所部,为可能发生的战事作好准备。按照美国军方制定的应付突发事件的计划纲要,陆战1师主要为准备参加伊拉克战争而展开训练。自6月份起,驻美国西海岸的海军陆战队就在彭德尔顿营地建立了模拟战地指挥所,并开展了一系列野外演习。到12月份,第5团已经做好了应付未来可能发生战事的充分准备,全师上下都求战心切。按预定计划,美军将于2003年4月间从科威特出发,发起代号为“伊拉克自由”的军事行动,行动的目的是推翻萨达姆独裁政权。为此,2003年l至2月,第5团各部先后被海运至科威特境内。2、3月份,第五团的演习都是在科威特境内进行的。到3月中旬,该团已经做好了发起进攻的一切准备。

  部队编成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5团(以下简称陆战5团,其余团队简称亦同)是詹姆斯-N·马蒂斯(James N Mattis)少将统率的美国陆战l师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陆战l师又隶属于以詹姆斯-T-康威(JamesT Conway)中将为最高指挥官的海军陆战队第l远征军(I Marine Expedition-ary Force,简称I MEF)。该远征军是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汤米-R-弗兰克斯上将(Tommy R Franks)率领的多国反伊联军的主力。陆战l师下辖3个团级机械化战斗部队(Mechanized Regimentalcombat Teams,简称RcTs)——陆战1团(RCTs-1),陆战5团(RcTs一5),陆战7团(RCTs-7)。陆战5团下辖:l营,指挥官为弗雷德里克-M-帕蒂拉(Frederick M Padilla)中校;2营,指挥官为丹尼尔-J-奥多诺修(D aniel J O’Donohue)中校;3营,指挥官为卡尔”E·蒙蒂(Carl EMundy,绰号“Sam”)中校。负责为它提供支援的作战单1位有:第1轻装甲侦察营(1 StLight Armored RecOnnalssance,简称1st LAR),第11海军陆战队营的各炮兵连,第2和第3两栖突击营(AssaultAmphibian Battalions)的两栖突击车辆(Assault Amphibious Vehicles,简称AAVs),第1工兵营(1 st EngineerBattalion)的B连(Company B),以及第11 5战斗支援连队(Combat Service Sup—port Company 115,简称CSSC—115)。这些配属支援力量使第5团迅速被加强为拥有7000多人员的一支部队,下辖人员之多,编成规模之庞大复杂,都是该团建立以来所未有的。

  作战计划

  按照事先制订好的攻击计划,美国海军陆战队第l师和英国第1装甲师(1 StArmoured Division)须抢在萨达姆的军队展开破坏活动之前占领具有重要价值的鲁迈拉(Rumaylah)油田。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该油田曾被伊拉克军队点燃,严重阻碍了多国部队的进军步伐。除了占领该油田的任务外,英军将负责切断巴士拉城伊军与外界的联系,并占领法奥半岛;美国海军陆战队则负责配合美国陆军第5军(the U.S.Army VCorps)向巴格达方向挺进。康威中将强调,速度是制胜的关键,因而务必迅速打开通向巴格达的道路。师长马蒂斯少将则不断提醒自己的属下,作战的最终目标是消灭萨达姆和他手下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死硬分子,这些人(而不是伊拉克人民)才是真正的敌人。因此,他要求每个士兵都要怀着满腔仇恨与敌人战斗,但对伊拉克人民则要表示关怀和同情。

  战斗将首先在伊拉克第3军团负责防守的地区打响。在这一地区,伊第3军团属下的第6坦克师和第5 l机械化师驻守着鲁迈拉油田,屏障着巴士拉的安全。随后,第5团将与战前被世界媒体渲染得神乎其神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在巴格达及其附近地区较量。然而,美军也估计到,在向北挺进的道路上还会遇到一些伊非正规军的抵抗,这些人包括:在复兴党极端分子控制下的、训练状况不佳但装备较为精良的各地民兵武装,狂热的“萨达姆敢死队”战士,以及从附近国家赶来的“圣战”志愿者。在美军眼中,伊拉克陆军和共和国卫队是威胁最大的正规军事力量;但美军预计,在各地作出一些最顽强抵抗的却会是伊拉克非正规军。美军希望敌人要么已经被战前的恐吓性宣传唬住,要么被联军的首轮空中打击镇住,或者干脆在战争一开始就由于萨达姆被打死或者活捉而自动放弃抵抗。然而,这些情况一个也没有发生——都不过是美军美妙的幻想。

  第一个作战目标一鲁迈拉油田非常重要,因为伊拉克的油田是保证战后重建工作成功所不可或缺的一笔财产。联军决策层非常担心萨达姆破坏这些油田,以免使之落入联军之手。因此,联军高层命令,战争一开局,美军就必须在保证油田的基础设施完好无损的情况下迅速夺占油田。这项重任被交给了第l远征军。陆战5团负责首先抢占鲁迈拉附近的油田,并保证它们的安全,随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攻击行动:先顺着一条高速公路北进,再折向东,指向底格里斯河。然后,海军陆战队将在保证所占地域安全的同时,把主要精力放在进入巴格达及其近郊的伊军重兵布防区,在这里他们将与伊军主力展开决战。按这样的计划,海军陆战队将连续挺进1000多公里,这是陆战队有史以来连续推进距离最远的作战行动。而打头阵的任务,就又落在了大名鼎鼎的陆战l师5团身上。

初战告捷

  2003年3月18日,陆战5团全部7503名官兵开始离开他们位于科威特考耶特的营地(Camp Coyote),随后便进入预定的集结地域——科威特和伊拉克之间的狭长沙漠地带。美军对外称这一次军队调动仍是一次演练事实上,全团出动前不久,团长邓福特上校刚刚从师部所在地玛蒂尔达营地(Camp Matilda)参加完军事会议返回。在会议上他已经得知,按照预定计划,进攻将于3月21口凌晨数小时内开始。次日(19口),邓福特上校将进攻计划向手下军官传达,并发布命令,要求各部最后一次仔细检查备战情况。沿着伊科边境,有“蓝钻石”(“Blue Diamond”)美誉的陆战1师已经全线展开。在沙漠里,班级指挥员在进行最后的武器装备核查,连排级指挥员则在不断复习演习中的每个细节。然而,这些备战行动仍常常被不时发生的导弹袭击所打断,士兵中也充满着对毒气和生化武器攻击的恐惧。

  3月20日早上,邓福特上校接到上级命令:攻击将如期开始。第l轻装甲侦察营已在逐步增加它的反侦察活动,并掩护配属给海军陆战队的工兵部队做好打开突破口的准备工作。工兵也已仔细开辟出了通向两个预定突破口的三条狭长通道,但直到进攻前夕,工兵仍有意地不去碰伊军在边境上设置的电网,以免引起敌方警觉。然而,一切进攻准备都必须加快进行了,因为师长突然给邓福特上校打了个电话,并尖锐地问道:“陆战5团能在多长时间内做好进攻准备?”团长回答得干脆利落:“4小时以内。”原来,有情报显示, 伊拉克人派出的破坏分队正在准备点燃油田。在事先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第l远征军对伊拉克发动攻击的整个时间表突然提前了整整9个小时。

  天气在不断变坏:狂风大作,沙尘横飞。陆战5团通过出发地带附近的那片沙漠前,第1l海军陆战营的各炮兵连实施了约半小时的火力准备。当晚21:02,以第2坦克营的M1Al坦克为前导,陆战5团通过了突破口,进入伊拉克境内。就像在海地丛林、瓜达尔卡纳尔岛滩头和釜山环形防御圈(Pusan Perimeter)时一样,陆战5团在陆战1师中又一次首当其冲地闯入敌阵。第l、3两个营与团部、第11海军陆战营第2炮兵连和第115战斗支援连队一道穿越了东面的突破口,向目标地进发;第2坦克营则与陆战5团2营一起迅速通过了西面的突破口,完好无损地拿下了鲁迈拉油田北部各油井,并沿萨达姆河建立了一条确保油田安全的隔离地带。3营则占领了位于油田南部的第l和第2油气分离工厂(Gas—Oil Separation Plants,简称GOSPs),同时,1营也攻占了位于油田南部的第3和第4油气分离工厂以及抽水机工厂。最激烈的抵抗发生在抽水机工厂,但上述所有目标都被迅速拿下了。到第二天黎明,5团已经巩固了其所占地区,并准备继续前进。战场上到处散落着被击毁或丢弃的敌军装甲车辆,但夺占的各日标受破坏程度极其轻微,1000多口油井只有不足10口被毁坏或点燃。

  远途奔袭

  3月22日,海军陆战队向随后赶到的英军伞兵移交了鲁迈拉防务。此时,作为先头部队的陆战5团已经在大踏步北进。他们渡过了历史悠久的幼发拉底河后,转而又踏上了伊拉克的l号高速公路——一条尚在建设中的四分道高速干线。随后陆战5团开始向汉图什(Hantush)机场推进。各个有特勤分队配合的机械化营沿途都遭遇到了伊拉克非正规军,但伊军的抵抗并没能使5团的进攻速度放慢。伊军的典型战术是:埋伏在道路两旁,等美军靠近,用轻武器和肩扛式枪榴弹(RPG)进行火力交叉射击。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应对策略是:在进入敌方射击范围内前,就把那些“金枪鱼渔船”(“tuna boat”,美国人对AAVs的戏称)分散开来,然后以步兵包抄敌军侧翼,发起奇袭。5团有几次还遇到了伊拉克人半埋在土里的坦克和没有装甲防护、装备有重武器民用卡车的反击。当然,这些武器往往还没等对美军造成多大损伤,就被美军的坦克炮和导弹火力摧毁了。同时,位于别处的伊拉克正规军被美军的猛烈空袭牢牢地压制住,动弹不得,无法前来支援机场。美军地面上有远程火炮的火力支援,空中则有不断巡游寻找“猎物”的武装直升机掩护。在向巴格达快速挺进的道路上,陆战5团沿途发现了伊拉克人埋藏的大量武器弹药,以及数以吨计的档案文件。与其它部队一样,在作战地带,最令5团头疼的就是那些不时出现的平民。美军很难把无辜的平民与身着便衣但装备精良、高度机动的伊拉克武装分子辨别开来。尽管美军加倍小心,仍有一些无辜平民因遭美军交叉火力误击而死。

  最为可圉可点的作战行动发生在迪瓦尼耶(Diwaniyah)附近。在那里,蒙蒂(绰号“Sam”)中校率领的5团3营顶着猛烈沙尘暴,冒着沙尘暴过后夹杂着冰雹的暴雨,击退了趁机发起反击的一支伊军机械化部队,并一举歼灭伊军一个营。伊军损失惨重,被迫撤退。3营官兵认为此战堪与1950年朝鲜战场上的汉城战斗相媲美。在那次战斗中,刚刚在仁川登陆的陆战1师冒着恶劣的天气,击退r朝鲜人民军装甲部队的反击。

  3月27日,5团重新开始前进,目标是汉图什机场。说是机场,其实不过是一条位于高速公路上的直线跑道。这条跑道又宽又长,足以让C—l 30大型运输机起降。此战十分关键,因为此时5团的燃料、食物和弹药都开始显得短缺r。虽然明知伊拉克的环境不利于后勤保障顺利进行,但为了提高进军速度,5团轻装前进,没有携带多余的装备和补给物谂因此,5团必须获得及时的空中和陆上补给才能使进攻持续下去。在2营与伊拉克机械化部队进行了一场短暂的战斗后,5团占领了机场。然而此时,一些凶素使海军陆战队的前进停滞下来了。陆战队并非是唯一感到补给不足的部队。陆军第5军的进攻也受到了补给短缺和恶劣大气的制约。陆战队随后迅速做好了继续进攻的准备,但陆军第5军的情况实在太糟了,联军地面部队总指挥——美军中将戴维-D-麦克南(DavidD McKieman)4(得不命令联军所有部队的攻势都停下来。对陆战5团而占,这就意味着放弃刚占领的汉图什机场,向南退回到迪瓦尼耶的l号高速公路和17号公路的交叉路口。进攻从3月28日一直停到了30日,但这段时间里5团并没闲着,而是连续派出巡逻分队寻找敌军作战。其间发生了数次交火,美军还在迪瓦尼耶东面发现了一个伊军丢弃的大型弹药库,这对陆战5团而言真是无价之宝。

  除了补给问题外,美军指挥层硬将陆战5团从汉图什机场撤回,也是为了给伊拉克人一个错觉,即:第1远征军将继续从正南方顺l号高速公路进占巴格达。其实,美军真正的计划是:让陆战队在1号高速公路方向发起佯攻,趁伊军布防时转向东北方向,夺取通向第27号公路的三岔路口,从那里渡过底格里斯河,顺着北行的6号高速公路继续进攻巴格达;伊拉克人一定会猝不及防,来不及封锁这条公路。这是一次漂亮的战术机动,这一来,荚军就能避开伊军防守坚固的阵地。马蒂斯少将的如意算盘是:当伊拉克人匆匆赶来迎击时,美军就日丁充分发挥自己压倒性的火力优势,一举粉碎处于运动中的敌人。果不出马蒂斯少将所料,当美军突然改变主攻方向时,伊拉克人仍在全力防守库特(Kut)城,而不是更北面的底格里斯河卜的那些桥梁。

  3月31日,经过与伊拉克陆军一整天的战斗,5团第二次拿下了汉图什机场。C一130运输机纷纷在机场降落,机场顿时成为了一个快速补给站。同时,第l远征车迅速将主攻方向转向27号公路,企图夺取位于萨达姆运河(Saddam Canal)上的桥梁。

  马蒂斯少将原计划4月3日完成这个行动,但进攻时间被一再提前。陆战5团没有经过3天,而是只用了4小时就达到了预期目标。至4月1日清晨,5团l营已清除了运河两岸的敌人,随后,第832兵支援营迅速赶来修复了运河上的数座桥梁。

决战巴格达

  陆战5团此时仍是陆战1师的先头部队。第2坦克营趁着夜色向努马尼耶(Numaniyah)挺进。该团同时从两个方向发动进攻。4月2日黎明时分,陆战队前锋遭到了努马尼耶伊军火力的攻击,但5团3营在经过了一场迄今为止在伊拉克遭遇的最激烈战斗后,在第2坦克营和第l轻装甲侦察营配合下,完好地夺下了底格里斯河上的一座重要的混凝土桥梁。在努马尼耶城内,他们歼灭了伊军1个营。同时,5团2营走过一条未经修缮的土路(被陆战队员们戏称为“驴道”——“dOnkeY path”),顺着河边大道前进,试图找到一个过河点。尽管损失了一些车辆,陆战队员们却成功地闯过了迫击炮、枪榴弹和轻武器火力的弹幕射击,拿下了“特混部队桥”(Task Force Bridge),打开了通向巴格达的又一个关口。伊军有许多车辆被击毁。当天白天,美军又连续攻破了伊军的几个防御阵地。

  4月3日,5团继续攻击前进。第2坦克营沿6号 高速公路进攻,3营则攻占了阿兹兹耶镇(Aziziyah)。驻守该镇的是共和国卫队“阿尔尼达”(AI Nida)师,拥有不少坦克、装甲运兵车和步兵。陆战队以坦克为前导,眼镜蛇(Cobra)武装直升机、鹞(Harrier)式垂直起降飞机和大黄蜂(Hornet)攻击机负责空中火力掩护,艰难地清除了渡口和一些棕榈树林里的敌人。在先前的大多数战斗中,刚一交火,伊军即遭美军强大火力打击,随即逃之天天。但这一次,共和国卫队进行了长时间抵抗。每次交火结束后,美军都必须苦苦搜索路边的各个隐避处和缝隙,以免使自己成为被伏击的靶子。一直到黄昏,伊军的抵抗才完全停止。当晚,5团3营开始在阿兹兹耶镇逐个街区地进行清查。这是战争爆发以来陆战队与伊正规军进行的最激烈的战斗。与军方事先的预料吻合,陆战队离巴格达越近,遭到的抵抗就越顽强。

  4月4日,陆战5团又遭遇到了“圣战”分子。这些人来自其他国家,自称“自由战士”,专门为保卫萨达姆政权而来到 伊拉克。数百名“圣战”分子与“阿尔尼达”师的残部一道,在一个名叫“东距6l”(6lEasting)(该地得名于自己在地图上的座标)的地方附近与第2坦克营遭遇。陆战队的许多车辆都被击中,2辆坦克被敌人的猛烈火力击毁。3营随即发起了突袭,战斗连续打了足足8个小时,美军才完全摧毁了敌人的抵抗。这是此次战争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交火。近距离的空中支援和第11海军陆战队营第2炮兵连的炮火掩护都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在这次击败“圣战”分子的战斗中,一个储有大量军火的恐怖分子训练营地被美军攻占,一名伊军团长被打死。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5团派出多支巡逻侦察分队,试图寻找一个能渡渡过迪亚拉河(Diyala River)的地方,这条河流经巴格达东北郊,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第1l海军陆战队营第2tg兵连的一些分队反而遭到了伊军装甲车辆的攻击,但5团l营各连的反坦克炮迅速击毁了这些车辆。

  随着陆战队逼近巴格达,邓福特上校接到命令,要求他的部队去占领巴格达城内一个被海军陆战队员称为“萨达姆城”(Saddam city)的贫民窟。(实际上,美军这次搞错了地名,该地区实际叫“萨德尔(Sadr)城”,叫这个名字为的是纪念一位传说中的什叶派殉道者)。这个地区有萨达姆最喜欢的一座宫殿——阿兹米耶(Azimiyah)宫,还有一座据说是萨达姆一家藏身之处的清真寺一一阿布-哈尼法教长清真寺fImam Abu Hanffah Mosque)。4月8日,5团渡过了迪亚拉河。经过与伊军的数次激战,冒着敌人的迫击炮和重炮炮火,5团在位于巴格达北面的5号公路附近建立了坚固阵地。当晚,邓福特上校接到命令,要陆战5团与陆军第3步兵师一部一起设立警戒线,完成对巴格达的合围。随后,5团顺着2号公路前进至一个预定集结地——从此地出发,2小时内即可进入巴格达。

  次日(4月9日),陆战5团再次担任了全师的主攻任务。l营的任务是全力拿下阿兹米耶宫。同时营长帕蒂拉中校又接到新命令:搜索一些可能关有美军战俘的地点并肃清阿布-哈尼法教长清真寺。在向萨达姆城进攻过程中,1营不停地遭到手榴弹、机枪和轻武器火力的攻击。营长事后回忆说:“在萨达姆城的每个角落和道路两旁,都有复兴党分子、阿拉伯突击队队员(fedayeen)和‘圣战’分子,他们用枪榴弹、AK一47冲锋枪和PK(PulemyotKalashnikova)机枪向我们开火。”陆战队员们则以压倒性火力反击,并用无线电召来空军的A—l0攻击机和陆战队的F/A一18战机向敌军的藏身之处投掷炸弹或实施近距离炮轰。激烈的战斗过后,A连占领了清真寺,B连夺下了宫殿,C连则搜查了几幢可能关有美军战俘或藏有复兴党分子的建筑。

  随后出现的景象简直就是这场战争的典型缩影:刚才,陆战队员们还在纷至沓来的炮火中拼命;现在,他们又正在清真寺里接受伊斯兰教阿訇的祈祷。在陆战队员们看来,已退役的前上司查尔斯-C-克鲁拉克(Charles C Krulak)对“伊拉克自由”行动的预测还是很准的。他把整个行动划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陆战队将与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交手;到第二阶段,陆战队的主要任务则是肃清企图混入平民中间的游击分子;而到了第三阶段,他们将对当地人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并对当地进行行政管理。鉴于敌军的骚扰一夜未断,5团遂派出巡逻队前往保障巴格达西北地区的安全,结果发现了很多伊军的武器弹药库。4月9日,美陆军第3机步师攻入巴格达,未经激战即占领了全城。4月12日,5团2营G连在巴格达城西与伊军大约一个营兵力遭遇。经过一场短暂的战斗,伊军大部被歼灭。当天,陆战l师主力也进入了巴格达。

  最后的战斗

  占领巴格达后,海军陆战队第1远征军的下一个目标是伊拉克复兴党的老巢——位于巴格达西面和北面的“逊尼三角”(Sunni Triangle)地区(指位于巴古拜、拉马迪、费卢杰三个城镇之间的地带)。陆战5团各部紧随“的黎波里特混部队。(下辖3个轻装甲营)向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进逼。在第ll海军陆战队营第2炮兵连和第115战斗支援连队配合下,5团2营和3营未经大战即占领了提克里特,并一直推进到了提克里特以北的萨马拉镇(Samarra),该镇是萨达姆的诞生地。5团团部和1营则作为快速反应部队留守巴格达城。随后几天内,5团占领了萨马拉,并在巴格达市内进行例行安全巡逻。进军提克里特行动的高潮是夺取萨马拉机场,在那里,5团缴获了大批伊军飞机、燃料和导航设备。

  从4月17日开始,“伊拉克自由”行动进入了第四阶段。与前几个阶段的大规模作战行动不同,这一阶段的特征是维持伊拉克各地的安全与稳定。5团的新任务已不是打胜仗,而是争取当地民心。到4月20日,5团已接管了美陆军第2旅和第82空降师在伊南部迪瓦尼耶省的防务,团部人员与联络分队则进驻迪瓦尼耶城保障当地道路畅通。随后,与他们的前辈在尼加拉瓜和越南的所作所为相同,5团开始进行饱和式巡逻,以消灭潜藏下来继续顽抗的敌人,寻找伊军放弃的补给仓库,向当地人发放食物和饮水并提供医疗救护。该阶段任务的完成标志着在伊拉克境内大规模作战的彻底结束,5团在该阶段行动中未损一兵一卒。2003年7月,陆战5团陆续启程返国,10月即全部返回国内。

  再创辉煌

  在大约1个月的作战中,陆战5团作为全师的先头部队,连续挺进了350多英里,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战史上距离最长的一次陆上连续行军。他们占领了几十个村庄和两个机场,在数次战役中重创敌人,击溃了两个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师和无数非正规武装的抵抗。在33天的战斗中,身穿肥大的防化服、背负沉重装备的5团官兵经受住了恶劣沙尘天气和敌人的火力打击,仅有12人阵亡,126人重伤,并获得了该团历史上第10次总统传令嘉奖——“优异部队奖”。尽管在伊拉克战争中,海军陆战队没有像第3机步师、第82空中突击师那样吸引了全世界人的目光,但陆战5团仍然续写了自己的辉煌,在本团历史上又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国际展望》杂志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绵阳”号导弹护
热点新闻排行
   
日本退役将领妄言“中国侵略时间表”引发轰
继中国之后以色列也要登月 全球再掀登月竞
日本加快太空军事化进程
“飞天揽月之梦”展现中华民族自信
太空军事化势必加剧恐掀新一轮军备竞赛
委内瑞拉又见“导火索”“关门”同时打心理
听!这就是海军的声音
认真学习贯彻习主席在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
火箭军公布东风15发射照 台媒:台海危机
《南京大屠杀史料集》出版完成 共78卷耗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俄日和平条约谈判分歧
普京与安倍在领土争端的问题上依然没有实质性进展,双方仍停留在口头表态,两国签署和平条约短期内似难看到成果。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
特朗普指责俄方先违反了《中导条约》,并表示美国将退出这一已经签署了30多年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军控条约。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