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大陆
走进内蒙古军区某骑兵营探访中国最后的骑兵部队
华夏经纬网   2016-07-20 08:51:51   
字号:

    ■饱经沧桑:老一辈骑兵直面生死、奋勇进攻,冲锋者成为永恒的丰碑

  ■以马为伴:军马通人性,你对它好它知道,骑兵与特殊“战友”的感情胜似亲情

  ■任重道远:今日骑兵苦练信息化装备操作技能,续写“马背卫士”的血性与担当

  引子

  内蒙古锡林浩特市东北50公里,毛登牧场。

  盛夏的草原绿意盎然,鲜花盛开,蓝天白云,光影交错。放眼望去,一片葱郁中,几间小屋和一个用栅栏围起的马圈格外醒目,屋顶高高飘扬着的五星红旗,在很远的地方清晰可见。

  这里,是最后的骑兵纵马挥刀的战场。

  曾经,我军拥有10多个骑兵师,数十万匹战马奔腾如海,锃亮的马刀高高举起,在西部草原上竖起一道“铜墙铁壁”;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人民军队迈出从骡马化到摩托化的历史性步伐,骑兵作为一个兵种被取消,全军仅象征性地保留了几支骑兵部队,担负执勤巡逻、警戒等任务。驻守在这片被誉为“天堂草原”的内蒙古军区某骑兵营,就是其中之一。

  从骡马化到摩托化,从机械化到信息化……随着军队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推进,骑兵似乎正在淡出人们视线,然而,他们仍然是边防线上不可或缺的一员。

  看!落日余晖中,这支骑兵部队纵横驰骋在北疆草原上。战刀挥舞,马蹄飞奔,官兵们在马背上的剪影如腾云驾雾般飞向天际,那磅礴的气势,仿佛再一次提醒人们:在祖国北疆,最后的骑兵仍在奋勇冲锋,戍守边防。

  “老骑兵”诉说“骑兵精神”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个时代中国还有骑兵。”

  连宏伟,骑兵营教导员,从战士入伍至今,已在骑兵营服役20多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骑兵”。

  见到记者,他开门见山地说:“如今,营里大多是90后战士,当兵前都憧憬自己的军旅生活会像许三多那样,经历格斗射击、潜伏伪装,在实战化演练中锤炼本领。当得知自己被分配到了古老的兵种——骑兵,刚下连的新兵一定会对即将开启的骑兵生涯既好奇又担心。”

  “军马什么样?”“骑马什么感觉?”“骑兵能上战场么?”面对一连串疑问,连宏伟总是这样回答:“想驾驭战马,想成为一名合格的骑手,必须先了解‘骑兵精神’。”

  在连教导员的带领下,记者慕名前往位于该营驻地的骑兵博物馆,探寻“骑兵精神”的深邃内涵。

  一路参观,骑兵的盛衰演变尽呈眼底:早在春秋战国时期,骑兵就作为独立兵种登上历史舞台;西汉名将霍去病率骑兵大破匈奴;成吉思汗铁骑征服欧亚大陆……一个个铁骑飞扬、驰骋疆场的场景,如同一首雄壮不朽的史诗,彰显民族之魂。

  “骑兵是我军最早组建的兵种之一,曾为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立下赫赫战功。1955年,我军首次授衔时,骑兵出身的将军共有55人。”讲起骑兵的历史,连宏伟一脸自豪。

  在一幅弥漫抗战烽火硝烟的老照片前,连宏伟久久驻足。照片中,一支骑兵部队保持着冲锋的姿态——这是当年骑兵一师在辽沈战役中奋勇杀敌的场景。

  “革命战争年代,老一辈骑兵直面生死,奋勇进攻。他们要么冲锋,要么倒下,冲锋者成为永恒的丰碑,倒下的英雄甘愿马革裹尸……骑兵作战的方式决定其勇敢无畏、不惧生死、一往无前的精神品格。”连宏伟感慨道:“哒哒的马蹄声中夹杂着骑兵冲锋的怒吼,这是战场上最响亮的‘冲锋号’,也是骑兵传承已久的血性与担当。”

  今天,“骑兵精神”正被赋予强军实践的时代色彩。“兵种古老,思想不能老;装备原始,发展不能止步。”连宏伟说,如今他们“上马是骑兵,下马是步兵”,除步兵的基础训练课目之外,还苦练“飞马越障”“马上斩劈”“马上射击”等骑兵课目,时刻为边防巡逻执勤作准备。

  “马倌们”书写“爱马经”

  军马通常能服役7至10年。在部队,军马就是骑兵的“战友”,骑兵营的官兵与这些特殊“战友”的感情,有时比亲人还要亲。

  每年老兵复员时,都是骑兵营最伤感的日子。骑兵们不仅要告别战友,更要和朝夕相处的军马说再见:当“老骑兵”最后一次为心爱的军马刷毛、喂草时,这些铮铮铁汉总是泪流满面……

  也许是看到主人已经卸掉军衔、背起行囊,读懂了主人眼中的不舍,马儿也仿佛通人性一般跟着流泪,用嘴轻扯战士们的衣角。在战士们转身离开的一刹那,许多军马都会仰天长啸,发出痛苦的嘶鸣……

  谈起这一幕,营长刘国奎双眼湿润。来到骑兵营任职仅3年的他,曾经历一次心理上的“成长”:初到营里,刘国奎不太理解骑兵与军马的深厚情谊;在与军马相处一年后,他发现,每个战士心中都有一本感人肺腑的“爱马经”,包括他自己。

  一次训练,刘国奎的军马腿部剐伤,需要每天为其清理创口、消毒包扎。起初,马儿并不配合,清理过程中还踢伤了他。刘国奎却没有责怪军马,每次都会耐心地一边跟军马说话一边为它包扎。“久而久之,只要我一靠近马儿,它就自觉地把受伤的腿抬起来。”刘国奎说:“军马通人性,你对它好,它是知道的。”

  与刘营长有着相同感受的,还有去年刚下连的新兵袁春。“真正爱上我的‘战友’是在一次外出找马回连队的路上。”袁春拍着自己的军马说,那次,太阳已经落山,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草原上迷了路,绝望中他放开了缰绳,让军马自己走,最后马儿带他找到了回家的路。“那一次,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无言的’战友。”

  军马也是“战士”,如果表现优异,同样可以立功受奖,戴大红花。据说,骑兵营最老的“战士”是一匹编号为“951”的军马。

  “951”个性刚烈,刚入伍时,许多“老骑兵”都曾被它摔伤过。经过3年多的调教,它成长为营里最优秀的军马之一,多次考核名列前茅。如今与官兵们感情笃深的“951”到了“迟暮之年”,每当新兵初学骑乘时,不再执行任务的“951”便“转行”当起了“教员”。今天,越来越多的战士在“951” 的“教习”下掌握了骑乘技能,官兵们亲切地称它为“马教官”。

  今日骑兵仍然是“奇兵”

  中午时分,骑兵们一天的训练结束了。

  “吁……驾!”随着副营长牟志华的高声喝令,数十名骑兵乘风飞奔,战马铁蹄生风,鬃毛飞扬,风驰电掣般向着数十公里外的一座小山飞奔。

  山丘上,骑兵们面朝草原高声呼喊,嘹亮的声音响彻天地。“每次训练结束后,我们都要举行这样的仪式,提振士气、激发血性。”牟志华说。

  在这个坦克、装甲车都已成为“夕阳装备”的新军事变革时代,每一个骑兵都不可避免地遭遇这样的尴尬:信息化战场,骑马怎么打仗?如果有一天骑兵营被裁撤,骑兵如何书写无悔担当?

  伴随着改革强军的不断深入,今日骑兵正用实际行动向祖国和人民作出回答。

  锡林郭勒大草原拥有1100多公里边防线,执勤巡逻中,车辆的机动性容易受复杂地形和不良气候影响,而骑兵总能临危受命,圆满完成任务;随着信息化管边控边手段的应用,北斗手持机列装骑兵营,更让骑兵在支援作战、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如虎添翼。

  “虽然骑兵已不是战场的主力,但我们从没放松训练。目前的演练方向,就是在提高官兵马术能力的基础上向信息化方向延伸。”牟志华告诉记者,近年来,骑兵营经常与军分区步兵营开展对抗演练,“一方面最大程度锤炼骑兵马术;另一方面,战士们只有经过‘战场’淬火,才能更好感悟‘骑兵精神’。”

  说起近年来骑兵营的贡献,官兵们如数家珍。

  2011年隆冬,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在长达几百公里的中蒙边境实施非法盗猎活动。受上级指派,该营立即组织50名骑兵、60匹军马成立一支“临时支边分队”,在边境一线展开巡逻,成功处置各种涉边事件14起。

  2014年冬天,暴风雪导致锡林郭勒大草原百余户牧民被困“雪中孤岛”,该营成立6支救援分队跋涉茫茫雪原,及时把救灾物资运送到灾民手中,被牧民亲切地称为“马背卫士”。

  ……

  如今,骑兵正从人们的视线中渐行渐远,对于骑兵的未来,官兵们则显得很淡定:“这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精神传承。”牟志华说,即使明天,战马不再属于战场,他也能坦然接受,因为那是军人另一种责任与担当。(武元晋 李少平 解放军报)

  编余感言

  永不褪色的“骑兵精神”

  ■陈小菁

  提起骑兵,人们可能会想起电视剧《亮剑》中的一幕:骑兵连连长孙得胜率官兵与敌人展开殊死决斗,危急关头,他振臂高呼:“骑兵连,进攻!”

  千百年的战场上,骑兵都是纵横沙场的“骄子”。从春秋战国时期最早的骑兵到1942年巴丹半岛最后的冲锋,从霍去病亲率五万铁骑封狼居胥山到如今的边境巡逻执勤,纵然“百骑环绕,可裹万众;千骑分张,可盈百里”的壮烈场面已然远去,骑兵这个曾经辉煌的兵种正在消亡,但短兵相接、捉对厮杀、勇往直前、舍我其谁的“骑兵精神”永远不朽。

  在信息化作战的今天,骑兵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在阿富汗战场上,装备先进的美军在其北部山区作战,不得不选择骑着毛驴在群山中打击塔利班;在我国广袤的西部边防线上,青藏高原的牦牛、阿拉善戈壁的骆驼和锡林郭勒大草原的战马,仍然在巡逻、运输、支援作战和抢险救灾等“特殊战场”显示出其独特的优势。

  值得注意的现象是,美军已没有一匹军马的编制,却仍然保留着骑兵师的番号,比如:“第一骑兵师”“游骑兵”。金一南教授在访问美军时曾专门询问这一称呼的来由,美军回答:骑兵是陆军所有兵种中最具光荣传统的部队,他们冲锋在前,撤退在后,虽然昔日叱咤疆场的战马无法赶上历史滚动的车轮,但这并不意味着“骑兵精神”的没落。

  即使战斗到最后一人,也要以一己之躯奋勇进攻,这就是中国骑兵的血性与担当!一代代骑兵用青春与热血践行“马背卫士”的忠诚使命,他们的价值早已超越了自身的存在,相比现代战争的战略价值,其文化意义也许更为深远。

  骑兵魅力依旧,战士血性乃存,“骑兵精神”永不褪色!不信你听,“骑兵连,进攻!”的冲锋号令,今天仍回荡在辽阔的边境线上。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第27集团军某旅战士勇擒抢匪
·铁板烧!99坦克步战车近50℃戈壁训练
·冲刺!官兵肩扛80斤沙袋力扛200斤圆木
·第47集团军某机步旅祁连山野外参训
·“若有战、召必回”,不仅是爱国自觉
·全军严格收缴销毁旧证件 个别官兵违规“留纪念”
·解放军战车侧翻 领导看竞赛时心提到嗓子眼
·绚丽战火!解放军高炮群夜间实弹射击(图)
·解放军炮兵惊险通过悬崖山路 车贴山壁轮胎悬空
·战胜泥泞!解放军坦克战车冲破山洪险阻
·解放军坦克兵“王牌选手”与美俄交手创佳绩
·第20集团军某旅兵力投送不拘一格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VP-11防雷车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热点新闻排行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律师“探监祝寿”并与萨达姆长谈六小时
2009年前俄罗斯将至少发射11颗卫星
美军司令称终统不利两岸关系
乌克兰总统因刻赤海峡危机中断南美行
潜艇走俏亚太国家:日潜艇技术始终居世界前
对华军售禁令-中欧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进行中的伊拉克空战:地面部队主导空中行动
9?11事件四周年:我们的悲伤开始"掺水
伊拉克境内反美力量“越剿越强”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新时代的中国国防
《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是中国政府自1998年以来发表的第10部国防白皮书。
台湾军购甘做“冤大头
美国国务院批准了总计约22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案。岛内网友怒斥又来“要保护费”了!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