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大陆
追记牺牲飞行员张超:危急关头尽最大努力挽救战机
华夏经纬网   2016-08-01 08:36:17   
字号:

新华社北京7月31日电题:魂系深蓝海天间——追记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张超

  新华社记者梅常伟、王玉山、吴登峰

  如鹰击长空,似飞鲨蹈海……

  夏日的渤海湾畔,巨大的轰鸣声中,一架架歼-15舰载机风驰电掣,频繁起降。

  然而,这火热的一幕,那位年轻的飞行员却再也看不到了:

  2016年4月27日,在驾驶战机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飞机突发电传故障,危急关头,他果断处置,尽最大努力挽救战机,推杆无效、被迫跳伞,坠地后受重伤,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年仅29岁。

  碧海丹心,他把闪亮的青春定格茫茫大海;

  蓝天忠魂,他把血染的风采洒向万里长空。

  魂系深蓝海天间,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机事业的丰碑上将永远铭刻下他的名字——

  张超,男,1986年8月出生,湖南岳阳人,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正营职中队长,海军少校军衔,一级飞行员。

  海天魂

  2016年4月27日,张超加入舰载航空兵部队的第90个飞行日。再有3个飞行日,他就能完成剩下的训练任务,顺利上舰。

  “舰”,指的是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只有在航母上完成起降飞行训练,取得上舰资格认证,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那一天,按照计划,张超和战友们要飞3个架次的低空、超低空训练——在数十米的高度高速掠海飞行,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惊险。

  第2架次飞完,海面上薄雾渐起,能见度越来越差,第3架次被调整为陆基模拟着舰训练。这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必修课。

  起飞,拉升,转弯……按着舰的所有技术动作和要求触“舰”;加速,复飞……一个架次,飞行员们通常要重复6圈这样的飞行,每一圈又被称作一个“进近”。

  12时59分,张超驾驶117号歼-15飞机进入着“舰”航线,实施他飞行生涯中的第634个“进近”。

  “对中很好。”“高度有点高。”无线电中,着舰指挥员王亮发出的2条指令清晰传来。指令少,说明着陆的偏差小。

  跑道上的中心相机,把战机着陆的画面实时传到飞行员休息室。

  “挺好!”“真棒!”……战友们议论着,张超的着舰飞行技术一直很出色。

  117号战机的高度低了,又低了,后轮触地、前轮触地、滑行……那片被称作“黑区”的模拟航母飞行甲板上,又叠上了3道漆黑的轮胎擦痕。

  那是当天飞行训练的最后一次降落。在飞行部队,这或许是最让人放松的时刻了。飞行员们在休息室里说笑着,等着张超回来一起转场。

  塔台下的一间办公室内,某舰载航空兵部队部队长戴明盟、参谋长张叶正在商议第二天的飞行计划。

  渤海湾畔,那个乍暖还寒的中午,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正常而平静……

  然而,战机刚刚滑行了2秒钟,无线电里突然传来语音报警:“117电传故障,检查操纵故障信号!”

  电传故障,是歼-15飞机最高等级的故障,一旦发生,系统会自动报警,并在无线电中广播;一旦发生,意味着飞机失去控制。

  那一刻,是12时59分11.6秒。

  塔台、着舰指挥工作站、飞行员休息室……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紧跟着报警声,战机的机头一下子抬了起来,在不到2秒钟的时间内,机体与地面接近垂直!

  “跳伞!跳伞!跳伞!”飞行指挥员徐爱平对着无线电大喊。

  几乎同时,火箭弹射座椅穿破座舱盖,“呯”的一声射向空中……

  那一刻,是12时59分16秒。

  戴明盟、张叶马上往外冲,朝着张超落地的方向一路狂奔。

  近了,近了……还剩20多米的时候,戴明盟看到张超的胳膊动了一下,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人活着,就好,就好。

  由于弹射高度太低,角度不好,主伞无法打开,座椅也没有分离,从空中重重落下,在草地上砸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戴明盟、张叶马上给张超解开氧气面罩,摘下头盔,锯断伞绳。张超脸色发青,嘴角有血迹,表情十分痛苦,但仍有意识。

  “左胳膊疼,可能是骨折……”他说。

  救护人员赶到了,张超被紧急送往医院。

  20多分钟的路程,张叶从未觉得如此漫长。

  “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飞不了了……”张叶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张超最后的告别。

  2016年4月27日15时08分,一颗年轻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彩超检查显示,在巨大的撞击中,腹腔内脏击穿张超的胸膈肌,全部挤进了胸腔,心脏、肝脏、脾、肺严重受损。医生说,那么重的伤,能坚持到医院已是奇迹。

  片子拿给戴明盟,这位经历过多次空中突发险情的英雄试飞员却没有勇气看上一眼,久久沉默不语的他找到一个没人的房间,让眼泪肆意流淌……

  自从1992年父亲去世,这个刚强的汉子已经24年没有哭过。

  “飞参记录表明,从战机报警到跳伞离机的4.4秒里,张超的动作是全力推杆到底。”戴明盟说,张超肯定知道,歼-15飞机系统高度集成,发生电传故障,第一时间跳伞才是最佳选择。

  生死关头,张超却做出了一个“最不应该”的选择……

  那奋力一推,是他意图制止机头上仰,避免战机损毁的最后努力。

  心爱的战机,那早已与他的灵魂融为一体的战机,在张超的心里,比生命更重要……

  海天梦

  加入舰载航空兵部队之前,张超是“海空卫士”王伟生前所在部队的一名中队长。

  在那个椰树婆娑、温暖湿润的南国海岛上,不管是改装歼-8飞机,还是改装新型国产三代战机,张超都是同批飞行员中第一个放单飞的。时任歼-8改装大队大队长的郭占军说:“张超的飞行技术,是同龄飞行员中最优秀的。”

  2014年5月,海军向西沙永兴岛派驻新型三代战机,这是该型战机的首次前沿部署。那一天,一架外军飞机实施抵近侦察,张超奉命战斗起飞。他寸步不让,与外军飞机斗智斗勇,成功将其驱离。

  在海天之间飞行的日子里,张超总是梦想飞向更远的大洋。

  随着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入列超过2年,战斗力建设迫在眉睫,海军在三代机部队破例选拔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得知消息后,张超第一个报名申请。

  此时,他已飞过6种机型,单位正准备提升他为副大队长。

  此时,选择舰载飞行,意味着一切从零开始,也意味着更大的风险。而家属刚刚随军、孩子不满一岁的张超,最需要的是生活、工作稳定。

  与张超谈话时,考官戴明盟第一个问题就是:“舰载机飞行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危险的飞行,你愿不愿意来?”

  “我知道危险,但就是想来。”张超语气中流露出的坚定与果敢,戴明盟记忆犹新。

  2015年3月14日,迎着初春的海风,张超如愿走进位于渤海湾畔的部队营区,开始了飞向航母的航程。

  张超是名“插班生”——同班的飞行员2013年就开始了学习训练,而他,要在1年内赶上战友们2年多的训练量。

  “如果他能做到,说明新的训练方案是可行的,将大大加快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进程。”戴明盟说。

  与陆基飞行相比,舰载飞行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着舰有效区域仅长36米、宽25米,必须把调整飞行的战机着陆误差控制在前后不超过12米、左右不超过2米,才能使飞机尾钩顺利挂住阻拦索,实现安全着舰。

  飞行员需要通过数百次的陆基模拟起降训练,才能熟练掌握。

  伴随着绰号“飞鲨”的歼-15飞机阵阵轰鸣,年轻的张超开启了“加力模式”:

  加入舰载战斗机部队6个月时,他追平了训练进度;10个月时,他第一次驾驶歼-15飞机飞上蓝天。所有的课目考核成绩,都是优等。

  “张超进步快,是因为他特别用心。”一级飞行员丁阳记得,有一天,飞完教练机,张超有个疑问,先是在餐厅和他讨论了半个小时,觉得还不清楚,吃完晚饭又跟着到宿舍,一直讨论到十一点半才离开。

  可丁阳刚躺下,张超又来敲门了,笑呵呵地说着抱歉,“有个问题想不通,睡不着”。两个人站在门口,直到把问题弄清楚,张超才满意地回屋休息。

  那些日子里,和张超同宿舍的艾群记得,每次飞行结束,不管飞得好坏,张超听完教员对自己的讲评,总会跑去“蹭”战友们的讲评,用来检查对照自己。

  在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战斗的411天里,张超起降数量是其他部队战斗机飞行员年均水平的5倍以上。

  “他的技术状态非常稳定,上舰指日可待。”战友们都这样说。

  然而,就在上舰飞行的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张超却走了。

  海天祭

  今年4月,张超牺牲前,妻子张亚曾想来部队看看他。

  张超到舰载航空兵部队一年多了,还没让张亚来过。每次张亚提出要来,他总说,“等我上完舰。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只有真正驾机在航母上起降了,才算得上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仿佛是一种巧合,4月27日,张亚买好了第二天的火车票,跟张超约好,先去沈阳看朋友,再趁“五一”假期来部队看他。

  那天晚上,张超平日里很准时的“平安”电话却迟迟没有来,张亚打了好多个过去也没人接。她有些心慌,往常只要白天飞行,张超都会打电话报平安。

  但无论如何,张亚也没想到,挚爱海天飞行的丈夫已经走了。

  初到舰载航空兵部队时,张亚曾问过张超有没有把握,张超说:“很简单,一定没问题。”

  “虽然我知道很多事故,但是一直都认为他不会有事。”张亚说,“张超特别自信,我也特别相信他,他技术好是公认的。”

  她没想到,这一次,张超“辜负”了她的信任。

  4月29日早上,张亚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丈夫——

  她喊他名字,他再也听不到了;她吻他嘴唇,却是那么冰冷……

  她跪在灵前,自责着:“是不是我要来,影响你飞行了?”

  她跪在灵前,哭泣着:“我应该任性一些,早点来看你……”

  她剪下一绺头发,装在张超胸前的衣袋里:“这辈子我们很短,下辈子我还嫁给你。”

  张超的心愿,张亚一直记在心里——

  张超最大的心愿就是上航母,现在她想替他去一次,如果不方便,能不能让战友们带着他的照片去。

  张亚不知道的是,原定在今年5月初进行的上舰资格认证,其中一项内容就是安排家属给飞行员献花,她本就在邀请之列,只是还没等到通知她的时候,张超就走了。

  如今,这份邀约依然有效。

  张超的心愿,战友们一直记在心里——

  他们说,张超虽然不在了,但他永远是舰载航空兵部队的一员。

  张超的电脑里,保存着一份歼-15飞机实际使用武器的教学法,不长,只有3000多字。

  牺牲前,他结合自己实际使用武器的经验,利用20多天的休息时间,加班加点整理,不清楚、不确定的地方就打电话回老部队反复核实。

  “他总是那么严谨,不会告诉别人没把握的东西。”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战斗机团副团长孙宝嵩说,那次,他问了张超一个关于某型国产三代战机的问题,张超先是查资料口头告诉他,担心表述不准又整理成文字,过了两天,又专门找到孙宝嵩,指出了其中几处错误。

  张超走后,大家利用他整理出的200多份视频资料、2万多字的心得体会,对那份教学法进行补充完善。

  “今后,每一个学习歼-15飞机武器使用的飞行员,都会记住张超的名字。”孙宝嵩说。

  张超的心愿,战友们一直记在心里——

  张超牺牲前,累计飞行时间达到了一级飞行员的标准,相关请示文件也已经上报。

  但由于工作流程的原因,一级飞行等级证章还没发到他的手上,他牺牲时佩戴的还是二级飞行等级证章。

  这件事,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战斗机团参谋长徐英一直惦记着。追悼会的头一天,他专门赶到殡仪馆,摘下自己的一级飞行等级证章,轻轻地别在张超的胸前。

  “我不能让他带着遗憾走。”徐英说,张超的证章,他会一直珍藏。

  在写给张超的百行长诗里,徐英写道:你盼着成为一级飞行员/我的证章别在你的胸前/带着我的祝福我的牵绊/愿你在天堂里飞得更远……

  张超走了,他的心愿,战友们一直记在心里——

  6月16日,张超牺牲后的第50天。天气晴朗,微风,少云,天际线清晰可辨,适宜飞行。

  那天,站在张超坠地后的那片草地上,面对全体飞行员,戴明盟的声音沉着而冷静:

  “同志们,张超是为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英烈,他既是一座精神丰碑,更是我们前进的路标。他时刻提醒我们,未来的考验还很多,要走的路还很长。但不管有多少未知,有多少风险,我们都将朝着既定目标勇敢前行!”

  迎着无垠的海天,戴明盟第一个,张叶第二个,徐英第三个……滑行,加速,一架架“飞鲨”呼啸起航……

  魂归海天,英雄不死!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中国海军两艘护卫艇退役 将作为靶船
·中国海军潜水分队与多国联合开展海上打捞作业演习
·南海舰队船坞登陆舰陌生海域实战化训练(图)
·中国海军编队对海上靶射击
·中国海军学院里的“洋学员”毕业
·中国海军潜水分队与多国海军进行联合演练
·南海舰队某基地组织要地防御实兵对抗演习
·征服那片海!特战蛙人南海水下刀枪搏击
·海军东海舰队航空兵导弹实射提升自卫空战能力
·南海舰队航空兵在南海某海域举行实弹射击演练
·北海舰队训练视频曝光 超低空海打击海岛目标
·直9C拦截登临 中华神盾舰亮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绵阳”号导弹护
热点新闻排行
   
战士杜富国扫雷被炸残失去双眼双手 被授予
什么叫军人血性?听听这些身残志坚的开国将
疑似抗日英烈头颅现身日军老照片
美声称继续闯南海 中国连发四问令其哑口无
冲绳新知事访美遇冷 美军基地搬迁分歧明显
美军研制新型防弹衣:穿着更加舒适 满足女
联合国特使说也门冲突方将在瑞典举行和谈
军民深度融合之新材料透视
我国成功发射第四十二、四十三颗北斗导航卫
法德欲建“欧洲军队” 欧洲防务一体化能走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美创建新军种 加剧太
近日特朗普政府明确提出在2020年前组建“太空军”,外界惊呼这是“星球大战计划2.0版”。
大幅扩军 日本防卫预
日本政府为2019财年申请超过5.2万亿日元的防卫预算。这一旦成为现实,安倍执政以来防卫预算将实现“7连涨”并再创新高。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