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行仓库保卫战
近日,随着电影《八佰》热映,连带着真实历史事件的发生地——上海四行仓库纪念馆也迎来了参观客流高峰。影片讲述了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一支中国军队留守上海四行仓库,阻击日军,掩护大军撤离的故事。那么真实的历史是怎样的呢?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四方都是炮火,

  四方都是豺狼,

  宁愿死不退让,

  宁愿死不投降。

  ……

    《八佰》的真相:高层作秀 孤军奋战 结局窝囊

    近日,随着电影《八佰》热映,连带着真实历史事件的发生地——上海四行仓库纪念馆也迎来了参观客流高峰。影片讲述了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一支中国军队留守上海四行仓库,阻击日军,掩护大军撤离的故事。那么真实的历史是怎样的呢?

淞沪会战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会战中虽然蒋介石调遣70余万国民党军与日本侵略军展开激战,但由于淞沪平原无险可守,装备差距悬殊,两个多月下来,国军伤亡惨重失败已成定局。

  10月26日,鉴于在上海闸北地区抵抗已日趋艰难,蒋介石决定撤出该区绝大多数部队,去防卫上海西部郊区;同时命令顾祝同将军让其麾下的八十八师单独留守抵抗。因为九国公约的签字国将于11月6日召开会议,蒋介石希望以八十八师的牺牲来赢得国际社会的同情与支持。

  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通过参谋长张柏亭向顾祝同提议:既然出于政治目的,那么留守闸北的部队,实力多是牺牲,实力少也是牺牲;守多个据点是守,集中兵力守一、二个据点也是守。最后顾祝同同意八十八师留下一个团的兵力,留守地点自行处置。

    孙元良决定,就以四行仓库为据点固守,固守时间为7天,这也是蒋介石向他提出的。他想来想去觉得一团兵力还是过多,在最后撤离时,决定只留下八十八师五二四团第一营这么一个加强营。营长为陆军少校杨瑞符领导,特派五二四团副团长中校谢晋元作为最高长官。

四行仓库

  四行仓库是一座位于苏州河北岸、新垃圾桥即西藏路桥西北角的仓库建筑,是交通银行与北四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与盐业银行)于1931年建成的联合仓库。它是当时闸北一带最高最大的建筑物,建造得十分坚固。

  杨瑞符营长接到从闸北前沿阵地撤退的命令,很不情愿,因为他在这块阵地上已坚守了2个月,牺牲了差不多有一半的兄弟。当孙元良告诉他撤到四行仓库,就一个营坚守7天,掩护全军撤退时,他非常高兴。他明知有可能与他的部下全部牺牲,却说“大敌当前,男儿自应以死报国”。

    兵力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奋战,经过5次补充兵员,全营撤退到四行仓库时,包括谢晋元副团长在内,仅414人。而他们的对手,是以后制造了南京大屠杀的松井石根亲自指挥的日本王牌军第三师团。

作秀之战

图片

九国公约会议现场

    日本全面侵华后,国民政府向国联呼吁,请求各国出兵制止日本的侵略。国联提议召开《九国公约》签字国及其它诸国参加的会议,调停中日战争。

  会议定于1937年10月30日在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召开,上海的战况,将直接影响到会议谈判上中国的利益。为了国际舆论,蒋介石下令:无论如何,必须有一支部队守住最后的阵地,即使战至一兵一卒,也要撑到会议召开。

  惨烈而残酷的战斗已经持续了70多天,中国军人的血染红了黄浦江。上海,终究还是守不住了。所有国人抗日的情怀一度降到了冰点。此时,必须有一支部队来成为它的尾声,他们将是曲谱上最后一个高音,一场已经失败的战役里最后的闪光。

“八百壮士”

    留守四行仓库的官兵只有四百多人,而面对的日军却有几万人。谢晋元团长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迷惑敌人,对外宣称800人。所以日后被称为英雄的“八百壮士”。

  10月27日早晨,天刚蒙蒙亮,日军在重炮、坦克的掩护下,攻进了早已是一片废墟的上海火车站(老北站)。他们惊讶地发现,这里已是空无一人。松井石根不敢相信这一状况,他亲自视察了老北站后,便命令部下快速挺进到苏州河北侧。

  当时苏州河南岸是英美的公共租界。为了应付局面,保护英美帝国主义在华的利益,美国海军上将亨利·欧文率领一支以“奥古斯塔”号巡洋舰为首的由40多艘舰船组成的舰队开进了黄浦江;英国人除了海军中将查尔斯指挥的海陆军队外,还特别从香港调来了威尔士燧发枪团的一个营。日军虽然骄横,但当时还不敢向英美动手。

点击进入下一页
纪念馆内真人大小的蜡像,结合战争环境,真实地再现了四行仓库战斗的壮烈瞬间。 张亨伟 摄

  当日军第三师团先头部队挺进到四行仓库前,突然遭遇到中国军队的猛烈射击,一下子扔下了10多具尸体,余部慌忙撤退。下午,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下,从东西两侧同时进攻,但炮弹打在仓库坚硬的墙壁上根本无济于事。日军又不敢用重炮,唯恐炮弹越过苏州河,打到租界内。新垃圾桥(即西藏路桥)东侧的苏州河边,还矗立着一个几十米高的巨大煤气包。万一炮弹击中煤气包,引起煤气爆炸或泄漏,后果不堪设想。结果日军的两路夹击碰到火力迅猛、居高临下的守军,根本无济于事。日军扔下20来具尸体再次败退。

八百壮士与日军的战斗,开创了当年一个前所未有的模式,那就是“现场直播”

  上海市民得知国民党军队全线败退的消息原本是十分沮丧的。现在突然听到闸北传来的枪炮声,了解到四行仓库还有一支中国军队在坚守,极为振奋!无数市民爬上屋顶向闸北眺望。有些胆大的市民甚至跑到苏州河南岸观望。由上海市民组织的各界抗敌后援会和主要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救亡协会随即行动,十多辆汽车运来的各种物资堆积在河岸。

  当谢晋元与杨瑞符从这位10多岁的小姑娘手中接过国旗时,都情不自禁地向她行了一个军礼!杨惠敏问谢晋元今后的打算,在场的军人齐声回答:誓死保卫四行仓库!

憋屈的撤退

  从10月27日至30日,战斗已经打了四天四夜,引起了中外各方面的严重关注。蒋介石本想用四百人争取国际同情,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因为四行仓库和公共租界紧邻,遭到了公共租界的抗议。10月29日,英美等国派代表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以“人道主义原因”停止战斗。

  蒋介石经过再三考虑,认为坚守闸北、坚守四行仓库最初的目标已经达到:绝大部分的中国军队已经顺利撤退,并重新部署;而这场战斗已引起了西方世界的注意。于是他下令部队于10月31日撤离仓库,并委派上海警备司令杨虎与英国将军斯马莱特会面,商议中国军人如何撤退至公共租界,并与在上海西部作战的第八十八师汇合。于是租界方面出面,与日本军部反复磋商,让中国军队撤退。

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前排左五)与日军其他将领在军舰上合影。曾任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组织发动了南京大屠杀。

  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原以为四行仓库至少应该有一个旅,二、三千人的兵力,因此他答应了让中国守军撤退。后来当他从报纸上获悉,造成他的第三师团阵亡200多人的四行仓库守军不满800人时,脸上立刻挂不住了。他当即要求英方:当谢晋元部撤退到英租界后必须全部缴械,并限制行动自由。否则,这支部队退到哪里,日本皇军将追击到哪里……

  租界当局屈服了,而谢晋元与他的八十八师五四二团第一营的全体官兵还蒙在鼓里。

四行孤军浴血坚守的事迹传遍了全国。图为张治中(左一)、刘峙(左三)等接见了向四行仓库献国旗的女青年杨惠敏。

  当上海警备司令杨虎派员通知谢晋元率部准备撤退到苏州河南岸公共租界时,谢晋元坚决不答应。因为当他从孙元良将军处受命坚守四行仓库时,他已经立下了“殊死报国,誓于四行仓库共存亡”的誓言。杨虎不得不找来了八十八师参谋长张柏亭,经张柏亭的一再劝说,并明示这是蒋介石的命令时,谢晋元才同意率部撤退。

  英国士兵热烈欢迎了谢晋元和他的部队。英国准将亚历山大对泪流满面的谢晋元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壮烈的场面”。但随后租界当局的政客们便兑现了对日本侵略者的承诺,他们解除了一营官兵的全部枪械,并将他们全部送到了租界西部意大利防区内的胶州路进行隔离。

民族英雄谢团长

 

  当天,“八百壮士”被转移到沪西余姚路一片15亩大的空地上,与胶州公园仅一墙之隔。四周被铁丝网围着,由租界的白俄士兵监守,不许他们走出半步。

  不久,环境的艰苦、心情的忧愤使十几位官兵相继病倒。为了重振军心,团长谢晋元带领士兵们自盖营房。他们建起了宿舍、厨房、礼堂。为了锻炼身体,他们又自建了篮球扬、足球场和排球场。士兵们还被编成三个班,学习算术、常识、历史、地理等,还自制肥皂、毛巾等生活用品。

  他们虽然身陷孤军营,但并没有消沉,尝试用各种方法引起外界的重视,离开这个地方。1938年2月,谢晋元在孤军营接受了新闻记者的采访。

  他呼吁道:“余敬向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呼吁,请主持公理正义,唤醒公共租界当局注意其自身中立态度,实践诺言。更有望于当日呼吁我政府下令撤退之友邦人士,为国际正义而好终为余等赞助,则不独余等之幸,实全世界人类正义之幸。”然而,租界当局和“友邦人士”对他们的呼吁却置若罔闻。

四行孤军写给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抗议信(上海市档案馆藏)

  1938年8月上旬,为了纪念陆军第88师在上海抗日一周年。谢晋元向租界工部局再三交涉,要求在孤军营内升国旗。工部局同意了,但租界当局却派人进行干涉。通过双方反复斗争,最后商定,将旗杆截去4尺。

  8月11日早晨6点左右,孤军全体官兵齐刷刷地站在操场,谢晋元带领全体官兵举行升旗仪式。但没过几分钟,400余名手持武器的白俄士兵将孤军包围,强迫降旗。遭到孤军断然拒绝,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手无寸铁的孤军终究不敌装备优良、人数众多的白俄兵,不但国旗被夺走,还有100多人受伤,41人受重伤,3人死亡。

  “八百壮士”受到了重创。更大的打击却还在后头。1941年4月,他们最为爱戴的谢晋元被暗杀,孤军们亲眼目睹这一惨状,无不悲痛欲绝。

  7个月后,太平洋战争爆发,英、美对日宣战。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日军占领英法上海租界,孤军们顷刻变成日军的俘虏。失去自由的孤军们原本一心盼望着很快能够再次投入战场,至此,“八百壮士”重返战场的梦彻底破碎。

遗落西南太平洋

 
四行仓库纪念馆内的八百壮士人名墙

  日军进入租界后,孤军们被押解到上海附近的宝山县月浦机场,住在一个空出来的军营里。这里戒备森严,四周拉有电网。他们被迫劳动,“八百壮士”成为名副其实的囚犯。

  半年后,“八百壮士”被拆散,一部分被遣送至杭州、孝陵卫及光华门(南京)做苦役,还有一部分留在南京老虎桥监狱拘押。还有一批则被押送到远洋之外的巴布亚新几内亚。

  相比较而言,留在国内的士兵要幸运得多。部分被送至孝陵卫及光华门的士兵于1942年11月逃脱,其中一部分在重庆重新归队,另一部分参加了游击队,被送至其他地区的士兵许多也先后逃脱日军的魔爪。

  而被押送至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那部分官兵,命运要悲惨得多。

  1942年秋,25岁的湖北人田际钿和其他几十名官兵被押送上一艘日本大型军舰。军舰共有9层,他们被赶到最底层。在太平洋上颠簸了48个昼夜,军舰到达大洋洲一个叫新不列颠的荒岛上。

  上岛后,田际钿发现共有160名中国战俘,其中包括被俘的新四军、游击队战士。来自孤军营的这几十个人被拆散编队,田际钿被编入“中国军人勤劳队”。

  那是一段让这些枪林弹雨都不惧的铮铮男儿都苦不堪言的日子。他们的劳动十分繁重,生活极其艰苦。一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重体力活,住的是岩洞,吃的是瓜薯,有时还吃日本人丢下的猪牛内脏和骨头。也没有任何医疗条件,一旦患了病,就只能眼睁睁等死。田际钿经常看到日本兵把死亡和重病的战俘用卡车运到深山里去埋掉。两年多后,当初160人的中国劳工队只剩下38人。

点击看大图

《八百孤军抗日记》(上海市档案馆藏)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不久,麦克阿瑟统率的盟军澳大利亚13师乘舰只驶近该岛海岸。岛上的中国战俘得知情况后欢呼雀跃,田际钿等二三十人下海一直游了500多米后爬到舰上,和盟军士兵一齐享受胜利的喜悦。

  1946年,他们经香港回到上海。至此,“八百壮士”的故事已经告一段落。

  2017年12月2日,上海四行仓库遗址更是入选了“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

  时至今日,四行仓库的遗址还依然存在,时刻为我们敲响着警钟,告诫国人,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来源:解放军报、中华网、新浪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