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经纬观察
蒋介石将手绑在椅子上会客
华夏经纬网   2008-04-07 09:36:07   
字号: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刊文,披露了一九七二-一九七五年间进入暮年的蒋介石从昏迷到去世的历史细节。原文摘录如下: 

  昏迷中的呓语

  一九七二年,车祸之后的蒋介石,身体越来越差。医官们往他书房跑的次数,也越来越勤,向宋美龄作的病情通报,也越来越严重。宋美龄也逐渐认识到,蒋介石的病情实在是不轻了。

  经过医官的说明,宋美龄决定加强阵容,立即征调“荣总”心脏科主任姜必宁、心脏血管科主任李有柄这两位当时台湾岛内的顶尖心脏科权威,加入到医官队伍中来。

  一九七二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午,蒋介石在副官的照应下用午餐。这天,室内特别闷热,蒋介石吃饭时勉强吃了几口,便觉胸口堵得慌,连忙向副官招手示意,副官立即在他的座位旁放上一只痰盂。蒋介石一转脸,“哇”的一声,将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食物吐出来后,只见蒋介石双目紧闭,大口喘气,四肢无力地垂在座位上,脸色泛青泛灰。在场的医官都知道,这是心脏病突发的症状。就在医生和侍从们手忙脚乱之际,宋美龄倒显得临危不乱,镇定自若。她向所有在场人员发出命令:从先生昏迷的这一刻起,你们必须停止一切休假。宋美龄在镇静、伤心之余,内心甚至已做好了蒋介石就此撒手人寰的准备,她连怎样从阳明山上移灵,都做了预先安排,还指挥工作人员进行了模拟演练。

  七月二十七日,距蒋介石昏迷算起的第五天,全球治疗心脏病的顶尖高手余南庚博士,在宋美龄派出的专人陪同下,从美国飞抵台北。

  八月五日晚六时,蒋介石被从阳明山转移到台北的“荣民总医院”。为防止车身颠簸给蒋介石造成生命危险,救护车开得极慢,十几公里的路程,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完。

  一九七三年元旦那天,昏睡在病床上长达半年之久的蒋介石,突然睁开了眼睛,除了体力不如病前外,记忆力居然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蒋介石的家人以及身边的随从、侍卫、医生们,均感欣慰。

  宋美龄体贴入微

  对于宋美龄与蒋介石的结合,很多人习惯于把蒋氏夫妇的婚姻,归为政治结合,似乎两大家族纯粹是因为政治斗争的需要,才促使二人牵手步入教堂。

  其实,宋美龄与蒋介石还是感情蛮深的。特别是到了晚年,宋美龄本人无子息分心,要论对亲人的感情,当然首推蒋介石,正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一位宋美龄的资深随从回忆她在蒋介石昏迷期间的生活时说:“蒋介石生病那一阵子,宋美龄的生活真的做了很大的转变,为了蒋介石,宋美龄曾经作过相当大的牺牲。”这些所谓的“牺牲”,包括宋美龄日常生活作息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和她一向喜欢和官太太交际的习惯。

  为了让蒋介石的病早些好起来,宋美龄也陪同住进了“荣民总医院”六病房,幷一直陪在蒋介石的左右,依蒋介石、宋美龄的身份,此时此刻,虽不用她亲自端水送饭擦身子,但也可以问寒问暖,体贴入微,尽到了一位做夫人的责任。对于蒋介石用何种药,实施何种治疗,她都会详细过问,听取医护人员的分析,然后最终由她拍板决定,采取何种措施。

  在病榻上,宋美龄还是决定蒋介石要不要见人,要什么时候见人的最后授权人,也是士林官邸的全权总管。换言之,蒋介石的病,威胁着宋美龄的权势,也相对地增长了她的权势。 

    夫人是个“好导演”

  蒋介石昏迷和卧床不起的事,尽管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但岛内谣言、传闻自然不胫而走:“总统”已不在人世了,蒋夫人开始把自己的财产转到美国去了,蒋经国与严家淦为争当“总统”干起来了,蒋死因不明,等等。

  岛外“友邦”国家也十分关切。对此,蒋府上下起初没当回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感到压力不小,于是,擅长外交活动的宋美龄,决定导演、策划几幕身体健康的“活报剧”。

  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国民党第十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召开,在整个大会期间,身为国民党总裁的蒋介石没能参加会议。大会结束那天,参加全会的其它九名主席团成员严家淦、蒋经国等人到“荣总”六号病房会客厅,晋见病中的蒋介石。

  此时的蒋介石,由于右手肌肉萎缩严重,即便坐着,也无法控制右手的无力下垂,而要面对镁光灯和摄像机,使右手显得无所障碍,就必须想个办法加以解决。一名副官灵机一动,想到了一条妙计:用透明胶布把蒋介石萎缩的右手绑在椅子的扶手上,然后再给他穿上长袍马褂,这样从外表上看,就看不出他右手有多大问题。第二天,报上注销了蒋介石接见“四全”主席团成员的消息,岛内有关蒋介石健康状况的种种猜测,又算安定了一阵。

  蒋介石生前最后一次在媒体露面,是他在病入膏肓的一九七五年初接见美国驻台湾“大使”马康卫。此前的一九七三年和一九七四年,马康卫曾几次向台湾当局提出,要求拜见蒋介石,均因蒋介石病重而被宋美龄以种种借口谢绝,为此,美国外交部和中央情报局从各个方面判断,蒋介石将不久人世。

  这次晋见,是马康卫离职回美的最后一次请求,宋美龄考虑到台湾与“友邦”的关系,与孔二小姐等人密商后,决定还是接见马康卫为好,于是吩咐士林官邸的侍从人员和医疗小组为此做好准备。

  那天下午,马康卫依约准时来到士林官邸客厅,蒋介石强作欢颜,打起精神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宋美龄面带笑容,陪伴在侧。医疗小组的成员在后面隐蔽着,以备不测,侍从副官们退在客厅后方等候调遣。

  马康卫一行坐在蒋介石、宋美龄不远处,不时用眼光打量着蒋介石。一番寒暄之后,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蒋介石表情木然,偶尔嘴唇翕动,喉咙间挤出几个不连贯的词汇,而一旁的宋美龄则用流利的英文,将蒋介石对马康卫为发展“中美”友谊所做的贡献之类的颂扬之词,“翻译”出来,与马康卫侃侃而谈。

  接见很快就结束了,蒋介石没能起来送客,由宋美龄送到客厅门口。客人一走,医疗小组成员、侍从副官们满头大汗地把蒋介石抱进了卧室,大家才舒了一口气。

  “凡人”之死

  一九七五年三月,过完春节后,天气渐暖,蒋介石的身体仍不见明显好转,宋美龄为此几乎病急乱投医。

  一九七五年三月二十九日,蒋介石再次从昏迷中醒来,虚弱的身体使他难以坐起来说话,自知来日不多的他,气喘吁吁地吩咐宋美龄、蒋经国将台湾的党、政大员召到身边,口授遗嘱,由国民党副秘书长秦孝仪执笔记录。

  一个星期后,即四月五日,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清明节。蒋介石这天早上的身体和心情,似乎比往常好了许多,神志也特别清醒,让人扶他坐到了轮椅上。蒋经国一大早就赶来向蒋介石请安,在厅外稍等了片刻,就来到了蒋介石的身边。蒋介石满面笑容地招呼儿子坐下,询问他清明节和张伯苓百岁冥辰的有关事宜。蒋经国细细作了禀报,随后告辞。

  晚上,蒋经国又回到士林官邸,陪宋美龄共进晚餐后,他照例先向蒋介石请安,然后在父亲的房内谈了几分钟。蒋经国见父亲似乎有些倦容,就说:“阿爹,你累了就休息吧!”蒋经国从士林官邸刚回到自己的官邸,正要上床就寝,没想到电话铃声大作,心知不祥,等他赶到士林官邸,蒋介石已然归西。

  病房内外嘈杂一片,蒋经国在房间角落的壁炉旁低声抽泣,宋美龄则在病榻边面色冷峻而忧戚,显得非常难过,现场一片忧伤悲戚的气氛。

  当天晚间,就在官邸人员要把蒋介石遗体移上救护车时,天上忽然响起了隆隆雷声,紧接着一阵倾盆大雨,如排山倒海般倾倒了下来。移灵车队不能受天气影响而延误时间,所以,车队在滂沱大雨中,按原计划从士林官邸缓缓出发。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当移灵车队从士林官邸走到中山北路的时候,雨却奇迹般地停了,于是有人半开玩笑地说,老先生大概刚刚是升天了。

  一代枭雄蒋介石,在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这一天,如所有凡人进入暮年那样,走了。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特别策划
  更多
    直球,有态度!【We Talk 两岸大咖堂】VOL.2
    【@武汉|纸短情长 请让我念给你听!】
聚焦台岛
  更多
    
    
台岛夜话
  更多
·谭传毅:南海形势依然斗而不破
·大陆崛起欧美忧虑!美国合纵策略是否奏效?
·台当局“国安”团队异动背后:“亲美防中”
·美军核动力潜艇大张旗鼓西进 葫芦里面卖的
·台湾接连军演做球给“新英法联军”常驻东亚
·法国舰艇高调配合美日印澳海军在南海军演,
·美国是圭亚那打脸台湾的幕后推手
·拜登的多边主义 棉里藏针!
·赵少康强势回归 给国民党打上强心针
独家评论
  更多
·不认“九二共识” 台陆委会换将也白搭!
·鞠海涛 :“台独”之路不通 当须迷途知返
·蔡当局与其调整人事不如改变政策与心态
·三个“铁三角”恐让两岸“通”不了
·台湾青年:辛丑牛年两岸融合发展路径之策略
·干掉中天新闻台,华视陈郁秀盘算个啥了?
各抒己见
 
·台军8人验出一级毒品反应 高层驳斥:因吃了
·多包毒品被发现,是否代表军中吸毒已是普遍现
·从霸凌致死、虐狗到毒品泛滥,台军纪为何生锈
·力拼司法改革 蔡英文决定亲任司改会议召集人
· 目前看,连续的人事问题已经冲击到蔡英文的
·有人说蔡女士被深绿胁持,那么她还算是绿营的
台海视点
  更多
台海视点388期 赖清德为军公教加薪
·台海视点387期 赖清德就职“行政院长”
·台海视点386期 林全请辞"行政院长"
·台海视点385期 台当局欲删减文言文
·台海视点384期 吴敦义任国民党主席
·台海视点383期 全台大停电惹议
·台海视点382期 张柯会带来两岸契机
评论排行
   
Template File not set yet,this is the templary output.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台海评论
台岛夜话 | 台海七日谈 | 特别策划 | 华夏视点 | 媒体链接 | 深度分析 | 网友评说 | 经纬观察 | 台海热点透视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