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深度分析
博尔顿去职 蔡英文沮丧
华夏经纬网   2019-09-12 09:52:29   
字号:

      作者  富权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二发表推文称,前一晚他告知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特朗普在推文中写道,“我强烈不同意他的一些建议,其他幕僚也有同感,因此我请他辞职”。当日上午,博尔顿递出辞呈。

  特朗普采取这样的方式“炒掉”博尔顿,几乎是带有羞辱的意味,历来罕见。实际上,外电就报导,博尔顿对过去二十四小时发生的事情感到猝不及防,在白宫工作十七个月后,博尔顿为总统特朗普没有让他体面离开白宫感到震惊。

  而被指与博尔顿一直存在矛盾的国务卿蓬佩奥在谈及此事时微笑著称,“我从未对此感到意外”,并指出特朗普完全有权这么做。他也欣然承认,自己和博尔顿确实存在分歧。

  实际上,据外电报导,特朗普与博尔顿的分歧以至不和早有苗头。今年七月,特朗普在日本 “G二十”峰会上与外国元首谈笑风生、突然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韩边境见面时,作为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居然被派往对美国外交来说优先权重较低的蒙古。虽然白宫称,博尔顿的蒙古之行是早先计划的,美国媒体仍将此解读为博尔顿被特朗普“打入冷宫”。外电也报导说,两人近来就朝鲜、阿富汗、俄罗斯等对外议题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博尔顿的立场更为好战,特朗普则更倾向于达成协议。因而在近几个月内,媒体多次披露博尔顿被排除在白宫重要会议之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近日报道还指出,博尔顿与国务卿蓬佩奥在国际议题上争夺政策话语权,几个星期内两人互相没有说过一句话。博尔顿与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的关系也冰冻三尺。就在博尔顿辞职前几天,特朗普政府刚取消了与阿富汗政府、塔利班的三方和谈,该谈判因定在接近“九一一”恐袭周年纪念日之时而饱受争议。博尔顿早前坚决反对与塔利班谈判,“CNN”的报导称,蓬佩奥及其他幕僚则支持达成协议。被指与博尔顿“宫斗”的蓬佩奥在周二下午的记者会上坦言,两人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不同。因而媒体形容,在白宫团队中,蓬佩奥以“唯特朗普马首是瞻”著称,与博尔顿的桀骜不驯对比鲜明。白宫副新闻秘书基德利当天也向记者表示,博尔顿在优先事项与政策方面与总统的立场不符,“他们只是在很多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

  其实,特朗普本来也是强硬人物,当初就是为了协助自己在处理全球几个焦点问题中落实贯彻自己的强硬政策,而邀请被贴上“极端的好战分子”、“鹰派中的鹰派”和“战争狂人”标签的博尔顿作自己的近身幕僚。因而特朗普在任命博尔顿时,就宣称“这就是我想要的人”。但意想不到的是,骄纵惯了的博尔顿,却是“妹仔大过主人婆”,不知自己是何物,竟然要 “尾巴摇狗”地指挥特朗普。倘是有益有建设性的作为,虽然仍然是不尊重特朗普的犯忌,那倒也是罢了;但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许多建议甚至自把自为地推动的事项,都是冲过了头,与特朗普在竞选时作出的“自古自家门前雪,不理他人瓦上霜”承诺“离行离列”,可能会威胁特朗普争取连任的前景,坏了特朗普的大事。在经警告几次无效后,特朗普终于要他“躝斯趌路”。因而特朗普在宣布炒掉博尔顿的推特文中特别强调,“白宫再也不需要他的服务”、“我强烈不赞同他的许多建议”。

  博尔顿与特朗普之间的政策矛盾,虽然主要是在国际大战略的范畴,但也牵涉到“大两岸”--太平洋两岸的中美关系,和“小两岸”--台湾海峡两岸的两岸关系。早在他在小布什时代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时,就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重估一中政策——与台湾更密切的军事关系有助于反制北京的好战》的文章,声称针对中国大陆大秀军事力量的举动,美国必须采取符合二零一七年的策略,不仅要重新审视“一个中国”原则,而且还要扩大对台军售,甚至重新派美军驻台,以此强化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利益,并称依据美国国会在一九七九年通过的《台湾关系法》,美国可以扩大与台湾的互动,不需要另外洽谈新的防御协议,也不需要组成完全的军事联盟。

  博尔顿支持台湾“自决”,在二零零七年访台时曾主张美国应该跟台湾恢复全面的“外交关系”,他认为这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他更早在一九九四年时,就主张美国应支持台湾成为联合国的完全会员;李登辉发表“特殊两国论”时,博尔顿也表示支持。二零一二年七月,博尔顿在与时任民进党主席的苏贞昌会面时曾表示,台湾具有完整的“国家定位”,应该有资格参与联合国、成为会员;台湾有“领土”、“首都”、“政府”、有自由民主的社会,他期待台湾未来加入联合国及其他联合国架构下的组织;他说,台湾应该积极扩大国际参与。

  博尔顿出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后,更变本加厉。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新大楼举行落成典礼时,博尔顿透过媒体放风,声称他将亲自出席,但最后还是遭到传统官僚们的反对。今年三月,大陆军机飞越所谓“海峡中线”,博尔顿发布推文声称:《台湾关系法》与我们的承诺更加清晰。蔡当局如获至宝,台湾地区外事部门主管吴钊燮随后在其官方推特转发波顿推文幷表示,很珍惜博尔顿对台坚定不移的友谊与支持。五月,蔡当局“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在访美期间与博尔顿会晤,创下四十年来首例。蔡当局又大吹大擂一番。

  博尔顿的被“炒鱿鱼”,并非是与台海问题有关,而是在于阿富汗、伊朗、朝鲜等大战略。但也有一定关联,两者相辅相成。用一句不大恰当的话来说,就是美国与上述国家的矛盾是“对抗性矛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尚算是“非对抗性矛盾”,有一定的转弯余地,因而特朗普希望能透过谈判解决,尽管条件很“辣”不对等。因此,博尔顿将适用于“对抗性矛盾”的手法来使用于“非对抗矛盾”之上,就犯了大忌,摆明是吃白宫的饭,砸白宫的锅。

  当然,尽管是“非对抗矛盾”,但毕竟也是“矛盾”,不是友好,因而博尔顿的接任者,仍将紧紧抓住“矛盾”二字大做文章,只不过是尽量保持“非对抗性”的位阶,而避免向“对抗性”发展而已。既然如此,未来在大西洋之间“大两岸”之下的台湾海峡之间的“小两岸”,仍将会是有很多麻烦,仍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或许,博尔顿的去职,蔡英文会感到沮丧。她本来预算在自己争取连任的过程中,除了紧紧抓住在香港事态上“捡到”的“枪”之外,希望在美国也能争取到支持。但在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郦英杰,继接受《中国时报》专访,表态欢迎韩國瑜访问美国后,又跑到高雄,邀请韩國瑜到“AIT”的高雄分处会面,这让她深感威胁,担心华盛顿“两头下注”。因而不排除将会打破惯例,在本届任期结束之前再搞一次“过境外交”,在“过境”美国的过程中与高层密商,争取支持。

 

来源:新华澳报

 

 

责任编辑:邱梦颖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