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百年清华史 一曲两岸情
   清华学子从未忘记祖国、忘掉自己。清华百年历史印证了中国“站起来”的沧桑不易,包含了千万万学子对祖国的大爱。而今,两岸清华学子也正用他们的青春热血,呼唤更美好的两岸未来!“此天明风定之日,不久可望来到。”梅贻琦当年说,而今也适用!
 

   2011年是清华大学的百年校庆,作为清华百年校庆献礼影片,《无问西东》在跳票五年后,兜兜转转终于上映。电影用四个段落故事,讲述了清华的四代学生,从20年代、西南联大时代、上世纪60年代再到当下的青春故事。豆瓣7.4分的高评、观影人群的“泪湿满襟”、网友们感叹看到真正的“芳华”……《无问西东》为清华百年校庆而来但却感动了更多非清华的观众,镜头中人们看到了“只问初心”的珍贵,望见了闪耀如斯的时代风骨。百年清华国之重器,它孕育了国之栋梁也见证了两岸的波澜起伏! 

 

“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

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在梁启超一次题为《君子》的演讲中诞生

     先看两则趣味,一则:很多年前,北京清华大学收到一封来自美国的信,信封上写着“清华大学倪维斗教授收”,当倪教授拆开一看,发现原来是把本应寄给台湾新竹清华大学的信寄到北京清华大学了。二则:在曾经两岸四地大学生活动中,只有两岸“清华”同学一碰在一起,马上“西山苍苍,东海茫茫……”高声唱起校歌,令所有参与同学惊讶,两岸“清华”就这样以一种趣味的方式在新时期打开。

     同样的校训、同样校歌、在海外还有着同一个校友会,校友会不分你来自北京还是我来自新竹,只要是清华人都是在同一个校友会,

      1911年2月,清华大学创建成立;1914年冬,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在梁启超一次题为《君子》的演讲中诞生;1917年修建大礼堂时,刻有“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校训的巨型校徽嵌于舞台正额;1956年,新竹清华大学成立;1990年8月,新竹清华大学教授代表团一行22人,到北京参加了两岸清华大学首次共同举办的学术研讨会;1995年12月,时任新竹清华大学校长的沈君山先生到访北京,与时任北京清华大学校长的王大中教授共同签署了《海峡两岸清华大学交流合作备忘录》,标志两岸清华大学正式确定校际合作关系;2000年,清华首开两岸暑期学生交流先河;2001年,首次共同庆祝清华90年校庆;2009年,签署学术交流与合作备忘录;2010年,进一步达成“建立两岸清华联合实验室合作”、“联合培养双硕士学位”共识……随着两岸关系的回暖,两岸清华的交流合作也愈发的频繁、密切。

     “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两岸清华从未被历史分割,而是在变迁中彼此挂念,携手前行。

 

清华“永远的校长”梅贻琦

 

左为电影中的梅贻琦(祖峰饰演),右为梅贻琦先生

     

    两岸“清华”不仅拥有相同的校名、校徽、校歌,它们还有曾经拥有同一位校长,那就是清华“永远的校长”梅贻琦。

     1914年,作为“庚子赔款”的留美学生归国后,梅贻琦在清华大学担任教授和教务长等多种职务。1931年,梅贻琦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在就职演讲中提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著名论断。在梅贻琦广招人才下,从朱自清、闻一多、钱钟书,到华罗庚、钱学森、梁思成……清华园大师云集、群星灿烂。

西南联大门口

   1937年卢沟桥事变平津沦陷,清华、北大、南开三校南迁长沙,1938年继续南迁至昆明组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清华校长梅贻琦以校务委员会常委兼主席的身份主持校务。就在那样一个校舍屡遭轰炸、头顶敌机警报、忍受饥饿困苦的年代,西南联大却创造了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8年时间里,西南联大培养了一大批杰出人才,在毕业的不到4千名学生中,走出了2位诺贝尔获得者,6位“两弹一星”元勋、82位中国科学院院士、13位中国工程院院、100多位人文大师,创造了中国现代教育史上的奇迹。国破但山河犹在,战火纷飞与颠沛流离依旧阻挡不了文明的传承,反而在苦难中迸发出中华民族的坚韧与坚持。

   1938年西南联大负责人与旅行团全体教员合影(前排左起黄钰生、李继侗、蒋梦麟、黄师岳、梅贻琦、杨振声、潘光旦,二排右三为闻一多)

  

    1955年梅贻琦去往台湾在新竹创建清华大学,最后因工作过繁忙,积劳成疾,罹患癌症。1962年,5月19日,梅贻琦去世了。

    “梅校长对清华十分热爱……清华大学是这些文物最好的归宿”。2005年梅贻琦先生的儿媳、梅祖彦先生的夫人刘自强女士将1948年徐悲鸿为梅贻琦先生60寿辰而作的奔马图捐赠给清华大学,一同捐赠的遗物还有梅先生生前使用过的部分衣物、印章、家具以及照片等。

     “生斯长斯,吾爱吾庐”。梅贻琦是清华大学历史上最伟大的校长之一,也是两岸清华共同的校长,梅先生用一生践行着对祖国的热诚、对民族的热爱、对清华的忠诚。

 

 清华百年史 一曲两岸情

   清华大学有两个"二校门",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新竹,它是清华大学的象征,最具代表性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蔡元培讲过,“救国不忘读书,读书不忘救国”。梅贻琦也讲过:“我们做教师做学生的,最好最切实的救国方法,就是致力学术,造成有用人才,将来为国家服务。”无论是惊涛骇浪的时代,海峡分隔的时代,还是如今的两岸和平发展时代,清华学子都未有负校训,辜负师训。

     如梅先生教育所言“诸君在国外的时候,不要忘记祖国;在新奇的社会里,不要忘掉自己;在求学遇到困难问题的时候,务要保持科学”。清华学子从未忘记祖国、忘掉自己。清华百年历史印证了中国“站起来”的沧桑不易,包含了千万万学子对祖国的大爱。而今,两岸清华学子也正用他们的青春热血,呼唤更美好的两岸未来!

     “此天明风定之日,不久可望来到。”梅贻琦当年说,而今也适用!(作者 青衫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