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各界人士痛批“反渗透法”
在辞旧迎新的跨年之际,台湾当局视质疑反对声浪为空气,今天(2019年12月31日)以立法机构多数优势强行表决通过所谓“反渗透法”。消息传出,台《联合报》快评指出,此举“宣告‘绿色恐怖元年’正式开始”。

   国民党团为拒绝替“反渗透法”背书,党团成员拉起“抗议恶法,选票制裁”布条,在议场前方集结静坐。(图片来演:台媒)

     台湾“立法院”31日召开“院会”,民进党“立委”挟着多数席次优势,表决通过以民进党团版本为主的“反渗透法”,全文共12条。根据“法案”内容,若接受“境外势力”的指示、委托或赞助,从事选举相关活动,最高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并科罚金1千万新台币。

民进党强行通过“反渗透法”被批:选举操作、激化对立  

抗拒统一护航“台独” 蔡英文当局“反渗透法”开历史倒车

 

 
 马英九。(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马英九。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1日参加国民党活动时,一脸严肃地抨击“反渗透法”等同让台湾再次进入“戒严”时代,他表示,自己长期批评“反渗透法”,“说不定下一个就会是我!”

 马英九称这是台湾地区“宪政”史上最黑暗、也是最耻辱的一天,等同于恢复“戒严”。他表示,台湾大学苏宏达教授批评台北故宫,结果被警察依据“社会秩序维护法”约谈;同样的,另外有一位姓陈的市民也碰到类似的遭遇,“我长期批评‘反渗透法’,说不定下一个就会是我”。
[详细]

    国民党团立法机构总召曾铭宗:“反渗透法”就像捕鱼的流刺网,到时候会有很多人会被网进来,尤其民众又没有救济的管道,以后完全由检调或者法院来认定,但是台湾的民众对司法的信任度,非常的低只有三成左右,所以真的非常可恶,这个是一个新的戒严法。

      韩国瑜29日接受媒体访问时提到民进党强推的“反渗透法”,他表示,“反渗透法”一旦通过,包括五月天、卖面包的吴宝春都可能被起诉,如同绑炸弹在台湾民众脖子上,随时会被民进党引爆。1日,韩国瑜又痛批“反渗透法”是个“恶法”,他指出,非常多台湾民众在网络发表言论后被约谈,很多人非常害怕恐惧。 

宋楚瑜 图片来源:台媒

    民进党凭借人数优势让所谓“反渗透法”在台“立法院”强行通过后,31日晚,亲民党也召开记者会痛批民进党此举是为了选举操作,宋楚瑜表示,“反渗透法”通过后,影响层面之广,不仅是在大陆超过200万的台商,还有许多在大陆学习的学生、演艺人员、从事观光的业者等,都被这“新警总”监视,这是对人权的戕害。

   宋楚瑜认为,大家千万不要小看这件事的冲击,今天(31日)应该是一个欢庆的日子,但他必须在这说明此事的严重性。他说,有多少乡亲,为了打拼在大陆奋斗,不要让这些人变成政治牺牲品
。【详细】

郭台铭 图片来源:台媒

     鸿海创办人郭台铭1日上午与亲民党2020候选人宋楚瑜一起出席活动,受访时针对“反渗透法”发表看法,郭台铭怒轰,这是权力的傲慢、权力的暴行,呼吁不要让“立院”一党独大。

 郭台铭表示,这次选举“立法院”的席次不能够一党独大,一党独大的后果,从“反渗透法”就可以看到,就是权力的傲慢、权力的暴行。郭台铭强调,民主政治是两党要制衡,或“两大两小”制衡,但是一大的结果,就是根本不用开协调会,他们说几点几分通过就通过
。【详细】

柯文哲 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柯文哲举妈祖为例说,现在说没有禁止拜妈祖,也许有一天她说,“你拜错了”,这一尊不行,要这一尊才行,可能要白沙屯妈祖,不能拜大甲的,又或是新港奉天宫的不能拜,“都是他在讲”。所以不是“法”的问题,是由谁来界定的才是问题 。

郝龙斌:让国民党“立委”过半 一定把“反渗透法”废掉 

宋楚瑜亲自开记者会痛批“反渗透法”,吁让民进党下台

    “反渗透法”通过后,工商界或台商办联谊会如今顾虑重重。(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资料照片)

   “反渗透法”通过 两岸工商界新春联谊恐成绝响  “反渗透法”通过后,东莞台商“宝哥”抱怨,虽然台湾陆委会一直澄清,驳斥媒体报道哪些情况可能触法纯属子虚乌有,但台商没有理由保持乐观。

    厦门台商协会会长吴家莹表示,大陆台商对“反渗透法”过关相当失望,但现在距离选举只剩10天,大家努力抽空返台投票,“下架”蔡英文当局。

    一名在北京上学的台生小孙表示,虽然陆委会澄清拿大陆学校的奖学金没事,不会违法,“但如果我回台湾后,和朋友讨论政治,表态支持蓝营的候选人,这是否叫做拿了‘红色资金’企图影响台湾选举结果?”

    台湾淡江大学大陆所荣誉教授赵春山质疑“反渗透法”,一是时间过于急迫,朝野以及民间各界并没有充分讨论;二是条文中对“渗透对象”的定义太过模糊,心证的空间太大;三是执行太过困难,没有执行机构与手段;四缺乏配套措施。

    台湾实践大学校长陈振贵说,“反渗透法”急着通过,为选举而进行的政治操作太明显。接下来,民众要面对这部法令,实在“心惊胆跳”。

    台湾龙华大学校长葛自祥表示,现在台湾面临少子化问题,加上陆生这几年愈来愈少,“反渗透法”的通过,对私立大学真是“雪上加霜”。

    台湾政治大学金融系教授殷乃平说,“反渗透法”条文含糊不清、通过得仓促、手法粗糙,虽然达到很强的政治意义,但两岸经贸往来30年,关系盘中错杂、很难加以切割,最可怕的是由执政党自由心证,未来经贸、资金、学术往来都受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