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台岛夜话 友情撰稿
美国的策略与特朗普的病情
华夏经纬网   2020-10-10 09:40:51   
字号:

 

    作者 汤绍成   前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 前美欧所所长 

  最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足迹遍布全球,其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国际反中联盟。蓬佩奥如此风尘仆仆,可见美方此次不只是来真的而还会是来大的,而台湾的战略价值更加凸显。在美国国内,由于特朗普总统日前被诊断出患有新冠病毒,但四天后又已出院,戏剧性的过程引发全球高度关注。依此,若特朗普的病情恶化,甚至候选人在选举前或就职前退出、丧失能力或死亡,将会有什么结果?何况有一些州已经开始通信投票,是否会造成选举混乱,可能性不能排除。

  蓬佩奥访日

  继欧洲、中东与南美之后,蓬佩奥日前又来到东亚,在东京与印度、澳洲与日本的外长举行四边安全对话。在他从美国出发上飞机前,记者曾问及他此次是否会顺道访问台湾,蓬佩奥未置可否,只称记者知道他的行程,可见美国高官是否要访问台湾的议题已经浮上台面,一旦发生也不会令人意外。

  在东京,蓬佩奥也答复记者称,若解放军攻打台湾,美方将会想方法来缓解区域的紧张。他虽未明言出兵护台,但已相去不远,这与美方以往的态度有相当大的差别,甚至还称上述四国的安全合作还将会扩大,确实有建立亚洲北约集体联防的态势与冷战围堵大陆的架构,而台湾势必将以某种形式参与其中。

  由此可见,美方目前已经不把一中政策放在眼里,与大陆的关系几近停摆,而与台湾则正在全面性发展双边关系。这对北京而言,已接近要积极反应的临界点。但因美国大选将近,此次因特朗普盲动与躁动之故,要发生内部动乱的机率在扩大。尤其若现在对台湾出手,就刚好陷入特朗普的圈套,提供他一个可以表演的平台,以便因护台而塑造他英雄的形象而达胜选的目的。

  尤其目前特朗普的染疫情况,已变成一个世界性的关注焦点。若一切如常,他也必会不择手段地来达到胜选的目的。但若特朗普有任何三长两短慎会必须换人,必将导致美国各州选务机关措手不及,那将更是会产生戏剧性的结果,届时正提供北京一个大好的机会来对付台湾。

  目前因美台关系热络,官方甚有暂时冷却的迹象,比如吴钊燮曾称不会进行与美建交事宜,总算是有些自知之明。但是看到美方如此接近歇斯底里式的反中情绪,规模之大与力道之猛,前所未见,而美方极为重视台湾的忠诚度,以便确认台湾牌的效力,台湾的自主空间必定被压缩,因而进两步后再退一步,总是比较妥当。

  面对如此凶险的情势,台湾还是应以避战为最佳选择,而不要直球对决。尤其两岸之间的特殊关系所致,就算发生战事这也只能算是内战,因为两岸人民之间的牵连既深且广,诸如文化传统、投资事业与亲属关系等,绝非一般关系可以比拟。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台湾有接近一半的民众不愿为抵抗大陆而上战场,再加上两岸军事实力的差距,更让人觉得双方的战事毫无意义。因此,只有消弭两岸的敌意,才能确保双方的尊严,一旦有所偏差,所造成的伤害将难以弥补。

  疑点重重

  有关特朗普染疫的部分,首先,若非必要为何住院?这明显违反特朗普强人的性格,显示美国防疫措施太差,或是特朗普本人掉以轻心。再者,一般染疫者都要观察8至10天才能确认其病情的好坏,但特朗普病情观察时间未到就出院,有违常理,但有短期抗疫成功的选举效果,相对还取笑那些认真对待疫情的人。第三,其用药清单中最奇特的就是类固醇“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此乃治疗重症的药品,对于轻症还可能有害。再加上抑制病毒复制的新药“瑞德西韦”,以及双抗体鸡尾酒药物(REGN-COV2),这些都是还没有得到认可的药品,因而还可能交互影响,确实具有风险。至今,特朗普周边的政治人物甚至记者已有20余人染疫,这看起来特朗普的病情又不像是假的。

  恢复健康

  先从好的方面看,若特朗普恢复健康,他将可以继续选战,其情势可从日前的第一场大辩论可以略窥一二。此次辩论双方排定的议题包括:大法官任命、疫情、种族、选举诚信与经济等议题,其中只有大法官任命与特朗普不认输两项比较明确。由于大法官人选与议程都已就绪,将在大选投票前几天完成任命程序,但现在因为有几位参议员染疫,是否顺利进行还有待观察。而特朗普在辩论时仍旧拒绝承诺若败选会和平移交政权,并称除非有大规模舞弊,否则他不可能选输。

  相对令人惊诧的是,特朗普在辩论中拒绝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和民兵组织,还称极右派“骄傲的男孩们”,“站起来,待命!”此乃被解释为呼吁该组织要做好武装的准备,其目的就是在稳固其右翼激进基本盘,以便于万一落选而仍能搅乱情势、混水摸鱼。

  再者,若特朗普的选情一直未见起色,他要走偏锋的机率就会增加,比如轰击大陆在南海控制的岛礁黄延岛,虽不致造成伤亡,但却让北京的反制动作极为棘手,稍有不慎就会擦枪走火落入特朗普圈套。当然继续拉拢台湾的策略也还一直在进行,比如上述国务卿蓬佩奥访日时的立场。

  还有,本月16日美国将会举行第二次大选辩论会,特朗普已经表示会参加,但又拒绝以视讯的方式举行,再度显现其反复无常的性格。但此次辩论的主题将是外交问题,届时特朗普的优势将包括:打压大陆、拉拢台湾与中东和平等政绩,而拜登对此都将难以反驳。因而可以想见,特朗普在下次的辩论中可能会一改其咄咄逼人的态势,甚至还会表现得像谦谦君子以便吸收中间选票,这种演很大的方式拜登必将望其项背。

  由此可见,特朗普的这些招式确实有其选票极大化的作用。更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选输不认论”显示,他已就战斗位置,大法官与极右派都是他的支柱,他将会无所不用其极地维系政权,甚至不惜破坏美国的制度与安宁,这才是真正的特朗普。

  病情恶化

  再由坏的方面看,若特朗普病情恶化,将会引起诸多变量。由于美国是联邦体制,总统大选是由各政党与各州来主导,而民众只是投票决定各州的选举人,再由选举人来选总统,其过程包括:11月3日投票日、12月14日选举人投票日、明年一月6日国会才会认可,以及在一月20日总统就职等几个关键时间点,若在任何一个时段发生总统候选人退出、丧失能力或死亡情况时,其结果与影响都会不同。

  在美国的历史中,从来没有总统候选人在大选之前发生上述状况,一但真的发生这种情况,将由提名候选人的政党来换人,而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有应急预案。在民主党方面,该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将与民主党州长协会以及国会的民主党领导人商讨后,主席将向全国委员会447名成员会报,然后由这些成员决定谁来接任候选人。至于共和党,将由该党全国委员会的168名成员投票决定替代人选,再由每个州代表团的三名成员,在该党的提名大会上投票决定。

  若在选举过程中总统候选人因故出缺,理应由副总统候选人取代。但是,由于事关重大,没有任何一党有义务由副总统候选人来取代,若此,该党在更换总统候选人之际,还将需重新挑选一名新的副总统候选人,问题必将随之而来。

  目前不仅已经有约三百万美国选民以邮寄的方式投了票,况且印制和分发选票的过程非常耗时,现在重新打印选票必定无法在11月3日投票日之前完成。但在特殊情况,司法机关可以认定选票所代表的意义。易言之,有意换人的政党必须以立即向公众说明其新的决定,就算选票上印的是原来的总统候选人A及其副手,而实际上选民是投给替代的B组候选人,如果人们已经投票但想改变主意,在某些州是可以被允许废弃选票并重新投票,但不是所有的州,而这必将会造成一些选民的困扰。

  再者,若要因此要推迟大选,除非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达成共识,但这在政治上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各党及其议员都有自己的算计,尤其目前投票已经开始。以往美国大选曾经历两次世界大战,但从来都没有延迟过选举,主要是因为候选人都还健在,而当前却有可能因替换候选人而产生问题。

  以往的案例是,在1912年大选日前几天,共和党副总统James Sherman去世,当时该党能够说服全体选民投给替代人选-当时的哥伦比亚大学校长Nicholas Butler,但因他的竞选伙伴William Howard Taft总统败选,故未酿成僵局。

  如果在投票后,但在今年12月14日选举人团投票之前发生总统候选人缺位的情况,那么任命替代者的程序就与选举前发生的过程相同,将由政党将决定替代者。但是政党也并无把握,其选举人将会投给党所决定的替代者。因为一些州的法律规定,政党不能强迫选举人投给替代人选,而在另一些州,选举人有义务投给赢得本州岛大选的候选人。

  在1872年,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Horace Greeley在民众投票后与选举人团投票前去世,导致选举人团成员分散其选票,仍有少数投票投给Greeley,而国会拒绝计算这些票。由于Greeley输掉了选举,因而影响不大,但这确实开创了一个先例,即已经死去候选人的选票不计在内。

  如果在选举人团投票后,而总统候选人在1月6日国会计算选票前死亡,那新国会(此次是2021年一月3日就职)必须做出决定是否计算选举人团的票数。若继续计票,则将依照美国《第二十条宪法修正案》的第3项规定,当选副总统者将成为总统。如果国会不计票,则将依《第十二条宪法修正案》,由众议院从选举人团中获得最多选票的三名候选人中选出总统。最后,如果国会接受的当选人在1月20日就职前死亡,则依1947年的《总统继任法》规定,由副总统接任总统。

  尽管这一切都可能造成混乱,但如果候选人在这段时间病重但未死,而他不愿意放弃康复的可能性且不退出选举,那么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此时,相关政党会试图依政党规则来罢黜这样的候选人,但是没有政党愿意在选举中进行这场斗争,故重病的候选人将会选到底。

  但特朗普是现任总统,依照美国宪法《第二十五条修正案》规定,无行为能力的总统必须暂时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直到他康复为止,其中第3项允许总统自行向国会报告后由国会认可。但该修正案第四项则规定,副总统和内阁可以不必征得总统同意,径自向国会报告后由国会来定夺。但若总统援引第3项规定希望继续当候选人,而副总统和内阁援引第4项的规定,而总统对此提出异议应该如何?

  小结

  综上所述,美国大选的流程尚称严谨,除非特朗普胜选,上述忧虑将一扫而空,依照2016年的经验,虽然特朗普的民调甚至普选票落后,却仍胜出,当前特朗普民调虽然落后,但最后还是有希望赢。但若特朗普康复如初,依其“选输不认论”的调门,势必发生混乱,因而11月3日投票后的结果可能延迟,若最后的争议落入大法官会议,特朗普还是有胜算。

  再者,一但总统候选人出缺,爆发动乱的可能性更高,而最糟的是特朗普重病而未死,那情况会更加复杂。尤其碰上特朗普桀骜不驯与不按牌理出牌的性格,不知又会有何惊奇,而选民又会如何反应,情势确实难以乐观。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白宫官员:特朗普今天就要在白宫主持确诊后首场公共活动
·特朗普“十月惊奇”是什么?
·特朗普:不相信自己有传染性,希望恢复竞选集会
·特朗普团队同意将第二次辩论推迟一周 避免线上举行
·特朗普称驻阿美军应于圣诞节前回国 塔利班表示欢迎
·特朗普已完成新冠治疗疗程 全球多国加强防疫管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出院返回白宫
·特朗普返白宫继续新冠疗程
·特朗普入住医院外现“可疑背包” 附近地区被封锁
·特朗普一高级助手感染新冠 此前曾一同乘坐空军一号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武装冲突致上百死伤,特朗普又来:我们将看看是否可以阻止暴力冲突
·特朗普拒绝承诺接受选举结果,美军方表态了
·特朗普提名新最高法大法官 恐引发更大争议
·特朗普提名巴雷特任美最高法大法官 参院或10月确认提名
特别策划
  更多
    直球,有态度!【We Talk 两岸大咖堂】VOL.2
    【@武汉|纸短情长 请让我念给你听!】
聚焦台岛
  更多
    
    
台岛夜话
  更多
·王昆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
·柳金财:检视台湾社会团体与民进党、国民党
·柳金财:完全执政迷失?台湾进口美国莱猪之
·贾不妙:“台造潜舰”恐是美国主导
·王昆义:“没有绝对不会离开的支持者”民进
·人去政息 台军“微型飞弹突击艇”构想夭折
·不甩RCEP 台湾在区域经济整合中的自我催眠
·“台独”顽固分子清单重启“万钧逃命计划”
·开铡中天 民进党夺权最后一步
独家评论
  更多
·人情冷暖下的两岸关系 2020年岁末年终
·董拔萃:浅谈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关系与台海局
·对台军售是颗“毒瘤”
·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若升格将
·唐永红: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关系及其对两岸关
·台湾“勇夺”美国对外军售“桂冠”!
各抒己见
 
·台军8人验出一级毒品反应 高层驳斥:因吃了
·多包毒品被发现,是否代表军中吸毒已是普遍现
·从霸凌致死、虐狗到毒品泛滥,台军纪为何生锈
·力拼司法改革 蔡英文决定亲任司改会议召集人
· 目前看,连续的人事问题已经冲击到蔡英文的
·有人说蔡女士被深绿胁持,那么她还算是绿营的
台海视点
  更多
台海视点388期 赖清德为军公教加薪
·台海视点387期 赖清德就职“行政院长”
·台海视点386期 林全请辞"行政院长"
·台海视点385期 台当局欲删减文言文
·台海视点384期 吴敦义任国民党主席
·台海视点383期 全台大停电惹议
·台海视点382期 张柯会带来两岸契机
评论排行
   
Template File not set yet,this is the templary output.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台海评论
台岛夜话 | 台海七日谈 | 特别策划 | 华夏视点 | 媒体链接 | 深度分析 | 网友评说 | 经纬观察 | 台海热点透视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