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 财富话题
“赤裸”年代的性玩家
华夏经纬网   2013-06-18 14:59:01   
字号:

  这是一个赤裸的年代。人们敞开的不仅是心扉还有大腿。她们,不是职业性工作者,却依赖性来获取想要的感觉,或将性作为牟取所需的一种手段,或许可以称之为“性玩家”。大学生!职场女!外围女!谁比谁更纯洁?谁比谁更高尚?今天,人们想HOLD住道德和伦理的遮羞布,却又拽不住情欲泛滥的兜裆裤。

赤裸年代的性玩家:谁比谁更高尚?

赤裸年代的性玩家:谁比谁更高尚?

  这是一个赤裸的时代。今天,为了迎接新生活,人们敞开的不仅有心扉,还有大腿。我们的世界中不再只是“团结紧张 严肃活泼”,还有恋爱与绯闻,也有丑闻与出轨,这一切源于我们不再惧怕敞开大腿。不管是快活还是作呕,不管是开放的姿态还是淫乱的状态,总之,我们身处的,是性爱大张旗鼓时代;我们呼吸的,是性小康的空气,纵然这里的PM2.5稍稍高了些。

  这是一群“急先锋”。他们未必在性爱大张旗鼓的时代摇旗呐喊,但他们一定是性小康社会空气中PM2.5的制造者。面对性这个问题,这些人的看法很淡然,淡到几乎没有看法。性的严肃性在他们的世界中得不到任何体现。他们,用性来让自己的心情更舒畅,用性来换取更多的机会,用性来追逐一种与众不同的状态。这些人,不是职业性工作者,但却将性作为他们牟取所需的一种手段,或许,我们可以称他们为“性玩家”。

  在有些性玩家的眼中,感情之流的不值得去认真,以“爱”和“情”的名义来装点自己的生活才是硬道理。有人为了满足快感成为了“嗜性者”,有人将身体作为晋升的资本。“拒绝婚前性行为 ”本就是一个噱头,事实上,为所谓清纯处女的大学生介绍大款才是潜台词。于是美女经济乘势而上,商务模特应运而生,有时候他们会变成目标富少的商务情侣。但显而易见,“处女”、“清纯”已成为一种稀缺资源,所以,被商家开了一个价码大肆出售。

  我们这个世界对伦理的底线越来越低,当宽容已经达成了共识以后,人们不再抄起道德的狼牙棒,以不变应万变地简单粗暴地撂倒一片,而是开始看着性玩家的表演,喜闻乐见着。在情欲高涨的片段中,普通人抱着偷窥的心态抨击着这些性玩家的所做作为,抨击者嘴上骂着,心里却爽着。这就是这个时代对待性的模样,想HOLD住道德和伦理的遮羞布,却又拽不住情欲泛滥的兜裆裤。

  在性玩家的概念里,性与伦理道德只是风、马以及牛的关系,“自愿”、“无伤”,已逐渐成为他们追逐情与性的新价值标准。

  对于“色情”和“无耻”的评价标准越来越模糊,正表明他们内心的困顿和迷惑。因为这里充斥着太多的诱惑,就像站在一个百岔路口,欲择还休,欲走还休,举步维艰。

  一个研究生的私事:我不承认自己在卖淫

  嗜性者对性有着一种依赖,甚至他们自己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放荡。嗜性并不是非黑即白地界定在某个人身上,是一批人的群像。这就是嗜性者的模样,想HOLD住道德和伦理的遮羞布,却又拽不住情欲泛滥的兜裆裤。   在多数人看来,性服务就是卖淫,用肉体换金钱,为了物质出卖肉体。但现实中确有一些人为他人提供性服务,不是出去物质需求,但也不像一夜情那般直接和纯粹。这些人或称之为“嗜性者”。嗜性,可以理解为一种生活状态,广泛存在,却极为隐蔽。

  嗜性者对性有着一种严重的依赖,有时候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放荡。嗜性者并不是非黑即白地界定在某个人身上,是一批人的群像,相对是与不是而言,似乎更应该强调嗜性程度的深浅。

  在你觉得最纯洁的群体中,可能嗜性者存在的比例更大,在你坚信最纯洁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嗜性程度最深的范例。田禾(化名),北京某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不仅外形帅气,成绩也是相当不错,当年从本科被保送了硕博连读,不能说前程似锦,至少也是相对平坦的。在谈到性方面的问题时,田禾的言语有些缺乏逻辑。他说,连他自己都理不清最近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2007年,田禾还是个本科生。在和同学的聊天中,有的同学谈到自己曾经去过色情娱乐场所,并详述了期间经历的事情。年轻的荷尔蒙让田禾在后来时常幻想出同学描述的那个画面,有时候也会有冲动过去消费一次。终于有一天肾上腺素战胜了一切,用了三百块钱完成了自己在色情娱乐场所的第一笔消费。这次消费打开了田禾心中不为人知的一扇门,对肉体快感的追求一直像一团火烤着他的欲望,但是色情场所的长期消费并不是一个在校大学生能承受得起的。几次消费下来解释了一些“圈里人”,听这些圈里人说一个会所在搜罗“新职员”。田禾当时觉得反正都是一样的事情,与其白白送钱过去还不如赚回点生活费。

  在经人介绍后,田禾找到了第一份在“养生会所”的兼职工作。每个月“上岗”几次就可以填补自己的生活费,虽然有些“客户”的要求会比较过分,但总体来说工作内容还是可以接受的。田禾说,那时候从没和同学说过自己的兼职工作,他知道这种做法是不可能被人们的道德所宽容的,但内心的某种声音告诉自己,“谁没有点私事呢?”

  “圈里人”告诉他给同性客户服务的费用一般更高一些。田禾回忆说,当时觉得自己不是同性恋,但是想到同性之间的性接触却并没有恶心的感觉,不清楚是好奇心的驱使还是利益的驱使,田禾接受了第一位同性客户。

  在“服务”过第一位同性客户之后,田禾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来接受自己的这种做法。一直到今天,田禾都说不清自己当时为什么接受同性服务,也不明白当时的那种心情焦躁是出于什么原因。反正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之后无论是同性还以异性,他都来者不拒。

  田禾说,毕竟是“工作”,只有被客户挑挑拣拣的份,自己很少去挑客户。客户中中年人居多,田禾开始不满足于工作范围内对感官的刺激,正如他所说的,“松弛的肌肉让我感觉不太舒服”。在没“业务”的时候,田禾除了课业就是在网上浏览他感兴趣的“交友”网站,留下自己的照片和联系方式。这样做,田禾是为了让自己也能挑选一下性爱对象。

  在多数人看来,性服务就是卖淫,用肉体换金钱,为了物质出卖肉体。但现实中确有一些人为他人提供性服务,不是出去物质需求,但也不像一夜情那般直接和纯粹。这些人或称之为“嗜性者”。嗜性,可以理解为一种生活状态,广泛存在,却极为隐蔽。

  嗜性者对性有着一种严重的依赖,有时候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放荡。嗜性者并不是非黑即白地界定在某个人身上,是一批人的群像,相对是与不是而言,似乎更应该强调嗜性程度的深浅。

  在你觉得最纯洁的群体中,可能嗜性者存在的比例更大,在你坚信最纯洁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嗜性程度最深的范例。田禾(化名),北京某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不仅外形帅气,成绩也是相当不错,当年从本科被保送了硕博连读,不能说前程似锦,至少也是相对平坦的。在谈到性方面的问题时,田禾的言语有些缺乏逻辑。他说,连他自己都理不清最近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2007年,田禾还是个本科生。在和同学的聊天中,有的同学谈到自己曾经去过色情娱乐场所,并详述了期间经历的事情。年轻的荷尔蒙让田禾在后来时常幻想出同学描述的那个画面,有时候也会有冲动过去消费一次。终于有一天肾上腺素战胜了一切,用了三百块钱完成了自己在色青娱乐场所的第一笔消费。这次消费打开了田禾心中不为人知的一扇门,对肉体快感的追求一直像一团火烤着他的欲望,但是色情场所的长期消费并不是一个在校大学生能承受得起的。几次消费下来解释了一些“圈里人”,听这些圈里人说一个会所在搜罗“新职员”。田禾当时觉得反正都是一样的事情,预期白白送钱过去还不如赚回点生活费。

  在经人介绍后,田禾找到了第一份在“养生会所”的兼职工作。每个月“上岗”几次就可以填补自己的生活费,虽然有些“客户”的要求会比较过分,但总体来说工作内容还是可以接受的。田禾说,那时候从没和同学说过自己的兼职工作,他知道这种做法是不可能被人们的道德所宽容的,但内心的某种声音告诉自己,“谁没有点私事呢?”

  “圈里人”告诉他给同性客户服务的费用一般更高一些。田禾回忆说,当时觉得自己不是同性恋,但是想到同性之间的性接触却并没有恶心的感觉,不清楚是好奇心的驱使还是利益的驱使,田禾接受了第一位同性客户。

  在“服务”过第一位同性客户之后,田禾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来接受自己的这种做法。一直到今天,田禾都说不清自己当时为什么接受同性服务,也不明白当时的那种心情焦躁是出于什么原因。反正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之后无论是同性还以异性,他都来者不拒。

  田禾说,毕竟是“工作”,只有被客户挑挑拣拣的份,自己很少去挑客户。客户中中年人居多,田禾开始不满足于工作范围内对感官的刺激,正如他所说的,“松弛的肌肉让我感觉不太舒服”。在没“业务”的时候,田禾除了课业就是在网上浏览他感兴趣的“交友”网站,留下自己的照片和联系方式。这样做,田禾是为了让自己也能挑选一下性爱对象。

  两年前,田禾发现自己的私处出现了小疱疹,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显示,他为自己糜烂的私生活付出了代价。拿到化验结果的田禾为自己的错误选择懊悔不已,心情一片昏暗。在鼓足勇气后和妈妈坦白了情况,妈妈在震惊之后并没有责骂田禾,而是赶到北京陪儿子看病。好在病情发现得较早,在一段时间的持续治疗之后病情得到控制,并最终恢复正常。

  田禾说,在接受治疗的那段时间里,满心都是对母亲的愧疚。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靠母亲一个人供养他到了今天,田禾没有对母亲说过太多歉意的语言,只是内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地责骂着自己,决心悔改。

  当问到田禾后来的生活状况,田禾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得知病情之后田禾终止了在会所里的工作。在痊愈后的小半年中,田禾做到了“严于律己”,但是没过一年,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又走回了原先的轨迹。虽然没有再去会所之类的色情场所去兼职,但是在社交媒体的影响下,拔高了田禾的一夜情发生率。田禾说,现在他会做好安全措施的,也算是长记性了。当问到这近一年之内发生过几次一夜情,他说“五十次以上。”

  面对卖淫这个问题,田禾说“我讨厌MB(money boy)这个称呼,我也不承认我以前是在卖淫。”

  “那是在做什么?”

  “生活。只是一种生活状态。卖淫的人是为了赚钱,我不是。”

  “但是你确实收费了。”

  “那我最多是以这种方式来填补生活,至少不是卖淫。”

  ……

  田禾对MB这个称号恨之入骨,但他却不知不觉走上了他最讨厌的那条道路。在网络等多种途径的刺激下,荷尔蒙的分泌已经打乱了和谐的状态。在欲望的驱使下,很多的人走上了放纵的道路,或许多数人没有走上卖淫这种相对极端的道路,但一夜情的频率已经超乎了我们想象。对于这些嗜性者而言,性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目的的方式,更像是他们欲罢不能的生活状态。

 

责任编辑:李欣

共3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点观察
  更多
    2019年两岸贸易额再度突破2000亿美元,国台办、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进一步出台“26条措施”,推
    小微企业是发展的生力军、就业的主渠道、创新的重要源泉。根据政府工作报告,今年小微企业将迎来普惠性减税
热门文章
 
财富话题
  更多
中国外贸走势“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仍然较多”。
·“618”大数据看中国消费复苏热力
·FDI总额相较去年将减少40%
·百亿补贴便宜了谁?
·中国出口距回暖还有多远?
·“蒜你狠”凉凉 价格怪圈待破
·国家级经开区将迎超千亿元资金支持
·“5G+VR”消费市场规模:900亿
经济时评
  更多
·新华时评:决不能让投资者为企业造假买单
·新京报:对所谓“外资撤离中国论”不必恐慌
·蔡英文毁两岸关系 失去的将不止陆生陆客
·民进党的口罩“魔法”:障眼法与噤声术
·自打嘴巴!看看蔡英文当局对ECFA都做了什么
·财经观察:国际金融市场经历“创纪录”一周
·每周10万口罩援美却不给大陆1只,看台当局
走近台商
  更多
·专访周樱:两岸交流需要更多“对画”
·台青福州创办钢琴培训机构 “云”授课逾300
·台青简以信:为支持台青创业政策代言
·三代绿雪斋主 一段海峡情缘
·台商宋可琪:见证两岸食品冷链物流合作发展
·台胞宋志平在厦门圆“田园梦”
·专访台商吴赐龙:老台商是两岸关系最忠实的
台企风采
  更多
·中芯国际闪速回归A股:与台积电20年恩怨大
·台积电“断货”华为!或为将来埋两大危机种
·撤单海思追单联发科 台积电背后的潜台词不
·联发科的另一面:芯片逆袭之外的投资之道
·中兴通讯:5奈米芯片将在2021年推出
·美商务部允许美企与华为合作制定5G标准,华
·鸿海任命首位女董事 郭台铭长年仅领1元年薪
台商论剑
两岸商情 | 分类商机 | 热点区域 | 热点观察 | 经济时评 | 走进台商 | 企业采风 | 焦点人物 | 财富话题 | 政策法规 | 招商 | 专题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