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 经济时评
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及影响
华夏经纬网   2013-05-30 09:38:26   
字号: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唐永红副教授在《中国评论》月刊5月号发表专文《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及其影响》,作者认为“海峡两岸在毗邻的局部区域单方面推行经贸活动自由化政策措施,虽然长期上看有助于推进两岸整体层面的经贸活动正常化与自由化进程,但对于两岸临近的这些局部区域而言,毫无疑问首先将会在一些相同领域形成一定程度的竞争性态势。竞争性态势具体如何,要看两岸在这些区域实行的自由化政策措施的相似性而定。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在经济腹地方面虽然明显逊于厦门经济特区与平潭综合实验区,但从目前这些区域的自由化领域与程度来看,厦门经济特区、平潭综合实验区的自由化领域不宽,程度不高,不利于与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的竞争。因此,厦门经济特区、平潭综合实验区宜考虑进一步推进经贸活动自由化的领域与程度。”文章内容如下:

  台湾“行政院”2013年1月16日召开政务会谈,听取“经建会”《自由经济示范区推动方案》简报。马英九3月24日下午邀集“行政院”财经部会开会研议,要求相关部会尽速订出自由经济示范区的立法与修法规划。这标志着酝酿了近一年之久的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已初步成型。这一规划的实施极有可能为台湾经济发展开辟新的方向与未来,并衍生一系列的两岸经贸活动,也有助于推进两岸经贸活动的正常化与自由化,但不可避免地将与海峡西岸地区特别是厦门经济特区、平潭综合实验区等形成竞合态势,需要及时因应,并促使协同发展。

  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简介

  自由经贸区指的是一个经济体内部的特定地区(或者整个经济体),这一特定地区(或者这一经济体)相对于经济体的其他地区(或者相对于其他经济体)实行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特殊经贸政策措施。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依据马英九“黄金十年国家愿景”活力经济施政主轴之方向,秉持自由经济的观点,期望达成“参与区域经济整合”、“提升国家竞争力”与“释放企业活力”等三大目标。马英九日前要求相关“部会”尽速订出自由经济示范区的立法与修法规划;要以自由化、国际化及前瞻性为核心理念,致力提升人员、商品及资金自由流动。

  事实上,自由经贸区在生存与发展上具有特殊政策依赖性,并在建设与发展中涉及各种复杂的经济和法律关系。因此,世界上绝大多数经济体在设立自由经贸区前都自上而下进行顶层设计,先行制定专门适用的法律、法规及其细则,明确定位自由经贸区的功能、模式、区域以及建设与管理体制,对其建设与管理进行必要的规范,并赋予自由经贸区以特殊权力、特殊政策、特殊管理体制等。这既是自由经贸区存在与发展的前提及条件,也使自由经贸区的建设与发展有法可依,并有效保护有关各方权益与积极性。尤其是在特殊政策方面,相对于在设区经济体关税区实施的法规及政策,在自由经贸区实施的涉外经济法规和政策通常具有较强的开放性、较大的自由度、较少的限制措施和较多的刺激机制。

  为达成目的,借鉴自由经贸区的国际惯例,台湾“经建会”所提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方案,包括市场开放、法规调适及行政效能提升,并结合适度产业发展政策而设立自由经济示范区。自由化的内涵,包括土地、租税与劳动之法规调适松绑,均秉持“推动投资与贸易自由化及国际化,便捷资金、货物、人员及技术之畅通,以提升国家竞争力”为设计原则,营造优质且具吸引力的投资环境,促进产业长期结构加速良性调整。

  台湾希望透过推动自由经济示范区,放宽岛内市场投资限制、调适相关法规,营造良好投资环境,并藉以创造台湾参与区域经济整合(例如:洽签双边经济合作协定、加入TPP及RCEP)的条件,并有效提高台湾竞争力。另外,为了充分发挥自由化所释放出来的能量,台湾“经建会”也与相关部会结合台湾的产业优势、创新优势、地理位置优势与独特的文化内涵,初步规划将自由经济示范区打造成产业创新整合中心、新世代自由贸易港、国际人才培育中心、国际健康医疗中心、农产品加值运销中心等具特色的区域产业中心。

  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对台湾经济发展的影响

  马英九日前表示,自由经济示范区是经济自由化的先行先试区,对竞争力与经济发展影响深远,并有助于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的确,建设自由经济示范区是台湾经济自由化的里程碑,将对台湾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其一,建设自由经济示范区是台湾经济自由化的里程碑。

  马英九日前表示,自由经济示范区是经济自由化的先行先试区。其实,迈向自由经贸区是台湾经济体既定的发展方向,早在2008年马萧“总统”竞选白皮书中就已经提出。

  自由经贸区意味着经济国际化与自由化,主要是在贸易(包括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投资乃至金融活动方面实行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特殊经贸政策措施。这有助于台湾整合全球资源与市场来发展自己。但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台湾经济体包括其内部的在地企业与居民,乃至调控管理经济社会的台湾当局,都将面临来自外部世界的更多更大的冲击。例如,货物贸易自由化会对岛内生产者带来竞争冲击,投资自由化会冲击到岛内投资人的投资机会。在经济多元化与实行选举政治的台湾社会,当前即一步到位地在全台湾实行自由经贸区政策,台湾经济可能会面临较大的外部冲击,特别是必将遭到经济利益受损的企业与民众以及政治上的反对党的反对。因此,在迈向自由经贸区的进程中,宜采取自由经济示范区模式在有条件的局部区域先行先试经贸活动自由化。

  事实上,经济体在其局部区域设立自由经贸区,系在世界各经济体不平衡发展与经济体自身内部区域经济不平衡发展的情况下,经济体单边自主、积极稳妥参与经济全球化与经贸活动自由化的一个途径与方式。自由经贸区一方面以其在贸易、投资与金融等层面的自由化与便利化顺应了经济全球化与经贸活动自由化发展的内在要求,并满足了经济体适当参与经济全球化与经贸活动自由化并获取其利益的需要,另一方面又因将境内较高层次的经济开放性与自由化在一定阶段上局限在特定的区域而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或化解经济全球化与经贸活动自由化的风险与不利冲击,并可为将来在整个经济体层面推行这种较高层次的经济开放性与自由化探索经验,奠定基础。

  其二,建设自由经济示范区有助于提升台湾发展环境与竞争力。

  马英九日前指出,自由经济示范区的规划,对竞争力与经济发展影响深远;要以自由化、国际化及前瞻性为核心理念,致力提升人员、商品及资金自由流动;“政府”必须展现追求自由化的决心,不仅要吸引外国企业来台投资,更要帮助台湾产业升级与转型,最重要的是创造就业并接轨国际,创造台湾经济成长及产业结构优化的新动能。

  众所周知,台湾是一个缺乏资源与腹地的浅碟型岛屿经济。这严重制约着台湾经济发展和竞争力的提升。对缺乏资源与腹地的浅碟型经济而言,在世界经济丛林中,率先成为自由经贸区,借助实行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经贸政策措施,可以政策方面的优势来弥补其他方面的劣势,从而创造相对于其他经济体在善用世界资源与世界市场来发展自身方面的竞争优势,并明显改善经济发展环境。例如,贸易自由化可以创造贸易的机会,并改善贸易环境;投资自由化可以创造投资机会,并改善投资环境。香港、新加坡就是这种典型的自由经贸区。

  事实上,自由经贸区是世界经济全球化与自由化过程中出现的阶段性产物,几百年来,自由经贸区在世界各地的成功发展,根本原因就在于自由经贸区的基本精神顺应了经济全球化与经贸活动自由化的发展潮流,主动提供了更多的贸易与投资机会,并改善了经济发展环境。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与经贸活动自由化步伐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将设立各种类型的自由经贸区作为分享全球自由经贸活动利益、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有效手段。这可以从当今世界自由经贸区的广泛、众多和形式不断创新得到证明。

  其三,建设自由经济示范区有助于台湾整合世界资源与市场。

  马英九日前指出,自由经济示范区是经济自由化的先行先试区,有助于参与区域经济整合,以创造加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条件。

  事实上,由于各经济体的社会政治经济条件、自由经贸区本身条件与面临的发展环境千差万别,各自由经贸区的具体目标、功能与发展形态也有所不同。但建立自由经贸区的最终目的无不在于通过实行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经贸政策措施,促进本经济体积极稳妥地参与经济全球化与经贸活动自由化,通过自由经贸区对货物与服务等商品以及对资本、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吸纳和扩散功能,在经济发展中起到“桥梁”、“基地”与“增长极”的作用,从而带动当地和邻近地区经济的快速成长。

  近20年来,台湾经济体一方面受制于自身缺乏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源与腹地,另一方面又因内外部种种因素(WTO等全球多边经贸体制推进经贸活动自由化进展缓慢、不正常的两岸政治经济关系状态、台湾内部多元化的政治经济生态)的制约,在通过全球一体化机制与区域一体化机制整合世界资源与市场方面进展缓慢,结果进入了低速甚至停滞的发展状态。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亚太营运中心”计划也因此而落空。自2008年国民党再次执政台湾以来,两岸在“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上实现了全面直接双向“三通”,并逐步推进两岸经贸关系的正常化与经贸活动的自由化。但因两岸关系的复杂性与互信的不足,加之两岸经济发展差异性与台湾内部政治经济生态的约束,两岸经贸关系的正常化与经贸活动的自由化进展缓慢。这不利于在整合世界资源与市场方面已经明显落后的台湾的经济发展。

  一个重要的突破途径就是,以局部区域的自由经济示范区进而以全台湾自由经贸区的方式,率先单边自主地实行经贸活动自由化政策措施,主动地向全世界开放,主动地拥抱全世界,成为世界资源与世界市场的一个汇聚洼地,从而达到整合世界资源与市场以发展自身的目的,也为将来整个台湾经济体与其他经济体之间进行经贸活动自由化探索经验,奠定基础与动力。

  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对两岸经贸关系的影响

  台湾建设自由经济示范区,将衍生一系列的两岸经贸活动,并有助于推进两岸经贸活动正常化与自由化。

  如前所述,由于两岸关系的复杂性与互信的不足,加之两岸经济发展差异性与台湾内部政治经济生态的约束,两岸经贸关系的正常化与经贸活动的自由化进展缓慢。而众所周知,进展缓慢的主要因素就在于台湾方面基于对大陆不信任而采取保守主义与歧视性做法。通过建设自由经济示范区,台湾方面有可能在其自由经济示范区内率先实行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大陆经贸政策措施,包括货品贸易自由化、服务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甚至金融活动自由化等经贸活动自由化政策措施。因为,在局部区域的开放政策所产生的负面冲击与影响通常是有限的,并是可以控制的。

  如果台湾当局果真在其自由经济示范区先行先试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大陆经贸政策措施,那么,一方面这些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大陆经贸政策措施可能在自由经济示范区相应衍生一系列的两岸经贸活动;另一方面,通过在自由经济示范区的先行先试,可以为将来在整个台湾层面实行这些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大陆经贸政策措施探索经验,累积互信,从而有助于加速通过ECFA等两岸双边协议所推进的两岸整体层面的经贸活动正常化与自由化的进程。

  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规划对台湾海峡西岸地区的影响

  台湾建设自由经济示范区,虽然不会对台湾海峡西岸的整个大陆产生明显的冲击与影响,但不可避免地将与海峡西岸地区特别是厦门经济特区、平潭综合实验区等形成竞合态势,需要及时因应,并促使协同发展。

  众所周知,海峡西岸地区的厦门经济特区与平潭综合实验区也在经贸活动的一些领域推行一定程度的自由化政策措施(例如:保税区、保税港区、保税物流园区等海关特殊监管区,以及产业投资与金融活动方面的一些自由化政策措施)。如今海峡两岸在毗邻的局部区域单方面推行经贸活动自由化政策措施,虽然长期上看有助于推进两岸整体层面的经贸活动正常化与自由化进程,但对于两岸临近的这些局部区域而言,毫无疑问首先将会在一些相同领域形成一定程度的竞争性态势。竞争性态势具体如何,要看两岸在这些区域实行的自由化政策措施的相似性而定。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在经济腹地方面虽然明显逊于厦门经济特区与平潭综合实验区,但从目前这些区域的自由化领域与程度来看,厦门经济特区、平潭综合实验区的自由化领域不宽,程度不高,不利于与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的竞争。因此,厦门经济特区、平潭综合实验区宜考虑进一步推进经贸活动自由化的领域与程度。

  另一方面,两岸这些局部区域因率先实行经贸活动自由化政策措施,在形成一定竞争性态势的同时,如果彼此相互开放,也将会创造出一些新的合作机会,包括贸易合作、投资合作、金融合作,并衍生相关产业合作。因此,两岸当局有关方面宜进行必要的沟通与协调,促进两岸这些局部区域经济的对接、合作与协同发展。

  来源:中评网

 

责任编辑:李欣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