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青创基地巡礼:中关村创业公社2
 
“北京居,大不易”,台湾人在北京也不容易吧?2015年北京市台办为创业公社授予“北京台湾创业青年基地”2016年又被国台办授予“2016年海峡两岸青年就业创业示范点”;而为了更直接、更细化的服务台湾青年,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特别专门成立台湾专区,命名“台湾创客驿站”。
 

    创业公社助企业适应市场 迅速接地气

    执行总裁丁磊:创业公社是大陆领先的创业生态运营商 资源丰富

    大陆北京,首都,国际世界一流城市,“北京居,大不易”, 想在北京工作、生活,很难!所以,有很多“北漂族”在北京。那么,台湾人在北京,就业、创业、生活、生存,站立一席之地,可能也不容易吧?

    2015年北京市台办为创业公社授予『北京台湾创业青年基地』牌匾,2016年又被国台办授予“2016年海峡两岸青年就业创业示范点”;而为了更好、更直接、更细化的服务台湾青年,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特别专门成立台湾专区,命名:“台湾创客驿站”。

北京“创业公社”执行总裁丁磊接受记者专访

    北京“创业公社”执行总裁丁磊接受记者专访时,像我们介绍,创业公社是大陆领先的创业生态运营商,有专业化的运营能力,和丰富的创业生态圈资源。目前北京创业公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服务的企业有11000余家,其中有50多个台湾初创团队,还有50多个已经创业成功的团队。

    创业公社有来自台湾的正式员工,每当寒暑假或平日,还特别设有“台青实习生计划”。

    丁磊以前曾京在北京市市台办工作,后来到创业公社这几年接触台湾很多,每年都会来台湾,对台湾也很喜欢和了解。他说,到大陆创业的台湾人有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做事比较细腻,比较注重细节,特别适合做创意、创新、细致的工作。

    丁磊指出,现在北京的政策在创业上是着重高科技、智能制造、AI人工智能等产业,台湾在IT产业、半导体产业上,有很好的基础,有许多在科技专业绍有专精技术和扎实能力的人才。大陆非常适合这些人才发展,不论是创业或是就业,可以有比台湾更广大、宽阔的发挥空间。

    创业公社里特别设立的专区“台湾创客驿站”,就是给台湾团队来到北京创业的一个好的起步点,给首次来到北京的台湾青年提供就业创业的第一站。

    希望台湾青年他们能在三个月的时间内迅速“接地气”,更快的对北京、大陆的情况做一个了解,再看自己和项目是否适应现在的大陆市场。

    创业公社?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位于中关村核心区域,作为一个双创服务服务行业,就是要为两岸或来自世界各地的“双创”提供较全面、精细化服务理念。主要进驻产业为:移动互联、文化创意、节能环保、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等新兴领域的创业企业为多。

    丁磊表示,创业公社与创业企业之间是共生共荣的关系,通过创业公社在政策、培训、资本、市场、政府等方面的优势与创业企业技术、人才上的优势形成互补,布局全产业链,成为连接企业、投资人、政府、大学院校和创业者的平台,为创业企业解决生存和增长的问题。

    他特别介绍说,目前创业公社的运营场地遍布大陆各地,如北京、天津、烟台、厦门、哈尔滨等,台湾去到大陆的创业团队,并不一定局限在北京地区,还可以根据自身需要选择发展的场地,他们很欢迎和期待,台湾青年在大陆更好的发展,大展手脚。

    丁磊指出,以“台湾创客驿站”来说,既有熟悉的家乡气氛,有熟悉的台湾团队带领和帮忙,在陌生的地方,有同乡相扶持,帮助他们快速融入北京这个大城市,从居住、生活到就业、创业,了解北京和大陆经济发展和市场需求。

    台湾驿站为每个入驻的台湾创业团队提供三个月的免费办公场地和免费服务,还可以享受创业公社提供的各项服务咨询,为团队提供本地相关领域的创业咨询以及创业导师的对接,促进创业者之间的交流。

    同时,借助创业公社的金融背景和投资机构资源,创业团队可以全面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此外,还配备了台湾的员工,做北京这边和台湾创客的对接。

    丁磊表示,对台青而言刚进入创业公社,开头这三个月的时间非常宝贵,创业公社会派专人辅助,其中也有台湾的小伙伴、实习生,去帮助来创业的台湾青年更好的适应本土环境,使其快速的找到合适的市场。

    其次是针对创业者个人,能否对在台湾里面内所熟悉的商业模式进行重新梳理;也可以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去洽谈一些投资人,帮助他们更精准地打造自己的项目和产品。

    他强调说,“创业公社”作为大陆国家级众创空间、海峡两岸青年就业创业示范点,不仅仅是要提供时尚的办公空间,而且提供一站式管家服务,和国际化的交流平台,助力“双创”实现产融对接、产研结合,并结合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的国际TMT,虚拟现实及智能硬件孵化等特色,让创业者更专注自己的项目本身、更快乐地实现梦想。

    据悉,“创业公社”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成立于2015年9月,以“孵化+投行+投资”的运营模式,打造的集共享式办公空间、创业互助小区、小微金融、创业公寓为一体的全新模式众创空间。

    “创业公社”以其强大的投资股东背景,整合了政府资源,多层次市场的资源,以及丰富的投融资对接平台,旨在构建全景生态创业体系,以优质的资源内容、开放的心态,构建跨界、跨地区的交流平台和实践平台。

北京创业公社的台湾驿站负责人郑博宇,是地道台湾人

    郑博宇为台青带路

    做创业好帮手

    他说,“在台湾也许看不到世界,但到北京,世界能看见你!”

    就学期间到中国大陆交流11次,一位台湾青年抱定一定要到大陆就业或创业,但当他完成学业、满怀雄心壮志前进大陆时,却是失望的回台湾;还好他并没有被打倒,他是郑博宇,目前是创业公社港澳台及国际事业部总监,由他来诉说台青在北京的故事,一定最动人。

    1986年出生在台北的郑博宇,高中时念的是工科,考上全台技职类科第一志愿大安高工,也理所当然进入顶尖明星科大─台北科技大学就读,硕班与博班则转攻管理学,在高雄中山大学公共事务管理研究所拿到硕士及博士学位。

创业公社港澳台及国际事业部总监郑博宇。

    2009年起,还是学生的郑博宇就多次参加两岸青年交流活动,打工存的钱都拿来买机票,前后11次到大陆学习交流,甚至为了省住宿费用,借住在高校宿舍或是待拆旧楼,“只要能有休息落脚的地方就行。”郑博宇说,重要的是可以与大陆朋友们相聚,亲身体验这里的变化。

    拿到博士学位,郑博宇终于一圆北京梦,进了一家台企工作,却也是他难以抹灭的记忆。“连续两个月没有休假,你受得了吗?”“那年的雪下得特别早,没有暖气,我生病了,没有五险一金、没有医保,只能买成药先应付。”

    期间他听闻不少怀有梦想的台青在大陆创就业遭遇问题,最后都失望选择回台。他也反问自己,“如果这样就走了,甘心吗?”“那年冬天特别冷!”郑博宇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信息不对等,其实很多台青都不愿意到台资企业工作,但是在台湾的人力资源网站上,看不到大陆企业的征才信息。

    也因为走了这些冤枉路,郑博宇更能体会台青到大陆工作这条路的艰辛,2015年底,他成立脸书专页“青年海机会”,提供非常多大陆的创业就业以及各省市惠台青年政策的信息,让台湾青年可以了解这里的就业市场。

    如果说郑博宇是千里马,那么创业公社的执行总裁丁磊就是伯乐。丁磊与郑博宇结识于一次沿海城市的参访活动,创业公社成立台湾专区,后更名为台湾驿站,正需要像郑博宇这类有两岸交流丰富经验的年轻人。

    “博宇是我找进来的,他来北京,我要他先别着急创业,正好创业公社有想法要成立台湾青年创业驿站,需要有人专门负责与台湾青年的对接,你能不来做这样的对接工作?”丁磊回忆当时邀请郑博宇加入创业公社的时空背景,而郑博宇有了先前就业的不愉快经验,认为如果能够帮助更多台青,“不正也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吗?”于是他就答应了。

    “实际上小郑做得非常好,对台湾青年想问的问题,他自己都非常清楚,而且知道如何解决,有时对方问题还没提出,他就先告诉对可能会遇到的问题该如何解决。”丁磊对小郑工作胜任程度,“百分之百赞同”。

    到目前为止,郑博宇已协助创业公社累计孵化50家台湾团队。他说,他的理想是促进大陆与台湾青年的深度交流,从人与人的交流沟通做起,也从创业项目的对接做起。“青春是每个人的快速成长期,不断融入着大环境也在尝试找到人生的定位。”

国台办副主任郑栅絜(右一)参观北京创业公社的台湾驿站负责人郑博宇(右二)介绍

    郑博宇于2016年的第八届海峡论坛,获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接见,代表台青代表与俞主席对谈。郑博宇说,俞主席特别关心他的工作情况,亲切的询问与同事的相处及生活的适应,并表示支持正在构建的台湾专区平台,希望能够更大力度服务更多来京创就业的台湾青年,让他深深感到长久努力的方向和坚持留下的选择并没有错。

    他说,“在台湾也许看不到世界,但到北京,世界能看见你!”建议有实力的台湾青年走出舒适圈,放下小确幸,把握大好时光,多往大陆和世界各地走走,争取更多选择机会,一展自己的抱负。

     台湾创客驿站

     北京台青新据点

    “台湾创客驿站”是第一家在北京由台湾青年自己打造的创业就业服务专区,设立在备受年轻人与“双创”各界瞩目的北京中关村创业大家的青年公社里,主要的运营、推广负责人台青郑博宇,来自台湾到北京,是土生土长的地道台湾人。

    郑博宇以自身的实在经验来说,在台湾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年轻人,有自己的理想,想去创业打拚,但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因为大陆太大,北京也太大、太竞争了。

国民党洪秀柱到北京也前往创业公社的台湾驿站参观!

    郑博宇建议,每个创业基地都有自己的主打特色,创客在前往大陆落地前,要真正走访、认识,别只是走马看花,能深入一分了解市场,就能减少创客一分风险。

    他指出,以北京中关村创业公社里设立“台湾创客驿站”来说,主要就是服务到大陆打拚梦想的台湾人,搭建一个服务平台,真正助力台青更快、更便利地创业,更好的融入在大陆的生活和就业与创业。

    他说,在台湾的青年创客比较少有机会接触到世界级企业,而创业公社为他们创造了与世界级企业可以近距离的接触机会。中关村被看作“东方硅谷”,在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百度、腾讯、谷歌、微软、新浪、京东之名企业都入驻了这块场地。

    郑博宇常来往两岸三地,可以说是两岸“双创”的推广大使了,他也常应邀接触台清大学生或社团,去演讲及沟通,他以自己7~8年的两岸就业、创业及交流经验,特别鼓励台湾青年要走出去,接触世界、接轨国际。

    进到中关村创业公社“台湾创客驿站”这里,台湾的创客或是创业团队,会有更多的机会和他们合作“与世界级的企业比邻,让世界看到你”。就如台湾创客驿站里台青说的,对于一个台湾年轻人来说,如果想要在国际上站上互联网的舞台,相对的资源是比较缺乏的,没有中国大陆那样充沛。

    但是,在北京这里有非常多的机会和资源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你可以站在一个国际的舞台上服务这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让他们看见你的创意、看见你想做的事情。

北京创业公社的台湾驿站负责人郑博宇(中)与参访的台湾学生们合照!

    郑博宇表示,大陆为鼓励支持台湾青年创业创新,国台办先后在各地授牌成立了53个海峡两岸青年创业基地,和两岸青年就业创业示范点,目的就是希望两岸青年在这些基地,和示范点里相互鼓励形成优势资源互补,开拓事业发展空间。

    他强调,台湾创客驿站扮演的是纽带、桥梁的角色,就是要让台青迅速打入大陆市场、接地气”。之前台湾驿站入驻的创业团队大多提供服务类型产品,而他为了要让更多台青创作的实体商品能先行到大陆展示,也在台湾驿站内提供展柜,放上还没到大陆真正落地的创作商品,并摆置创作者的名片在旁,只要有人对于产品有兴趣,就能够马上连络到创作者,属于线下体验店的概念。

    郑博宇说,除创业的台青之外,在北京就业、学习、实习的台湾学生也能够来到驿站认识、接触创业团队;而台湾驿站更不时举办线下的交流活动,透过互动激荡创新想法。由于中关村附近学校众多,也逐渐让台湾驿站成为在北京的台湾青年一个新据点。

    作为台湾创客驿站的推广大使和负责人,郑博宇特别向台湾青人招手,他介绍说:来自台湾的创业团队,到北京『台湾创客驿站』能够享受到三个月完全免费的服务,包括:提供创业咨询、创业导师对接,政策咨询、金融服务等,全方位助力初创团队迈向成功。

斯图特集团总经理陈圣旻。

    陈圣旻前进大陆

    发展民生产业

    来自台湾的斯图特集团总经理陈圣旻,在亲身走过大陆几个城市后认为,这里的政治与经济都相对比台湾稳定,加上市场够大,“与长辈给的信息大大不同!”是陈圣旻愿意前进大陆的最大原因。

    1994年出生的陈圣旻,去年才从高雄义守大学毕业,他说,16岁还在念高中时与一群朋友通过大陆的淘宝,直接向工厂拿货,在台湾当盘商,鞋子衣服都卖,业绩非常好,后来因淘宝进入台湾市场,朋友们拆伙各自发展,不过人生第一桶金已经到手,加上长辈指引方向,3年前还在念大学时,已在高雄市创业。

    陈圣旻的母亲从事与纺织相关的产业,耳濡目染下,他独资成立的斯图特集团运营项目就是纺织的先进制造,包括材料及设备制程上的提升。

    陈圣旻说,在台湾如果告诉长辈,想到大陆发展,很多人会说这里市场不稳定、政治不稳定,不过他在台湾总公司成立后第一年就进到大陆考察,走访很多城市,考虑了两年多,决定投入资本与人才,最主要原因是“市场广大、政治稳定、经济比台湾发达”,对发展民生产业有很大的利基点。

    斯图特集团目前在福建泉州、天津及北京都有设据点,而且都落户在青创园区、孵化器。他说,大陆的孵化器发展非常稳定,真正可以带动年轻人创业发展,因为创业者一定是经验不足,不知道客户在哪里,有孵化器带着你去找到客户、对接政策,发展就更容易上轨道。

    谈到与创业公社的机缘,陈圣旻说,是透过参加两岸青年创业比赛,以纺织的先进制造项目参赛,走访了几间创业孵化器公司,也因此结识了创业公社港澳台及国际事业部总监郑博宇。陈圣旻认为,这里提供给台湾创业者最重要的不一定是资金,而是政策的协助与市场的引导,不少过来的台青初期会不知道该与哪些单位沟通,而创业公社给了创业者很稳定的政策辅导,并且会协助与大陆政府单位沟通,申请的补贴与协助都很完整,“孵化器为创业者带来最大的效益,就是政策的对接,这才是我们在意的。”

    陈圣旻说,如果只在台湾发展,市场会受局限,到大陆有办法接收到许多新知识以及全球化的概念;台青过来大陆发展,一定要注意这里的人文环境与台湾大大不同,“不能把台湾那一套带过来!”他特别强调,大陆市场非常竞争,改变也非常快,进步的速度超乎想象,所以在市场的构思与布局都是需要非常小心。

    相较于台北市的光华商场,对北京的中关村观感如何?陈圣旻说,中关村是个物联网及硬件技术上都非常成熟的地方,包含人才的召集、政策上的扶持,都比台北光华商场好太多,这里汇聚了太多优秀的人才,“找到好人才,才能带动公司产品研发上的提升。”

    “对我而言,人生最大意义是在创造自己的成就感。”陈圣旻说,在大陆还不满一年,但整体运营状况比台湾公司成立第一年时好太多,他已经规划公司在大陆的下一步要往文创民生类产品发展,“因为这里市场太大了!”

青亭网编辑王普。

    青亭网致力VR/AR产业行业报导

    在创业公社内有个“中关村虚拟现实加速器实验基地”,“青亭网”就位在其中,它是大陆领先的VRAR垂直媒体,虽然VRAR短时间内还无法超越手机游戏的规模,但在这里工作的编辑王普,仍然很有信心的说,“5到10年内肯定会有大爆发!”

    为何取名“青亭网”?王普说,“青”代表是青年,而“亭”自古以来就是人们茶余饭后休息聊天的地方,也是交流信息的地方,“青亭网”是专注VRAR行业的媒体平台,更是年轻人交流的平台。

    “青亭网”成立于16年,目前员工将近20人。王普说,“青亭网”特别关注产业链的报导,过去关注B端,近期来也加入C端市场,包括消费者的行为,喜欢什么,以及对VRAR使用后的感受。

    王普的主要工作是内容产出,要去体验VRAR等设备,以文章方式来呈现,包括好不好玩?好玩在哪?与其它游戏有什么区分?还有了解产业链目前的最新状况。王普说,自己从小对VRAR的游戏就很有兴趣,他认为VR与AR短期来看虽然没有很大的涨幅,但未来5到10年,很可能会大爆发,会有明显的突破。

    王普说,在台湾VRAR的发展前景非常好,像HTC就是来自台湾,而台湾本身的优势就很大,半导体产业本来就是台湾的优势,台北每年都有规模非常大的计算机展,未来VRAR绝对是新的趋势,如果有机会到台湾采访,一定会主动争取。

    王普虽然没到过台湾,但对台湾的印象非常好,在园区内也接触过很多来自台湾的参访团体,包括中学生也来这里体验过,“他们确实很兴奋,把我们整个体验区周边的办公人员都惊到了,尖叫声特别大!”

    在这里工作会不会更刺激出创意力道?王普说,接触了很多产业链的东西,如果对产业链了解,对整个行业就能更预测得到未来的发展,非常有正面帮助,目前来看,VRAR行业除了一些巨头在做,也有例如像“小派科技”的产品,在国外众筹平台通过了VR头显类新的进度,现在看了可能觉得不起眼,未来还是会有机会颠覆的。

    身处创业园区,有无自行创业的想法?王普承认,有想法但还需要再积累一些经验,他认为创业公社的优点是聚集了很多有想法的年轻人,或是包括很多的合作平台,都非常有创意,无论从创业或整个市场来看,都有一定规模。

    (资料来源:台湾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