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荣航空十七日“关键词”盘点
 
长荣空服员罢工历经17天落幕,创下台湾航空业史上罢工天数最长、参与空服员人数最多、取消航班数量最多、影响旅客人数最多、航空公司及旅行业者损失最高五项纪录。有台媒指出,此次突袭式罢工严重影响航空交通和旅客出行,劳方最早提出的8大诉求大多落空,资方也遭受严重营收损失,可谓劳方、资方和旅客“三输”。
 

▲长荣空服员罢工17天落幕,为旅行产业带来极大冲击。(资料照/记者林敬旻摄)

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6月20日下午发动长荣空服员罢工行动,劳资双方经3次正式协商、6次非正式协商后终于在7月6日达成共识,签订团体协约,宣告台湾长荣航空空服员罢工9日24时正式结束。自此,长荣空服员罢工历经17天终于落幕,影响超过27万名旅客、长荣营收亏损近28亿元(新台币,下同),同时冲击全台湾旅行产业收入。静宜大学观光学系副教授黄正聪推估罢工导致的全台观光产业营业损失为长荣40亿、旅行社20亿、入境业者32亿,合计共92亿。  

本次罢工创下台湾航空业史上罢工天数最长、参与空服员人数最多、取消航班数量最多、影响旅客人数最多、航空公司及旅行业者损失最高五项纪录。有台湾媒体指出,此次突袭式罢工严重影响航空交通和旅客出行,劳方最早提出的8大诉求大多落空,资方也遭受严重营收损失,可谓劳方、资方和旅客“三输”。 

“突袭式罢工”VS“罢工预告期” 

台湾长荣航空劳资协商6月20日下午于台北万丽酒店进行,因讨论第1项(关于日支费与禁搭便车条款)无法达成共识,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直接于会中宣布下午4时开始罢工

有空服员的航班报到时间在罢工前,但以乘客尚未登机等理由,在执勤途中擅离职守,是否该被界定为“旷工”在此后成为劳资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 

▲桃园机场因长荣空服员罢工,有滞留旅客在机场大厅打地铺休息。(图/记者赵永博摄) 

突然宣布罢工,让选择长荣航空出行的旅客及旅业都措手不及,行程临时取消,旅客被迫滞留机场大厅。创新旅行社董事长李奇岳面对长荣罢工称“不落幕一天,我们就痛苦一天”,他表示旅行业者跟消费者真的非常痛苦,他气愤表示,罢工预告期真的相当重要,这已经不是多少人会受到波及了,罢工预告期已经跟蔡当局呼吁3年了,讲到现在,毫无改善,台“劳动部”真的可恶至极。业界纷纷呼吁台当局出面处理,针对特殊行业如交通运输事业等,未来思考调整相关机制,如订定罢工预告期,且至少有15天,以防止突袭式罢工。 

台“劳动部长”VS“罢工部长” 

▲长荣空服员罢工第三天晚上,台湾“劳动部长”许铭春前往慰问。有批评者则表示,她更该关心在机场辛苦应变的人员,以及因罢工无法出行或回家的民众。(图/记者林敬旻摄) 

台“劳动部长”许铭春深夜探视罢工的长荣空服员引起其他员工不满,长荣航空关系企业工会23日在脸书社团发表声明,抗议许铭春对加班多日的地勤及承受压力的空勤组员置若罔闻。

22日是长荣空服员罢工的第3天,许铭春晚间准备宵夜到长荣航空运航大楼外关心罢工空服员,台“劳动部”另在脸书贴文,指出“罢工是很辛苦的事情,希望在场的空服员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对此,长荣航空关系企业工会在脸书发出声明,台“劳动部”实在不应无条件支持违法的行为。长荣航空关系企业工会尊重空服员罢工的权利,但以许铭春的高度,应该是关怀所有在劳动产业兢兢业业工作的劳工,而非专注在单一劳工身上,许铭春应为全台劳工发声,不是成为“罢工部长”或“空服部长”。 

针对罢工争议,律师蔡瑞麟也在脸书发文质疑罢工合法性,并指台湾劳动部门一直误会讨好工会是部门的本职,而忽略劳动部门真正的本职是“依法行政”,一味的讨好,只是溺爱。

“聚人心”VS“夺三宝” 

▲长荣航空发言人陈耀铭向罢工中的机组员喊话:“大家都是一家人,孩子们快点回家吧!”希望能回到谈判桌上来协商,寻求共识尽快让罢工落幕。(图/记者季相儒摄)

台湾长荣航空空服员罢工一度陷入持久战,资方与劳方在罢工现场分别出招,争取罢工空服员人心与三宝(员工证、护照及台胞证)。劳方有粉红色气球升空,上头写者“反威权”等字样,与长荣资方所升空的绿色气球写着“回家吧”的话语做出呼应。

长荣资方7月4日晚间在南崁总部,以录音并设置音响广播,“空服员拿回三宝困难重重…让我们协助你取回三宝”等话语,表示如果罢工的空服员想复飞,公司就会进行协助报案,报案完成后,最快第二天就能拿到新护照、回公司排班。

▲桃职工会表示最后三宝实际数量为2060件。(图/记者蔡玟君摄)

一名罢工的长荣空服员在罢工期间想要取回三宝,回去工作,却因为拿不到申请号码牌,当场哽咽落泪。对此,空服员工会干部表示,会员提出领取三宝后,需要经过登记、叫号、约定时间地点交付等流程,约需要2个工作天,绝对没有阻止会员领三宝的情况。然而在罢工结束后首日,工会归还“三宝”变得超效率,2天变1分钟内。 

 

▲(图/读者提供、翻摄画面,来源:东森新闻云)

“高大上形象”VS“微利产业” 

长荣航空历年获利、股东红利及年终奖金一览表。(图/长荣航空提供)

长荣航空6月27日晚间表示,去年公司营收虽然将近1356亿元(新台币,下同),但去年获利仅65亿元、获利率不到5%,为高成本、低利润、高风险的“微利”产业,禁不起罢工持续冲击公司营运。  

依据长荣航空内部统计,公司原始股东经过30年的减资及增资,一共投入682亿,而投资报酬率仅0.178%;依据年报观察,长荣航空成立30年以来,每年平均获利仅5亿元,为高成本、低利润、高风险的“微利”产业。 

长荣航空主管指出,过去在高油价的成本压力下营运不易,公司在过去四年才有稳定获利,自2015年至2018年获利35亿至65亿元不等,相较高额的成本及资本支出,去年获利率不到5%。 

“权益之争”VS“赔钱官司” 

罢工结束时,空服员争取到的飞安奖金,估计每名空服员1年可多3万多元(新台币,下同),但2019年年终奖恐拿不到,加上罢工期间没有薪资,恐少掉近10万元所得。此外,长荣企业员工在罢工当日发函,要求长荣支付罢工期间出勤的地勤每日5000元津贴。

图: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23日向受影响的旅客致歉\台湾“中央社”

30日,台湾旅行商业同业公会全联会理事长萧博仁名义发出一则声明指,6月20日长荣空服员罢工启动以来,全台旅行社代垫住宿等衍生费用已达数亿元,严重影响行业经营;该团体希望长荣航空经营者对内部管理负责,也质疑台当局对于罢工的态度及积极协商的能力。 

台湾旅行公会全联会理事长萧博仁表示,这样的事情真的非常不爽,劳资纠纷就纠纷,但现在已经影响到社会大众、旅行社的生存权益了,“旅行社不像航空公司有700亿资金”,现在各家旅行社都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萧博仁说,民众已对长荣有不好的观感了,旅行社也将许多旅客航班改航班,现在这样是两败俱伤,“我相信长荣今年不只不会赚钱,还会亏损”。 

萧博仁痛斥台当局“完全没有作为,真的是不及格!”这样的罢工行动,旅行社及旅客绝对是最大损伤,当局应保障社会安定,维持民众安定,现在不只是2000名长荣劳工权益受损,几十万名的旅客、10万多名的旅行业者劳工也都受损。

▲桃园机场因长荣空服员罢工,导致许多航班取消。(图/记者赵永博摄) 

长荣航空统计,空服员罢工对公司造成的营收损失,还未计算对旅客的赔偿,至今已超过30亿元,且因航班还未全部恢复,营收总损失还会再增加。 

受这次罢工影响旅行团有1301团、3万零89人,已经各旅行社协助办理签转航班、转团或取消出团事宜,并对延误返台旅客妥善照料及安排其他航班返台。有关旅行业反映罢工损害补偿部分,长荣航空与相关公会及业者协商,双方将妥善处理。旅行公会表示,长荣5日完成业者首波赔付,已拨款5家旅行社。针对散客部分,长荣航空已于网站公布,航班延误6小时以上所衍生之必要食宿或交通等相关费用,在上限250美元之原则下给予合理补偿,旅客可将相关单据上传长荣航空官网专区提出申请。 

日前,台湾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发动长荣空服员罢工,长荣航空曾向法院提告工会违法,并求偿每天3400万元(新台币,下同)损失。罢工结束后长荣航空表示,提告工会干部的求偿立场不变。若以长荣航空提出每天求偿3400万元计算,至7月6日17天共将求偿5.78亿元,如果计算至7月9日,20天的金额会更多。长荣航空公司坚持对空服员工会提告,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8日发布声明,指长荣航空至今仍然不愿对工会放下歧见,工会也不会妥协,将筹组律师团,全面应战。 

“维权者”VS“霸凌者” 

▲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干部郭芷嫣放话霸凌其他未到场罢工的同仁,还扬言在机师餐里头“加料”,被公司免职。(图/记者李毓康摄) 

▲郭芷嫣亦是2019年“外籍旅客要求空服员协助如厕”事件的受辱空服员当事人,长荣航空发言人柯金成曾因此事件带领一级主管鞠躬道歉。(图/ETtoday新闻云 记者林敬旻摄)

郭芷嫣是空服员工会重要的干部,日前顶着大太阳陪其他空姐在长荣公司前喊话,后来在私人社群放话“电爆落跑的空服员”、“还要在不挺罢工的机师餐点加料”,7月11日被公司祭出免职处分。

针对放话风波,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第一时间跳出来护航,称郭芷嫣头像遭冒用,涉及霸凌言论非郭本人所言表示,结果网络舆论持续延烧,逼着郭芷嫣隔天深夜透过桃空职工发表声明,承认网络截图是她本人所言,工会也赶紧改口,对于第一时间未说明清楚,向社会鞠躬道歉。

据了解,郭芷嫣在LINE群组中以“我一定电啊,我们在外面晒17天,争取到的他们都有欸”、“不电落跑的电谁”、“中途跳船的,电爆”等字眼,扬言霸凌未曾参与罢工或中途结束罢工之同仁,致使其他工作同仁心生畏惧,深怕于工作时遭郭姓空服员或认同其想法之人给予不利对待或人身侵害。

“空姐归队”VS“空哥上线” 

长荣空服员10日归队上班

▲长荣航空鼓励内部地勤转任空服员,最快今年底上线。(图/ETtoday新闻云资料照)

长荣航空长期以来只招收女性空服员。更有极度强调传统女性性别气质的要求。台湾空服员的筛选以及训练,多要求是苗条、甜美、乐于服务、温柔的女性。

长荣航空总经理孙嘉明6月24日在股东会后表示,长荣今年将首度招募男性空服员,规划招募200余名空服员,先从内部地勤人员招考。

“秋后算账条款”VS“猪脚面线” 

▲长荣航空10日员工餐吃猪脚面线、圆圆满满烤五谷鲜蔬莴苣饭。在台湾地区,吃猪脚面线有“踢走霉运”的寓意。(图/读者提供)

工会提出“秋后算帐条款”,长荣航空公司同意尊重工会在罢工中合乎法律的言行,不会对于参与罢工的基层会员有任何惩处。27位空服员旷职惩处案中,会暂以空班取代旷职,并成立调查委员会。罢工期间出勤员工,可申请员工优待机票;罢工结束后2个月内另行召开会议讨论,依员工出勤贡献度及辛劳度和公司营运状况,渐进式恢复优待机票;参加罢工员工于罢工结束后一个月先恢复联航(非长荣及立荣)之优待机票使用。

空服员罢工10日正式落幕,组员陆续重回工作岗位,长荣航空也陆续安排组员分批与总经理、董事长等高阶主管进行内部沟通会议,加强交流。有长荣员工透露,10日中午的员工餐的主餐为“面面圆满蹄”、“圆圆满满烤五谷鲜蔬莴苣饭”,认为公司有刻意改名字,要欢迎组员回家。

内容综合整理自《中时电子报》、“中央社”、《东森新闻云》等台湾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