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商情 分类商机 热点区域 热点观察 经济时评 走进台商 企业采风 焦点人物 财富话题 政策法规 招商 专题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台商

企业下市引爆台湾人的财富危机

2007-09-06 13:18:53   华夏经纬网

关键词:

    回首十年,台湾资本市场的发展明显落后于亚洲四小龙。两岸投资限制导致企业下市出走、外资进驻捡便宜、金融人才与市场流失,原来台湾人可以享有的财富,不断输出。原本生气蓬勃的台湾资本市场,正在面临空洞化的危机。

    台湾股市创下六年新高,令许多人雀跃不已。但是,如果把时间拉长,跟十年前相比,台湾股市其实跌了两成,而且是亚洲四小龙中唯一衰退的市场。

    如果聚焦在成长的新加坡或香港市场,则可以发现许多“惊奇”!

    今年才在香港上市的精熙国际,是来自台湾的投资。它在年初上市时,国际买家抢着要,提供的资金超过精熙所需的二一七倍。生产电子零组件的精熙,在台湾的母公司是佳能与亚光,如果他们没有把精熙送到香港上市,精熙在香港股市的二十几亿港币市值,应该是台湾投资人享有。

    大家更耳熟能详的,是去年初从台湾鸿海切割到香港上市的富士康。今年,富士康股价上涨超过一○○%。理论上,原来富士康的业务是百分之百由鸿海所有。但现在鸿海只持股不到七五%,所以,部份鸿海的股东原可以享有的收益,现在落在别人的口袋里。“你的利益是受到损害的,”JF资产管理行政总裁许立庆强调。

    收获被国际投资人抢走

    像这样,台湾企业辛苦造就的财富,正不断输出。截至今年十一月底,已经超过四十五家台湾企业在香港主板或创业板上市。“过去他们创业时,是我们台湾人在担风险。现在他们赚钱了,收获被国际投资人抢走,”一名金管会官员既不平又无奈:“有什么办法?台湾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相对于出走、到海外上市,还有一群企业在股市悄悄消失。今年以来,台湾股市已经、或已确定将于明年下市的企业超过十五家。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加快成长。

    除了下市,透过公开市场发行新股与增资的承销案件与金额也在急冻。今年公开申购金额恐怕不到一百亿,连台股高峰期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最近,欧、美、亚多国股市纷纷重回二○○○年的高点,甚至创下历史新高,惟独台股黯然。

    亚洲四小龙中,原本最活跃的台湾,现在的上市公司家数最少。

    “现在很难经营!”华顿投信董事长魏启林说,台湾的市场在萎缩,还要常常跟投资人解释,为什么台湾不涨。
 
    台湾资本市场逆全球趋势而行,是股市、还是企业出了什么问题?

    十一月下旬,国际私募股权基金凯雷(Carlyle,又译为卡莱尔)宣布将收购台湾上市企业日月光,一举引爆相关议题,臆测纷至沓来。

    国际券商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报告单刀直入指出,日月光不是典型的私募股权基金融资并购标的,背后有复杂的成因与考虑。

    一般而言,私募股权基金偏好购买因为一时经营不善、管理或大环境出问题,而使得股价被低估、但是基本面好、有稳定现金流量的企业。接着,私募股权基金再请专家将营运、财务等结构重整,以高价卖出。如果扣掉借来的资金,私募股权基金的平均年报酬,通常在二五%~三○%之间。

    但是日月光经营阶层不会改变,董事长张虔生与家族持股也不会出脱,与一般交易不同。

@pages@

    台湾企业的经营困境

    摩根士丹利的报告,点出了台湾企业的经营困境:

    首先,全球化正为企业界带来另一波冲击。

    从上一波不景气中休养生息后,各行各业都在整并。《华尔街日报》报导,今年全球并购金额,会刷新世界纪录。未来十年,台湾企业最重要的课题就是如何面对并购,众达国际法律事务所律师黄日灿说,“企业要开创汉唐盛世,就要有汉唐格局。”

    台湾企业当然不会置身事外。日月光事件前后几天,全球第一的台湾手机零组件业者绿点,宣布要卖给专业代工业者捷普,生产OLED的铼宝要卖给韩国Kolon。稍早,另一家生产OLED台湾公司悠景,也被私募股权基金曩括旗下;全球最大的数字相机厂普立尔,也被并入了鸿海。原因之一,都是要遥遥摆脱追在后面的竞争者。

    他们都不是经营不善的企业,却选择在台湾下市。“以前卖企业像卖祖产、卖儿子一样,是很丢脸的,”一名投资银行家发现,但是现在,经营愈来愈困难,既然有好价钱,如果能对员工和股东都有好交代,大家都不介意卖掉。

    有趣的是,私募股权基金是这一波整并的要角之一。

    一名投资银行家分析,今年以来,私募股权基金已经买下飞利浦与摩托罗拉的半导体部门。日月光虽是半导体测试封装的龙头老大,但是与第二名距离很近。凯雷与半导体业的绵密关系网,可以拓展日月光的业务,巩固龙头地位。

    前年,张虔生过六十岁生日时,就已经把未来十年日月光的营收成长计划都画好。“张虔生已经六十几岁了,希望在退休时有好的评价,让人家觉得他对台湾、对日月光有贡献,”一名接近张虔生的观察者说。

    但是,台商对中国投资的限制阻碍了他们的脚步。因为台湾企业投资大陆金额有净值比例的上限,五十亿以下的部份可投资四成,五十亿到一百亿的部份可投资三成,超过一百亿的部份只能投资两成。“全球化下要有全球分工,但是以台湾为中心的企业,反而被绑手绑脚,”宝来金融集团大中华区资本市场总经理黄齐元说。

    赚到钱的不是台湾投资人

    日月光事件也点出了企业对台湾股市不振,本益比低的无奈。

    学者出身的魏启林分析,日月光事件是很精密的财务工程。

    凯雷若以三十九元买下日月光股票,本益比仅约十倍。如果日月光下市后,改到比较蓬勃发展、本益比较高的股市重新上市,股价就会大幅上扬。此外,届时日月光还会因为摆脱对大陆的投资限制,基本面更好,而使股票更值钱。“把日月光股价被低估的原因统统解决,本益比变成三十倍都有可能!”一名私募股权基金业者指出。

    本益比变成三十倍,日月光的股价就会上百元。“但是赚到钱的不是台湾投资人,”魏启林感慨。

    这些论点都合情合理,对双方也都有好处,市场更给予正面评价。在日月光事件见报后,台湾股市、尤其是被外资点名可能被合并的公司股价一路直上,彷佛这是最好的解套。“大陆是一个很重要的竞技场,企业不可能被政策绑在台湾,私募股权基金提供了一个合法的管道,”一名高科技业总经理指出。

    然而,危机也在这里。如果台湾企业如法炮制以此为出路,不断下市、出走到海外上市,“台湾资本市场会有空洞化的危机!”许多券商警告,好的投资标的愈来愈少,股市不振,大家既不想来投资、也不想来上市。

    台商企业挟资金出走的需求,已经变成一种商机。

    在中国大陆,许多台商找上会计师询问海外上市的细节。勤业众信中国业务部主持会计师杜启尧发现,其中有六成,其实最好的上市地是在台湾。但是他们问的,却是香港或新加坡。

    在台湾,麦肯锡企管顾问公司的调查则发现,未来三年将有两百家公司想到香港上市,以规避投资中国大陆资金的限制。

    国际甚至已经把台商到海外上市当成一种国际认可的商品。今年,美国标准普尔公司为宝来投信发行中国收成指数,因为国际投资人愈来愈关心这些公司的表现。

    另外,还有顾问公司专门帮台商在维京群岛等免税天堂设海外的纸上公司,用各种合法与不合法的方法把资金调到中国大陆。

    一名从事这项工作的业者指出,现在即使是中小型台商也懂得利用这种方法,躲过台湾投审会的法眼,从台湾银行业的国际金融业务分行(OBU)把钱汇到大陆去。

    产业与资金出走,留在台湾的金融业也遭殃。

@pages@

    产业出走,金融业跟着遭殃

    同样因为两岸问题,台湾金融业无法随着台商的需要,到中国大陆为他们提供服务。连素无文化、血脉渊源的苏格兰皇家银行都已经在北京有一百名员工,公司得租下飞机接送员工往返英国与中国,台湾的银行却只能在对岸成立办事处打听消息。

    这些被关在台湾的金融业,营运绩效每下愈况。由于台湾的投资机会有限、资金又无法大举汇到大陆,企业不愿在台湾筹资或借钱,金融业的商机不断流失。台湾银行业今年上半年的资产报酬率与股东权益报酬率只有○.一三%与二.一二%。在美国,这两个数字分别是一.三一%与一五.六八%。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的市场不断成长,吸走了台湾金融业的客户后,也吸走了台湾金融人才,为外商或中国金融业效命。

    中国的市场与挑战深深吸引他们。在一场餐会中,觥筹交错间,一名为外商金融机构在中国开拓市场的总经理被问到:“想不想回台湾发展?”

    “呃,”他显然感到错愕而停顿:“我退休时会想回台湾。”

    相对地,留在台湾的人就失去了去练兵的机会。

    台湾金融业坐困愁城,外商金融机构积极进攻。今年以来,已经有七家银行确定、公布有外商金融机构入股,台面下,还有五、六家本国银行在与外资积极谈入股条件。

    因为台湾银行无法为台商服务,但是外商银行在中国大陆都已经布点,中国大陆也即将在今年底开放外商全面进入金融市场。外商银行买下台湾银行的股权,就等于买下台湾银行的台商客户与会说中文的人才,让他们驰骋中国市场。“很多人说,与其训练中国的银行行员,不如把台湾的人才调过去,”复华金控董事长颜庆章在一场高峰会中说。

    这一切都为台湾人民与整体经济带来莫大冲击。

    企业带走的资金,很难回头。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陈丽瑛在与大陆台商访谈时发现,台商多半不愿把在海外赚到的钱汇回台湾,以免需要时又汇不出去。

    资金一走,再难回头

    更不用说,许多地方政府都派了人在台商企业监视财务运作,而且限制利润汇出,或要求他们不断在当地扩大投资。“政府再不注意,就要丧失企业的财务监控权了,”陈丽瑛激动地用食指比划。

    他们也影响了税收。勤业众信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郭雨萍分析,企业在营运、生产的地方,要缴所得税、营业税等相关税捐。如果公司在香港注册,也要在香港交税。

    另外,企业在海外的收益如果汇回来,根据最低税负制,要交所得税。现在,许多企业认为,如果把赚到的钱汇回台湾,会被课税,无法享有把营运总部设在台湾的优惠,自然不愿汇钱回来,政府也收不到这些税。

    企业无法善用台湾钱,民众留在台湾的钱,很难增值。台湾的闲置资金充斥,利率上不来,人们存在银行的钱,一年期定存利率都不到二%,金管会甚至考虑,要办研讨会讨论该怎么办。

    如果好企业持续下市、出走,大家也无法在股市赚到钱。更严重的是,台湾闻名于世的科技股聚落可能消失。富邦金控总经理龚天行在五、六年前对来访的欧洲记者描绘远景:台湾会成为全球投资中国的中心,要找在大陆成功的企业、电子业,就来台湾。“但是这个远景始终没有实现,”龚天行担心,这个地位会被香港抢走。

    影响所及,民众的资金也加速外移。一名专为富人理财的私人银行家还发现,愈来愈多客户是企业,因为把钱放在海外报酬比较好。

    根据央行统计,今年第三季,台湾居民对外证券投资净流出超过一二○亿美元,为历年单季次高。

    一名自称月光族的上班族,为了强迫自己储蓄,每个月定期定额购买五千元海外基金,而不是存在台湾的银行,或是买本土基金。“钱很少也要海外布局啊!”这名上班族说,投信公司都是这样宣传。

    许多企业主管指出,世界是平的,要留住台湾的竞争力,只能把基本环境弄好,吸引大家,无法用强硬的方法管制,把大家关起来。“钱是没有国籍的,哪里有利润就到哪里去;人换国籍很容易,单枪匹马就去了;但如果企业换国籍,是很痛苦的,会连根拔起,”施振荣语重心长地说。

    当台湾企业纷纷连根拔起,带走技术、资金、人才与就会机会,台湾还剩下什么?

    来源:天下杂志第361期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频道检索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
·聚焦海峡两岸青年创业基地
·2017两岸经贸纪录
·雄安新区,新热点新机会!
·2016两岸经贸纪录
·盘点两岸经贸8年来有感合作
·台商如何掘金“十三五”
·2015年两岸经贸纪录
·聚焦两岸租税协议
·自贸区2.0:两岸经贸新引擎
·2014年两岸经贸纪录
 
频道精选
·台商如何在大陆设立企业
·2007两岸股市钱景大PK
·台商如何应对大陆退税调整
·香港,台湾的金融范本
·台湾遭遇“财富危机”
·台商在大陆享受哪些优惠?
·台商大陆投资的四大疑难
·两岸经济交流二十年
·2007年大陆惠台七"标的"
·2007年两岸经贸七宗"最"
·2007年岛内财经"七色"人物
·2007年台湾企业七种"风光"
·“台商回流”有戏么?
·大陆台商盼望两会利好
·两岸双向经贸近了?
  招商广场  
台商论剑
两岸商情 | 分类商机 | 热点区域 | 热点观察 | 经济时评 | 走进台商 | 企业采风 | 焦点人物 | 财富话题 | 政策法规 | 招商 |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