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 走近台商
谷歌台湾董事简立峰:大陆人工智能强势崛起后
华夏经纬网   2017-10-10 10:10:02   
字号:

    Google 台湾地区董事总经理简立峰博士 9 月 25 日在台湾中央研究院所主办的 人工智能跨域领袖营 ,以“AI 科技的产业应用”为题所发表的演讲,记录如下:

    现在人工智能真的很热门,但这个领域并非突然出现,是由一连串的进步所积累而成。除了算法,通过移动设备以及云端服务,我们随时随地都在跟计算机互动,进而产生许多数据,奠定了基础。当然,这股热潮可能再过两三年后,会出现人工智能的泡沫,但就像网络泡沫一样,泡沫之后是更健康的发展,产业的方向永远是朝向更智能化的服务去走,所以发展人工智能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我在Google工作的这段期间,看到最理想的人工智能应用是垃圾邮件的过滤技术(Anti-spam),当初学术界非常多人在做研究,现在几乎没有了,因为问题已经被解决了,大家信箱打开很少有垃圾信件。但是这不意味着已经十分完美,将深度学习的技术应用上去之后,Gmail现在对垃圾邮件的过滤又更进步了,一千封信里面大概只有一封是垃圾邮件,这也说明了深度学习很有价值。

    深度学习是近年来学术界少数的重大突破,但是论文上的突破跟实际应用还有很大的差距。

    机器翻译这部分有个有趣的小故事,Google曾经推出跨语言搜索的服务,当时认为这很重要,因为使用者如果可以搜索到自己惯用语言以外的数据,不是更丰富、更完整吗?结果推出后发现需求很小,因为大家对看不懂的语言没有兴趣,放在搜索结果里面也是白费,最后这个服务就关掉了。所以有时候技术做不到,有时候技术即使做得到,市场却没有需求。

    Google训练了5000个工程师去学深度学习,然后每位工程师去找一个项目,就有5000个人工智能的项目,再给他们足够的计算资源和数据,但是这里面证实有用的不到10个,而且有用还不知道为什么有用,数据够多所以有用吗?没有数据就没用吗?

    AlphaGo因为有很多棋谱可以拿来训练,所以越练越厉害,但是如果AlphaGo突然“失忆”了呢?所以接下来,DeepMind团队在努力让AlphaGo可以不需要预备知识就能这么厉害。若能成功,那就是很大的突破了。

    我要强调的是,Google也不知道什么可以做得很好,所以才会训练大量的工程师去尝试,试成功的人就组成一个大概50人的顾问团,任何有需要的项目都可以找这个顾问团咨询,也许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或是知道怎么做可能比较好,这是目前Google的做法:

    大量尝试,积累经验。

    由那些“已经”在人工智能取得过成功经验的人,来提供其他刚开始的人一些建议。这不是由上而下的指导,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才是对的,但是经验的积累可以少犯一点错,将人工智能从学术科学开始转变成经验科学。

    亚洲的开源观念薄弱,其实连带导致软件产业的弱势,这从Android的发展就可以看得出来。在Win-Tel时代,Microsoft和Intel提早两年告诉台湾的工程师将来要怎么发展,工程师在两年前就开始做准备了,当然可以做得很好。

    但是到了Android时代,所有东西一开始就都是开源的,没有人告诉工程师要做什么,晚了整整两年,计算机已经卖不出去了,而手机的销量却越来越高,这才意识到原来所有的东西早就在网上了,只是自己没有察觉而已。

    现在人工智能也一样,TensorFlow这些工具早就开源在网络上,每个人都可以去用了,但是台湾有多少人真的去用了呢?全世界已经有一百万个项目在这个平台上,台湾却几乎还没开始,这次还要晚两年吗?但问题是开源是一个文化,需要从小建立,现在带领开发的人如果没有开源的观念,就很难接受开源,总觉得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要开放给别人用?却没有想到你不开源的结果不是保持领先而是继续落后。

    没有开源文化,再加上台湾是由上而下的领导,让这个情况变得更糟糕。Google扁平且由下而上的组织运作,让每个人都维持好奇心,会自己去发掘有趣的事情,尝试新的工具,建立新的项目。这是怎么办到的?要有的一个概念是找到人才让他们发挥,而不是找听命行事的员工。

    台湾的软件产业没办法突破,问题也就出在这里。硬件产业用阶层式的管理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硬件制造需要高度纪律,领导者不能自己下去做,而要做好管理工作。可是软件倒过来,最厉害的人要放在最基层,让最聪明的人用最厉害的方法去解决问题。DeepMind的创始人,就是自己写程序,Google三个机器翻译的科学家也是自己写程序。

    在软件的世界只有将军没有士兵,硬件的世界则是将军指挥士兵。

    所以台湾的人才是将军还是士兵呢?,但是问题在于,一个工程师即使在开源组织里面已经是一个大神,台湾的企业还是把他当小兵在用,台湾的组织让软件人才没有地位,他是被叫来做杂事的,但是从台湾企业到Google的工程师,报到后一个星期,就可以加入世界一流的团队。其实人才都在台湾企业,只是没被重用。

    这是组织架构的问题,像是台湾这样硬件做得很好的地区,软件很难成功,而软件做得很好的地区,硬件又总是做得稀稀疏疏。

    有人会问,Google一位OS团队的工程师是生物学博士,在自己的领域找不到工作,可是他从小就在开源组织里面是一位很有贡献的工程师、知名的大神,后来就进了Google。

    这当然也跟软件的教育方式有关,其实通过开源平台进行程序教育是积累成就感最快的方式,因为你要学生写程序当作业,写完也没人用,没有成就感,也不会想继续写程序,学了等于没学。但是换个方式,你要学生把写完的程序上传到开源平台去,写得好、写得有用的程序就会有很多人用,学生的成就感就有了,会更认真学习怎么写程序,更愿意在开源社群里面贡献,不但能力越来越强,而且这些人才也会被看见。

    所以你还在问要去哪里找人才,而不知道有开源社群的存在?

    总结一下,这一次的人工智能发展,如果有大量数据,应该有机会成功,但是为什么会成功目前还不清楚。可以取得成功的工具目前已经开放在那里了,你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去用那些工具来尝试和学习,

    举一个例子,斯坦福的医学研究团队,不会写程序,直接用TensorFlow去学习识别医学图像来诊断乳癌,结果比人类还成功。所以有数据、有工具,你就不要问到底有没有用,先赶快去试了再说。老实说,这件事情并不难,你晚了,机会马上就是别人拿走了。

    最难的常常不是开始,而是最后一里路。以自动驾驶汽车为例,一年死于车祸的人有一百万人,可是只要自动驾驶汽车撞死一个人,可能就再也没有人敢用。这当然牵涉到法规、保险制度的问题,所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也就是因为这些因素,最有可能先应用的场景是公交车专用道上的公交车,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地铁是没有人开车的,而在公交车专用道上也比较少有其他的干扰因素,所以公交车司机可能是首先失业的,也还好人数不多,冲击比较小一点。等到大家渐渐习惯了路上的车也没有人开,下一步才有可能接受自动驾驶汽车的上路,这些发展不会是一步到位的。

    技术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创投对人工智能的投资其实已经接近结束了。

    投资的最高峰是在2014年的9.72亿美元,有116笔交易,Google收购DeepMind就发生在这一年。不只是投资的结束,世界上的领先与落后也越来越小,以前Google和HTC合作制作手机,领先市场将近三年,你可以发现Nokia那些都没有赶上。但是现在Google在做VR,大家都在做VR,

    为什么?其实对创投来说,这是很艰难的时代,因为过去你还可以去读学术论文,知道未来会怎么发展,然后去投资最有机会的领域。但是现在学术研究到产业应用几乎相差无几。以自动驾驶汽车为例,大家的发展都差不多,甚至你会发现现在硅谷在用的一些技术连有没有用都还不清楚。毕竟,谁都不晓得会不会突然发现自动驾驶只是一个泡沫?

    Google的创投去学校里面翻箱倒柜的找,却找不到除了热门领域以外还有谁在研究什么而且获得很明确的成果,简单来说就是找不到投资标的。

    那能怎么办呢?等到又发展出新方向了,这个困境才能解决,不然现在不管是学术界或是产业界,都已经被掏空了。

    人工智能的发展没有一蹴可及的,过去要先有Cloud first,然后才有Mobile first,现在才能做到AI first。

    Google翻译也不完全都是人工智能,其实更有效的是“工人智能”,如果机器翻得不好,那就人来翻译,反正你也不知道后面是人还是机器,但是练着练着,机器就越来越厉害了,18年的进步可以很巨大。垃圾邮件的过滤也是这样,最有效的是使用者的检举。

    这其实是台湾的弱势,过去没有成功的云端服务和移动化服务,现在要进入人工智能的发展,本来就先天不足了,尤其是那些基于大量消费者数据的发展,台湾更是毫无优势可言,像是电商的人工智能。所以先盘点一下自己的强项,像是医学图像、像是通过无人机取得图像数据之后的应用,可能就是台湾的优势。

    像是HTC在手机的领域上失利了,但这并不只是台湾一家的问题,同样的问题早就出现在日本、欧洲等市场,Nokia、Motorola、Sony都比台湾更早垮下来。

    为什么呢?因为过去硬件产业分工很细,有消费性电子、通信产业,但是现在都整合在手机,以前有相机负责拍照,现在用手机,以前有计算机,现在很多事情手机就可以做了,但是相对来说相机和计算机都做不到手机能做的事情。以前这些领域加起来可能好几百个品牌,但是现在整合成手机之后可能十个品牌就太多了。不是这些品牌做得不好,而是整合之后他们不再有办法处于主导地位。

    你以为手机品牌就很好吗,像是Facebook、微信,你真正要的是网络服务而不是手机,所以网络服务公司在三、五年后会免费送手机给你,让你可以更流畅的使用他们的服务,Amazon的Kindle就是很好的例子,用成本价甚至赔本卖你电子书阅读器,但是让你在上面消费来赚钱,Kindle消费者每年消费可达1450美元以上。

    过去全世界有一千家品牌,台湾有五个代工厂,你还可以挑客户、谈价格,赚得到钱。但是现在手机的世界,全世界五个品牌、五个代工厂,你能怎么做?

    所以现在的手机是拿来打电话的吗?早就不是了。接下来,手机就是一台人工智能的超级计算机,而继续发展下去,这个设备也不叫做手机了,而是一个个人助理,是你的复制品,甚至比你还了解你自己。

    整合到最后,未来的品牌只会来自两个地方:中国大陆和美国,未来是一个大国崛起的时代。

    Google现在的翻译App已经很厉害了,用手机的镜头拍到什么就翻译成中文,只是大概会有两秒钟的延迟,但这两秒的延迟很明显,导致很少人用,因为你如果拿来看日本电视,你就会发现那种延迟是不能接受的。可是等到5G的应用开始之后,那两秒钟的延迟就会消失,变成实时翻译,这也才是真正进入人工智能应用的时代,5G的发展是台湾的机会。

    以后你的手机不是电话,是你养出来的人工智能,你的行为一直在让它变聪明,你越用,它就越聪明。当然,随之而来的也就是隐私权的问题了。

    因为隐私权的问题,所以许多的事情不会是在云端进行,而是在手机上做,像是指纹识别、人脸识别,你如果上传到云端去,那多危险啊!中国大陆现在有很多手机就是这样做的,问题是一旦你的指纹或脸部特征被偷走,你这个人就等于被复制了,所以法律会去要求这些识别要在手机上进行。

    但是在手机上做,指纹识别和其他的App共享同一个处理器也不安全,很容易破解,所以这时候针对隐私权的安全问题,就会有特别的处理器来进行运算,其他的程序都不能用这个处理器,以确保安全,手机上需要的处理器越来越多,安全需求所带来的半导体需求,就是台湾的机会。

    当然,有些服务是要在云端进行的,尤其是那些需要庞大数据进行运算与训练的服务,所以对于服务器的需求也会快速增加,人工智能的服务器跟过去的服务器是截然不同的架构,人工智能的发展越来越成熟,对于服务器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多,这同样也是台湾的机会。

    所以简单来说,台积电和那些能做人工智能所需要的服务器厂商都可以因此得利。

    除了这三个台湾原本就有的硬件制造优势以外,也分享三个很重要的趋势。

    的确,现在用的人不多,测试的市场范围还小,语音识别也只对那些字正腔圆的人有利,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语音助理一定会普及,甚至不只改变电商,也会取代搜索引擎。

    现在的计算机代工厂,接下来要开始为汽车厂服务。汽车很贵,对零组件的要求很高,所以跟计算机相比市场比较小,毛利也比较高。接下来汽车越来越智能化,会变成最大、最贵的计算机,但是不同的是汽车品牌上百个,计算机的品牌只剩六、七个,所以台湾的代工企业将来有上百个客户,但是每一个的量都不大,代工模式要变成少量、多样、高毛利,有很多新的芯片需求会出现,新的镜头需求会出现。

    德国的汽车厂就非常恐惧,因为过去他们的优势在未来都不再是优势了。德国有很棒的引擎,未来的电动车是用马达和电池,过去开车的人很在乎操控性,但未来是自动驾驶。当一台汽车的重点是计算机和软件,制造一台汽车就变成了装潢产业,过去在手机上看到的垂直整合,将会在汽车上再看到一次,所以电子、机械和信息等专业需要重新整合,才能应付将来的需求。

    这也是一个整合的领域,无人机要看成会飞行的机器人,应用已经超过几万种了。在消防领域,很严重的森林大火,为什么没人伤亡,因为无人机可以告诉消防员怎么逃。在牧场,现在赶羊不是牛仔骑着马去赶牧羊犬赶羊,而是牛仔遥控无人机赶牧羊犬去赶羊,马失业了。

    日本其实已经放弃半导体产业,连最后一家东芝也卖掉了,有的人觉得接下来韩国和台湾地区的半导体产业也会被中国大陆取代,但我的看法是台湾地区会继续帮中国大陆和美国代工,韩国则没有这个机会。

    台湾的软件的确不强,但是App的人才却是世界第九,跟印度差不多,只是因为市场小,赚到的钱很少,大多是免费的工具类App,没办法做服务型可收费的App。所以有能力、有技术,但是要赚到钱有困难。

    台湾地区位在东亚的中心点,过去服务日本,后来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接下来可以赚东南亚的钱,绕了一圈只要肯出去都有钱赚,这是其他竞争对手都没有的巨大优势,所以很重要的就是让自己有移动的能力,包括地理上的移动,不一定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光是台湾周遭就有很多机会。还有就是领域上的移动,也不需要大幅改变,像是原本做软件的人,可以稍微转去跟做IC的人合作,就会多出很多机会来。

    有人问,台湾将来除了做人工智能,其他还能做什么?其实就算过去三十年,也不是每个人都去台积电,只有五万人而已。所以可能在人工智能的时代,也只有五万人会在这个产业,那其他人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呢?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我的建议是这样:

    如果你家有两个小孩,一个出去外面赚钱然后把钱寄回来,因为现在机会好得不得了,对台湾的人才需求很高,另一个则留在家里,把家里照顾好,把土地照顾好,让出去打拼的人可以安心出去,并且想要回来。

    全部都留在台湾发展是不对的,因为现在一个出去工作的人影响力是留下来的人三倍,就连企业都出去了,因为机会在外面,台积电去了南京,鸿海去了日本、美国,有不少人就会因此得利。

    那其他人要做什么呢?我称为“安心产业”,那些不想走的人,要跟这块土地紧密的绑在一起,产生信赖感。台湾是很有信赖感的地方,有很好的医疗、很好的食品、很好的农业,这些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会吸引那些出去的人回来。

附:简立峰简介

简立峰,Google台湾工程研究所所长。他拥有台湾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也被誉为“中文搜索第一人”。曾任台湾中央研究院信息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同时任台湾大学、台湾交通大学教授。1995年,第一个在SIGIR上发表了中文搜索的论文并获SIGIR奖项;2006年初,加入Google并组建台湾研究所。据百度百科

来源:搜狐科技

 

责任编辑:李欣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台商林璟均登陆十年:台青在大陆创业要接地气
·台商周进财献血“状元”:用大爱书写传奇人生
·台商吴正雄:台湾青年来大陆创业要有个好心态
·台商林重文登陆做保险代理:从零开始连年翻倍
·台湾诚品书店创始人之一廖美立:书店不只有文学
·一位耄耋台商的心愿:想“带路”两岸青年创业
·“台湾大叔”陈孟邦在平潭:市场在哪就去哪!
·台商吴秉豪:台湾青年登陆创业“不要怕失败”
·台湾新竹90后青年杨宗保:在平潭寻到奋斗目标
·欲带路两岸青年创业——台商李瑞河的耄耋之愿
·台商二代龚俊维继承父辈衣钵:追逐梦想再起航
·彰化刘炎修大陆圆梦:打造手工啤酒的连锁品牌
·从新竹跨海创业的邹浩源:与大陆结缘有点特别
·力翰科学副执行长张志荣:在大陆推广科普教育
热点观察
  更多
    尽管抗议不断,已完全执政的当局并不准备听民意所指。“核食”非吃不可?
    继旅业者之后上街抗争,台湾渔业“乱了”。咎其原因恐怕人为之祸才是乱源。
热门文章
 
支付宝里有这么多贷款平台 还到其它地方申请
阿里巴巴和腾讯被诉侵权 二维码专利争端再起
传统银行繁琐步骤该改进了 支付宝贷款真方便
天猫回应商家聚集为正常沟通 商家:阿里撒谎
胡润百富榜:许家印首次登顶中国首富
颐家山泉水厂投产 红瑞集团助力大健康生态发
深圳昆仑泌尿外科医院 落实加强科室医疗质量
两岸两会如今只能互相喊话了
资本贪欲毁了黄光裕黄金十四年
全球最大成人网站推出VR频道:身临其境小电
财富话题
  更多
“富二代”似乎即将成为中国家族企业沙场主角。然而调查显示很多富二代并不愿意接父辈的班。
·企业家应履行先富帮后富的责任
·企业家为什么这样红?
·中国两千多富豪财富力惊人
·胡润百富榜:许家印首次登顶中国首富
·首富过山车背后的“恒大模式”
·大陆人均财富排名升至全球第27
·揭秘超级富豪的家族办公室
经济时评
  更多
·台湾的“十九大症候群”
·以两岸融合式发展开创两岸关系新格局
·习近平给统一划红线 台当局听懂了没?
·“两岸一家亲”促进两岸同胞心灵契合
·从十九大报告看两岸关系前景
·积极促进两岸同胞情感融合心灵契合
·这五年两岸究竟发生了什么?
走近台商
  更多
·林宜娟:帮助台湾茶商们前进大陆的“两岸人
·台商登陆开办台式农场:三种模式打造休闲农
·台商余致和登陆五年:我是吃了两次"螃蟹"的
·台湾女子李黛艳:年轻人要到大陆来“闯一闯
·台商郭弘扬:在成都农家乐找到台湾“小确幸
·台湾“玉石夫妻档”故事:在大嶝小镇安居乐
·台湾创客高湘凯的自述:我与大陆伙伴一起创
台企风采
  更多
·郭台铭“飞鹰”下一步:抢攻美国医疗照护市
·HTC变卖手机业务 能否引发台湾企业理性思考
·台媒:宏达电2千员工确定带年资转职至Google
·HTC“变卖”手机业务 标志台手机产业彻底衰
·台湾HTC并购案惹担忧:“电子宝岛”风光何在
·除了富士康,台湾还有这些知名企业在大陆壮
·撕逼四年落幕 TCL与台湾友达光电达成全面和
台商论剑
两岸商情 | 分类商机 | 热点区域 | 热点观察 | 经济时评 | 走进台商 | 企业采风 | 焦点人物 | 财富话题 | 政策法规 | 招商 | 专题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