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湾 -> 深度报道 -> 人物

 


谢长廷身边也有童子军 小跟班林耀文出列

10/30/2007/15:12
华夏经纬网

        
 
忧愤成疾戏码,林耀文想的。
 
全台最年轻的政务官林耀文,是谢长廷倚重幕僚。
过去,陈水扁有爱将马永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马永成之令“如朕亲临”;今日,林耀文在谢长廷身边,便是下一个“马永成”。

  忧愤成疾戏码 林耀文想的

  忧愤成疾出自三国演义,之前以为是谢长廷算出来的,其实不是,是他身边的三十出头的跟班林耀文,他不是因为长得像赵建铭,是因为他对谢长廷忠心。不去参加全代会、上演忧愤成疾戏码的,就是林耀文的主意!...
  
  “到底谁才是民进党‘总统’参选人?”是目前外界对陈水扁抢了正牌参选人谢长廷锋芒的质疑与奚落。外有风头犹健的现任“总统”,内有摆不平的派系心结,谢长廷选“总统”,最大的敌人俨然是党内自己人。 

  不过,谢长廷并非坐以待毙之人,事实上,他正运用着自己的部队,企图从中心箍起这个各立山头、各有盘算的选举团队。 

  想要看懂谢长廷的选战布局,则必须从一个人的摆放位置看起,前“行政院长”办公室主任-林耀文,一位年仅三十出头的年轻人。 

  这个人真的如此重要? 

  这么说好了,前一阵子民进党全代会,因“正常国家决议文”争议引发党内轩然大波,谢长廷演出“忧愤成疾”戏码并未出席。对于谢长廷此番决议操作,所谓民进党选战“策略小组”的那些“大人们”,上至陈水扁、“行政院长”张俊雄,“行政院副院长”邱义仁、新系大老吴乃仁…,各个面面相觑,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可其实这一切幕后由林耀文一手策划,翻转局面。 

  解密“忧愤成疾”事件 

  整件事情,必须从谢长廷苗栗之行说起。谢长廷先前去了趟苗栗,晚上八点多,苗栗部分地区没有路灯,暗摸摸的,谢走在草地上,虽然草上铺着石板块,可他偏偏一脚踩进石板块间的软泥洼地,脚一拐,当时以为没事。隔天起床,觉得脚很痛,但执行副总干事李应元非要他出席台商大会不可,谢长廷也只有去了。 

  脚伤了就不要乱动,但谢长廷想起隔两天全代会上有为他量身订做的大型造势,怕走起路来“难看”,于是要老婆游芳枝陪着去“练走”,在他家附近的斜坡路上来回走了十遍,不走还好,一练就练到脚发炎。 

  林耀文看着老板这样,又好气又好笑,随口念他:“都已经在痛了,还走!”

  谢回说:“歹看啦(难看),想说来练一下。” 

  林耀文因此察觉了谢长廷的心思,他认为,老板显然是非常在意“走路难看”。毕竟是全党第一次对“总统”参选人众星拱月的烘托,他这个主角走路一拐一拐地,确实光看画面气势就弱了。 

  于是,林耀文反问谢:“你真的觉得会成功吗?”果不期然,谢长廷不假思索地回答:“会啊!” 

  可林耀文跟他讲:“不会。”

  他对谢长廷分析,“与游锡堃势必因‘正常国家决议文’对决,虽然表决我们会赢,但媒体一定锁定冲突报导,那造势就不会成功了。”

  当下,林耀文便建议谢长廷,“干脆就不去了!” 

  谢长廷一听,直觉性地否决,“怎么可以这样呢?”

  林耀文接着再问:“你走得动吗?不然你走给我看看。”

  谢长廷无言以对,林耀文跟着讲:“好,你休息,我回去跟总干事(叶菊兰)商量,但解决阿布拉(游锡堃)的问题,长痛不如短痛。” 

  林耀文回去“商量”时,只有叶菊兰赞成,其他人都反对,经过不断说服,李应元也才转而支持。接着,谢长廷上演“忧愤成疾”戏码不出席全代会,本来挟深绿逼宫攻势凌厉的游锡堃,差点儿没被这招倒打成武功尽废。 

  “忧愤成疾”内幕,可凸显林耀文对谢长廷的洞悉能力与影响力;另一方面,自竞选架构看林耀文所掌控的权力,更能进一步了解其重要性。 

    谢长廷的竞选团队,所谓最高战略决策的“策略小组”(召集人为新系大老吴乃仁,与会者有邱义仁、陈水扁心腹马永成、林锦昌等人),虽然号称一、二周开会一次,“但我看小马(马永成)也常没来”,一名与会者如此指出,也因此,他们连“忧愤成疾”怎么发生的都不知道。 

  且平常开会的时候,虽然吴乃仁名为“召集人”,但会议主持人却是叶菊兰,李应元也列席与会,林耀文则出席“代表总统参选人”。那么,在谢长廷人马“监军”下,“策略小组”到底议决过什么?另一名与会者说:“阿哉(谁知道),反正他们叫我们出席就出席,‘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我看连邱义仁都不太想管。” 

  另外,张俊雄、邱义仁分挂竞选总部主委、副主委,一看就知道是虚名;“总指挥”游锡堃才刚闹完“正常国家决议文”,与谢团队间根本没有互信;叶菊兰、李应元是谢长廷的人,但如“忧愤成疾”这等要事,则是透过林耀文谘询才参赞。 

  再看五个副总干事,分掌文宣、组织、活动、动员、行政等部门,但五人中,“立委”高志鹏、“农委会主委”苏嘉全两人出事(高志鹏被检察官因关说起诉;苏嘉全由于“为何不买五元”菜失言被K得满头包);陈其迈随时有被征召参选高雄的可能(高雄市长陈菊当选无效之诉二审即将宣判)。 

  且这些人多为“兼任”,是否能专心辅选也有疑问。于是,五位副总干事中,林耀文负责的“候选人事务群”就非常敏感。陈水扁二○○○竞选时,担任此职的是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这个位子主要掌管参选人最贴身、最私密的事务,包括选举最敏感的“钱”,以及“招降纳叛”等要务。(重要的桩脚林耀文亲自布局,想要拉拢的对象,由林耀文先行探温,并让对方知道自己所代表的是谢长廷的“诚意”)。 

  进一步分析,文宣群副总干事虽然是“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其迈,但文宣部主任却是由林耀文“兼任”,这个位置必需抓紧文宣战主调,且“把关”所有广告、宣传预算。 

  也就是说,林耀文在上“代表”谢长廷参与“策略小组”,在“大老”与“老大”面前确保谢长廷意旨;并以副总干事的身份、衔谢长廷意志,在总干事、执行副总干事、其他四位副总干事之间承上启下、斡旋转合;再用文宣部主任与亲走重要桩脚的方式,直控第一线作业。 

  选举的空中作战与地面作战,“文宣”和“组织”两大体系,以及“资金、人脉、募款”竞选三大要素,全控在林耀文手里。过去,陈水扁的爱将马永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马永成之令“如朕亲临”;今日,林耀文在谢长廷身边,便是下一个“马永成”。 

  “忠心”赢得谢的重用 

  林耀文,一九七六年生,今年三十一岁。在谢长廷子弟兵里头是最年轻的(姚文智一九六五年;阮昭雄一九七○年;赵天麟一九七三年),且谢长廷于高雄再起时,其幕僚是所谓“北罗马、南萧姚”时代(台北的陈水扁幕僚两大将是罗文嘉、马永成;高雄谢长廷两大幕僚则是萧晋财、姚文智),如今林耀文急起直追,在谢阵营,他如果是谢长廷的“秘书”,这个秘书则还有“秘书”,行程另外要安排、电话也都要过滤,规格甚至超越他的师兄姚文智。 

  据了解,姚文智曾向友人抱怨,连他要见谢长廷,都曾被林耀文“挡”掉,逼得他得深夜到饭店去拦谢长廷的座车,林耀文也说:“对,包括他(姚文智),任何人都挡。” 

  林耀文的说法是,谢长廷不是机器人,也会累,行程当然要过滤,他相信姚文智“一次、两次会不谅解,但久了就可理解。” 

  令人好奇的,林耀文何以能在短短时间内凌驾谢长廷其他子弟兵,成为谢长廷意志的代言人。 

  关键便在于他的“忠心”。谢的子弟兵中,有些“中途断掉了”,如赵天麟曾代表台联去选高雄市议员;姚文智一度想出去念书…,但林耀文却是从大学没毕业的时候,就“无怨无悔”地跟着谢长廷。

    外号“大雄”、长得跟驸马爷赵建铭很像的林耀文,其实根本可以不用对谢长廷这么“死心塌地”。他家是新竹望族,靠营造业起家的阿公三十年前就有近亿资产,由于林耀文阿公也帮忙了家族中十个兄弟、四个姊妹,这些人受惠之后开枝散叶,至今林姓家族旗下有光电、塑胶射出、通用系统等产业;经营上市上柜公司欣雄天然气的朱坤涂是他叔公;另一个叔叔林志雄拥有全台知名的长江法律事务所;新竹市议员林汉淇他也叫叔叔,对于家族体系,林耀文是这样形容的:“我也搞不清楚我家事业到底有多大。” 

  由于林耀文是家中独子,又是林家第三代长孙,“日子好过得很。”他名下已经有三、四间房子,每个月家里“自动汇给他一、二十万零用钱”,之前家人曾“利诱”他回家族接班,跟他讲,“不然一个月给你五十万、一百万,你回来。” 

  形容自己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大少爷的林耀文,自彭谢(彭明敏、谢长廷)选“总统”时帮忙发传单、小旗子;到进入谢长廷培养年轻人的新文化工作队;因为陈进兴事件搞“菅芒花学运”;然后被谢长廷派去帮苏贞昌选台北县长;之后南下帮谢长廷选高雄市长。 

  谢长廷兼任党主席的时候又被点去“监管”党中央;二次辅选高雄市长后担任新闻处长收拾烂摊子;随后跟着谢长廷北上任“行政院长”办公室主任;最近则是在党内“总统”初选时杠其他天王,辅助谢长廷出线。 

  生活无忧、家里有能干的老婆看着;又有两个分别为三岁、三个月儿子,家财万贯、有妻有子万事足的林耀文,却一路跟了谢长廷十二年。 

  他的老战友、也是大学同学的谢长廷竞选总部发言人赵天麟说:“那时他大学还没毕业,(高雄市长)选举完也没被分派职位,却仍是南北奔波,以‘姚文智朋友’的身份当谢长廷义工。”

  林耀文自己也讲:“他(谢长廷)叫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去中央党部我就去中央党部,要我去美国我就去美国。” 

  家境很好的林耀文,还曾经因为帮谢长廷被家族“公审”。林耀文表示,当时因为在谢长廷高雄市长竞选总部帮忙,结果导致整个家族事业被“查帐”。

  有一天,他回家“拜拜”,没想到家族一、二百人在祠堂等着他,所有叔公坐成一排,苦口婆心劝他,“你不念书跑去高雄干嘛?”“考考研究所吧”“不然做生意啊,回家接班啊…”但看林耀文不为所动,大人们开始动之以情,“你阿公当初留下这些才有今日,我们这么打拚发扬光大,你是第三代,是不是要…。”林耀文说,当时自己觉得好像“十恶不赦”,还“泪流满面”,不过,他最终仍是留在谢长廷身边。 

  谢长廷至今仍不知道他的子弟兵为了他搁置家族事业,甚至被家族“公审”,只是林耀文为何对谢长廷如此忠贞不二? 

  林耀文讲,谢长廷待他“如子”、他视谢“如父、如师”,在一堆幕僚中,谢长廷不会因为他年纪最小就不听他讲话,不但接受他的意见、也帮忙修正,让他“好感动。”且谢长廷常常因为他被骂,“他何必为了一个年轻人被骂成这样。”林耀文说,谢长廷一路栽培他,“眼红的人这么多,可是他相信我。” 

  由于这份知遇与信任,林耀文说:“我愿意在他政治路最低潮的时候,都陪在他身边。” 

  以“姚文智友人”身分,临危授命冒出头 

  林耀文忠诚,且生活无虞,“我的心不会起伏很大”,对谢长廷而言绝对是个好用、也可能比较不会因为“贪”出纰漏之人。不过,谢长廷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朋友”。 

  以“姚文智友人”的身份在高雄帮忙了几年,二○○二年,高雄市议员因为和当时的新闻处长管碧玲处得不好,扬言要砍掉“新闻处”,林耀文临危授命上火线。 

    熟悉高雄政情的人士认为,林耀文当时年轻,对谢长廷而言是一颗“可被牺牲或磨损的棋子”。林耀文则说,谢长廷那时对他讲,“我给你机会让你表演,表演得好,你就成为明星,表演不好,你会摔下台,甚至粉身碎骨。” 

  赵天麟指,林耀文接下新闻处长后正式崭露头角,“新闻处要被裁撤,大雄却展现了灵活的手腕,让议员可以不动刀。” 

  新闻处保卫战一役,让谢长廷看到了这家伙的潜力,接下来,林耀文又频频上火线护主。民进党临时中执会通过陈水扁版“总统”初选排蓝民调时,吕秀莲坚持连民调一起交由中常会议决,大打“拖延战”,林耀文居然敢在吕秀莲面前指桑骂槐地讲:“不要庄孝维。”游锡堃请假参加初选,中执会有人上演“慰留”戏码,林耀文反将一军:“不要陷主席于不义。”谢长廷希望初选登记提前,苏贞昌、游锡堃却迟迟不愿表态,林耀文更是直呛苏、游两人:“大家唛假啊!” 

  林耀文承认,谢长廷并不是“一下子就跟你很亲的人。”能在一次次的战役中让谢长廷愿意倚重,其实林耀文已摸索出一套“心法”。 

  林耀文说,当谢的幕僚,“有错,就要赶快认错”,因为“不能让老板措手不及”,“说谎会让老板面对更多危机”。 

  林耀文举例,就像汪笨湖指他打压电视台节目,他说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谢长廷听,坦坦白白,谢长廷听了,知道没有这回事,不但不会怪他,也知道后续该怎么处理。 

  其次,林耀文表示,“我是幕僚,绝不越俎代庖,该请示的,就说要回去请示。”可是,规矩也没这么死,他讲:“有些事情就不能跟他讨论。” 

  林耀文指,像他去冲吕秀莲、苏贞昌、游锡堃,“就不能让他知道,他会阻止。”林耀文说:“很多事情要自己先想好,怎么‘得分’,之后你再来骂我,我给你骂,让你也有可以‘收尾’的空间。”什么事该讲、什么事不该讲,以免“陷老板于不义”,运用之妙,存乎大雄一心。 

  还有,林耀文认为,当幕僚的也要有“知道自己份量有多重的自知之明。”他指,谢长廷担任行政院长时,本来要任命他担任新闻局长,但是他觉得“自己未必能加分”,且“姚文智比较不会有童子军争议”,因此他建议谢长廷让姚文智去接这职位,自己则接办公室主任这位子。 

  林耀文靠着反应与悟性快速上位,甚至“超班赶马”,但也被不少人指他“臭屁、嚣张”,甚至因此跟同僚有紧张关系,例如他与姚文智就被传出不合。 

  赵天麟笑说,林耀文最近收敛些了,“因为被投诉多了。”谢长廷竞选总部活动部执行长阮昭雄则说:“大雄那个位子难免得罪人,大家都觉得自己跟谢长廷很熟,但他又要帮忙挡。” 

  外界对他的指责,林耀文清清楚楚,至于变成了“夹层”,他说:“我一直是标靶,很多人在盯我。”不过,林耀文认为:“为了让老板形象好,自己要扮黑脸。”他又讲:“我经常里外不是人,但对得起老板,对得住良心就好。”

  与同僚的嫌隙,林耀文说,他跟姚文智顶多是对事情的看法、抉择不同,“我们两个还是很好啊!”赵天麟则讲:“我有时候也会觉得,大雄在干嘛,自己兄弟,何必也摆个样子给我看。”

  不过他又说:“了解他就好了,而且那个位子确实不好做,角色互换,今天被干谯的就是我。” 

  俨然成为“童子军二班”班长的林耀文,对于“童子军一班”班头马永成与其他“前辈”曾被抨击的“童子军治国”又怎么看?林耀文指,有时候他也为罗、马、林佳龙等人抱屈,他说:“人家说他们童子军,可是没想过,他们其实从年轻的时候,就投入很多时间耕耘呀!” 

  不过,童子军治国或有褒贬,但他们在权力运作过程中陷入的腐化争议,林耀文又怎么评价?林耀文认为,目前法院也没证明他们做错了什么,不过,他也指,在谢长廷身边担任这样的职务,谢曾告诉他,“不可能不沾锅。名厨进厨房一定满身腥,重点是不能‘偷吃’。” 

  他说谢长廷不断提醒他,绝对不要为了面子、或为了要证明自己的能耐去做事,“他教我,‘无’”,林耀文说。 

    “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完成的,没有就没有,为什么一定要呢?”林耀文指谢长廷告诉他:“‘言语之中有神秘’,人要重然诺,但如果没有随便答应别人,没完成也没关系啊。”谢跟他讲:“有些事我都没法度了,你会有法度?”以此希望林耀文不要逞能。 

  谢长廷这样带着他,林耀文说,跟着人生起落这么大的老板,“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尝尽了人情冷暖,最低潮的时候根本没人鸟我们,他说,‘所以没那么骄傲了!’” 

  林耀文还提到,谢长廷常要他“感恩、惜福”,“你已经干过十三职等的新闻处长、十四职等的行政院办公室主任,很多公务员一辈子没有这种机会。”谢长廷一直要我,“站在别人的立场多想想…。” 

  林耀文像个小沙弥,反覆背诵着师傅教给他的武功心法。比起过去,如今在应对进退中,多了些权力学习过程该妆点上的世故,但偶而不小心,又会透露出“我比较狠”这样“年轻气盛”的字眼。 

  从“剖腹相见”的基层搏挼,浸润到“迂回前进”的高层权术,一路攀爬的三十岁年轻人会有他的反省与挣扎。只是,反省与挣扎一旦再遇到更高、更迷人的权力,他师傅曾提点的这些“做人做事的道理”,还能不能记得?于更复杂的权力游戏中,谢师傅所教他的这些心法,还能照表操课? 

  陈水扁身边的马永成,权倾一时,但至今撇不清“贪腐”之名,看在可能是下一个马永成(林耀文)的眼里,又有多少警惕呢! 

  童子军二班看一班! 

  陈水扁二○○○年上台后,因为重用身边的年轻幕僚,被批为“童子军治国”。而今,围绕在谢长廷身边也有一票“童子军”,以副总干事林耀文为首,谢长廷竞选总部新闻部执行长赵天麟、活动部执行长阮昭雄、政策部执行长李坤城、民调中心副主任谢云娇等,都被谢长廷摆在第一线成为主要战力。倘若执政,这些童子军可能也将辅佐谢长廷执掌国家机器,“童子军二班”的表现会与“童子军一班”有什么不同? 

  赵天麟说,扁与谢用人的方法就不一样。赵天麟分析陈水扁的用人方式表示,例如罗文嘉在陈水扁身边,帮陈水扁想点子,陈水扁照着演出。久了,罗文嘉在外面就可以先“答应”别人,反正老板会照着演出,因此,“很多人就可以打着扁的旗号去干嘛!” 

  但谢长廷不是,赵天麟指,谢长廷有他的“权威感”,“他授权给你,并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他说:“我们所做的一切‘最后面的部分’仍是老板在掌握。且他‘耳目众多’,我们做了什么,他很快会知道,一旦他知道你不行了,你的‘信用额度’很快会被降低,所以我们都要很自爱,很小心!”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谢长廷与扁唱反调:墓志铭若马父所写 不应追究
·谢长廷缘何语无伦次?
·长昌竞选团队请导演拍摄纪录片 开拓青年选票
·混合蓝绿两色 谢长廷公布竞选主色"台湾青"
·选前开放大陆资金? 谢长廷:由台"行政院"决定
·谢长廷怎么看待自己未来如何面对陈水扁?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台湾新闻排行
热点文章排行
频道特别推荐
走遍台湾 主题之旅
旅游须知 住宿推荐
一周回望 台岛夜话
聚焦台湾 热点追踪
台湾政情 台湾人物
台湾社会 台湾军事
生活资讯 漫画台湾
镜头中的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