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从《时代周刊》热捧李宇春看文化渗透


2005-10-09 09:01:08         华夏经纬网

  作者:王晓

  2005年度《超级女声》冠军李宇春登上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封面这一事件,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发生在这个黄金周里的大事件,消息刚一传出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媒体上、网络上各种评论如潮,有人额手相庆,有人痛心疾首。这使得我们不得不严肃审视这个原本简单的娱乐节目,《超级女声》是否已经超出了娱乐本身,开始触及某些让人敏感的领域。

  在《超级女声》评选尚未结束时,就有人说《超级女声》是一场民主启蒙运动,评选之后更有人在媒体上发表评论称,这是一场庶民的胜利。《超级女声》到底是什么?

  超级女声之所以受到追捧也是其最具吸引力的地方当属大众评委和观众投票,我们分别来看一下这两者到底有多少“民主”成分。

  大众评委在PK阶段起着决定性作用,PK胜出的选手被认为是“民选”的,但我们再深入一下就会发现,这些大众评委本身就不是民选的,“来历不明”的大众评委哪里来的“选举权”?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民意,相信读者自会判断。

  观众投票似乎起着决定性作用,被认为是“民意”的表达,但我们可以看到,即使在动员最充分的最后一轮总决赛中,累计总票数也没有达到1000万。就算这些票都是不同的人投的,也不超过1000万人。而《超级女声》的收视率据说超过了央视的春节晚会,观众达4亿之众。4亿人观看,投票者不足1000万,投票率不超过2.5%,如果是民主制普选,这样的选举只能宣布无效。事实上,由于每部手机可投15票,一人可使用多部手机,由此可推断参加投票的总人数不过数十万,投票率之低可谓微不足道。

  一个普通的女孩,只是在一个代表不了什么的娱乐节目中拿了一个没多少光环的冠军,美国《时代周刊》为何要将其尊为亚洲英雄人物?

  《时代周刊》对此的解释是,《超级女声》这个节目代表着一种民主运作的模式,由观众自己选出心中的偶像,挑战了中国传统的规范,在中国来说很不容易。另外,文中还认为李宇春所带来的震撼已经超过了她本身,她满不在乎的个性、她对待比赛的态度及双性色彩的演出,使得她成为中国的新偶像。

  这个寥寥数语的解释传递了几点信息:第一,李宇春当选亚洲英雄人物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她本身有什么成就,而是因为她参与的节目的很有“成就”,这一点与其他当选者皆不同。第二,《超级女声》挑战了中国传统的规范。第三,李宇春参加的节目是一个民主运作的节目。第四,李宇春的个性和态度与中国的传统不同,并得到了中国民众的认可,成为了中国的偶像。

  我们共同来看一下《时代周刊》的理由是否站得住脚。

  上文已经讨论过了,《超级女声》根本就与民主无关,如果说这个节目有什么“成就”,那就是让几亿中国人得到了娱乐,以及让主办方赚到了钞票和收视率,而这些并不是因为李宇春一个人。李宇春满不在乎的个性和她对待比赛的态度以及双性色彩的演出,虽然赢得了一些观众,但如前所述那只是很少一部分人,根本代表不了中国主流社会。从各种报道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把她奉为偶像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涉世未深的学生,说她已经成为中国的新偶像,纯属无稽之谈。

  由此看来,《时代周刊》将李宇春评为英雄的理由其实只是他们因为《超级女声》这个节目挑战了中国传统规范。挑战中国的传统规范就能当上《时代周刊》的英雄,我们不禁要问:《时代周刊》,你安的什么心?

  说到这里,不能不说说文化渗透的问题。有关资料显示,目前,美国控制了世界75%的电视节目和60%以上的广播节目的生产和制作,每年向国外发行的电视节目总量达30万小时,许多国家的电视节目中美国节目往往占到60%—70%,有的占到80%以上,而美国自己的电视节目中,外国节目仅占1%—2%。美国电影现已占据世界总放映时间的一半以上,占据世界电影市场总票房的三分之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电影市场几乎被美国电影所垄断。文化产品是美国最大的出口产品,每年的出口额达600多亿美元,甚至超过航天航空和电子产品的出口额。

  美国以其自身的巨大优势,在向世界输出科技和资本的同时,也在输出着他们的文化,希望世界按照他们的意愿发展,以他们认可的价值观来评判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事情。这是十足的文化侵略。当美国人认为《超级女声》符合他们的价值观的时候,他们就从后面跳出来,凭借其影响力推广这种价值观,希望得到更多人的认同,进而挑战中国的传统规范,实现其不可告人目的。

  《时代周刊》的用心是险恶的,但如果我们说《超级女声》节目组以及参加节目的那些女孩有什么政治野心,那就未免有些神经过敏了。《超级女声》只是一个形式新颖并借鉴了国外同类节目的一些经验的大众娱乐节目而已,李宇春等参加者只是一些喜欢唱歌的小女生。《超级女声》本身是简单的,是《时代周刊》根据他们自身的需要,把这个节目复杂化了,把一个简单的节目变成了他们攻击中华文化、挑战中国传统规范的工具。

  在这一事件中,《超级女声》和李宇春等参加者都是受害者,是那些用心险恶的人利用了他们。他们是给数亿国人带来快乐的人,我们不应该责备他们。《超级女声》虽然借鉴了美国节目的一些经验,但它已经完全本土化了,变成了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娱乐节目,这正是中华文化包容并蓄、海纳百川精神的体现。我们要阻止国外的文化侵略,就必须发展自身的文化事业,而绝不能闭关自守,盲目排外。当年的大清王朝因为排外阻断了近代科学技术的传入,使得几千年来一直领先世界的中国沦为西方列强的嘴边鱼肉,今天的中国绝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我们要警惕国外反华势力的渗透,而不是猜疑指责我们的同胞;我们要用自己博大精深的文化改造外来文化,而不是拒绝一切舶来品;我们要把《超级女声》这样的节目办的更多更好,而不是要剥夺民众快乐的权利。(红网-湖南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