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连作假都失去了精细加工的耐心


2005-10-24 09:57:55         华夏经纬网

  媒体思想之刘洪波专栏

  神舟六号返回地面了,第十届全国运动会正在进行,一度近乎自娱自乐的十运会终于占得舆论中心位置。只是占据中心位置的,倒不是哪个省冠军多,哪个运动员发挥好,而是一个又一个轰动的花边新闻。柔道让金事件,女子万米亚军尿检不过关事件,多个项目选手弃权成风现象,邢慧娜犯规事件等等,这些消息让人不知看的是一场运动会还是一部奇怪的大片。

  本子最为充足的戏,是孙福明柔道让金事件。两选手决赛交手,一个缩手缩脚,一个消极比赛,教练一个手势,于是一个选手倒了地,比赛结束。一本正经的赛场,出现如此耍猴场面,教练振振有词,计有理由如下:“团队精神”,“拼伤了不好”,“我是(两个人的)教练我做主”,“都是辽宁的,谁拿金牌都一样”,“闫思睿还年轻,孙福明什么都有了”。

  此事经过报道,赛会宣布比赛无效,并进行了重赛,据说正常结束,在前面的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干脆利落地赢得了所有比赛的孙福明,仍然对闫思睿毫无可施之计,再次落败,但这是不是一部比上次演得真一点的戏,仍然难说,尽管孙福明说了“我已尽力”,闫思睿宣布“赢在实力”,教练刘永福也表示“无条件接受批评”,因而没有再次授意让牌。

  这场“正常比赛”,惟一的作用不是洗刷了比赛的耻辱,而是以败得“正常”而证明了假赛安排乃是“科学决策”。当事人要玩儿起来,谁能怎么样?看看,真要比赛,孙福明也不是对手吧。对孙福明来说,假赛事件的作用是表明了金牌应该属于闫思睿,这是教练的决定,这次没有人安排,但如果她“敢于胜利”,岂不是让教练颜面无存?因此,她的“状态”应该正常地低落,发挥应该正常地不好。

  其实,柔道比赛的丑剧只是过于拙劣。假如前一次稍稍真一些,就属于正常比赛,甚至假如前一次孙福明干脆宣布因伤退出比赛,也属于“正常比赛”。在本次全运会中,这样的正常比赛实在太多,跆拳道、拳击等比赛,弃权都成了一股风气,没有谁说比赛不正常。一些比赛中裁判的偏好判决从“引起风波”到不再“引起风波”,也变得完全正常了。如此正常的全运全,能让人说什么呢?

  高明的假赛让人抓不住,高明的内定让人说不出。做事不在于真,而在于作假而不落下把柄,这是社会生活的一道“潜规则”,是人们心中所有而口中所无的一种通用办事规程。糊弄、忽悠、以假当真、眼面上好看、面子上过得去等等说法,都体现着这种规则的神韵。假作真时真亦假,直至最后人们谁也分不出真和假,你不知比赛是真比赛还是假比赛,钻石是真钻石还是仿钻石,做事是真做事还是像做事,处罚是真处罚还是放一马,你看多了皇帝的新衣,并不必然知道皇帝其实没穿衣,而是因为每次大家都说那衣服很漂亮,你已经无法判定皇帝到底是穿了衣服还是没穿衣服,你对自己的眼睛没有信心,因而神情恍惚,感到皇帝的神妙莫测。

  全国大赛的名头,众目所视的场景,已经不足以成为一种压力,让表演更加认真一些,让作假更加正经一些。这也许会被认为是一种胆大妄为,但事实上只是一种简单明了。作假的潜规则刚开始总是“精细加工”的,要做得所谓煞有介事,但如果所有人都已经认可煞有介事是正常状态,就意味着所有人都接受事情不必真是个事情,那么精细化加工也就可以去掉了,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事不分真假,赵高说的就是对的,那么也没有必要把鹿角遮起来扮马了,指鹿为马就行了。

  十运会只是社会舞台之一而已,十运会本身就是社会的影子。现在伪劣商品越来越精细、越来越求“神似”,而一般社会生活中的假戏法却越来越不耐烦精细加工,粗鄙鲁蛮地端上台面来。

  (作者系《长江日报》评论员 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