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评论:政府投入不足是个多大的筐


2005-11-02 14:06:59         华夏经纬网

  对于中国老百姓“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问题,有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官员在某论坛发言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卫生总费用在不断增长,可是政府预算卫生支出、社会卫生支出所占的比重没有相应的增加,反而呈现下降趋势,“个人负担加重政府角色弱化”的现实导致百姓看病难。(11月1日《第一财经日报》)

  初看这段话,似乎是一个官员能够体谅到“老百姓个人负担过重”的疾苦,从而站在老百姓的立场,呼吁“政府要加大公共财政投入”,但后来一看这位官员的头衔就明白咱自作多情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是在借“个人负担过重”说“政府投入太少”,再借“政府投入太少”说“药价不算高”,最终借“药价不算高”来推卸“老百姓看不起病”的价格部门责任。

  看似体贴民情,实际上与卫生部“中国经济不发达,政府无力为全体人民提供基本医疗保障,卫生改革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之表达差不多,都是具体官员和具体部门在玩踢皮球游戏,竭力把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推给抽象的政府。这些部门的发言向公众传播着一种幻觉,似乎医疗系统的所有问题,都可归咎于“投入太少”这个宏大问题和“政府”这个抽象存在,而每个部门和每个官员都是背负着无奈、“恨铁不成钢”的功臣。

  抽象的政府要承担什么责任呢?我们又能拿“经济不发达”的国情怎么办?买不起药、看不起病什么的,你们这一代人就忍着吧???这便是把问题推给抽象政府的用意。

  我想问价格司官员的是:与发达国家的医疗保障相比,确实,我国政府的医疗投入不算高,这导致了个人承担着卫生费用结构的很大比重,但是,如果这个国家的药价正常的话,老百姓至于进不起医院看不起病吗?对于看病难,政府投入我们可能无从控制,但药价却本是可以控制的啊。

  出厂价仅为2元的普通药品,经过流通环节的七绕八绕会涨几十倍;一点头疼脑热的小毛病,花费却动辄数百上千;17次药品降价次次落空越降越高;很大程度上,正是药品价格的失控导致政府对医疗改革的失控。药价失控的语境下政府加大投入,只会为虚高的药价推波助澜。君不见,相当部分的国家社会保障资金,实际上直接流入了虚高的药价中,流进权贵的私人腰包。国家每增加一分医疗投入,都会被药价链条中的权贵劫持。

  而药价为何如此之高呢?正如一位药商曝黑幕时说:药品从出厂到卖给患者,要经过审批、税务、药品监督、物价等多个政府部门,只要有一个部门能够切实负责、追根溯源,药价就不会这么离谱,这些实实在在的、可以追究到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官员身上的责任,能推给抽象的政府吗?

  一些官员动辄就说“中国经济不发达,政府无力为全体人民提供医疗保障”,可是,我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济比现在落后得多,为什么没有出现看病难的问题,反而很长时间被世界卫生组织视为发展中国家的典范;国外有很多国家,包括很多发展中国家,其医疗服务在公平性上都要比中国做得好,我们怎么做不好呢?美国一年的卫生医疗费用是一点三万亿美元,而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才一点三五万亿美元,全部用来吃药,吃药的数量也只是美国的五分之一,发达国家政府高投入的经验学得起吗?可见,中国医疗问题的根本不在“经济不发达投入太少”,不在于抽象的政府,而在于官员改革路径的选择和决策问题。

  抽象的政府是由每一个具体的部门和具体的官员组成的,一个负责任的官员,是不会把问题推给抽象的政府的,他会勇敢地承担起老百姓的责难,我们要警惕这种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政府投入太少”的新官场规避责任逻辑。(曹林 现代快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