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官员任期有限 公民“任期”却无限


2005-11-02 14:36:37         华夏经纬网

  作者:郭松民

  年满61岁、以敢言著称的原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日前被国务院免职,正常退休(10月31日《第一财经日报》)。在此之前,张保庆今年因为公开怒斥教育乱收费,而使自己的社会声望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在这个时候卸任,对他漫长的从政生涯来说,无疑是一个完美的句号。许多人对他表示了敬仰,更有其家乡的网友发帖欢迎他回乡颐养天年。不过在我看来,张保庆未到颐养天年时,退休后要做的事情正多。

  为什么这么说呢?张保庆曾经有言:“大学生求学困难是我最大的心事。”现在这个心事了结没有呢?没有。安徽省城调队刚刚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县城居民需要8.6年的收入,农村居民则需18年的收入,才能供养一名大学毕业生(10月31日《安徽市场报》)。四川城调队的调查显示,85%的受调查居民认为目前的教育收费“较高”或“太高”。民间有“一人上学,全家吃糠”之说。“大学生求学困难”这个问题,仍然处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状态,以张保庆的拳拳之心,怎么可以甘于像一个普通的退休老人那样养花钓鱼,遛鸟打拳呢?

  更进一步追问,教育乱收费为什么会痼疾难治呢?直截了当地说,是有人可以从乱收费中获益,而指望既得利益集团自动放弃利益,无疑等于与虎谋皮,所以遏止乱收费的行动其实就是既得利益集团和受损民众的一场博弈。张保庆挟自己独特的资历、声望、话语权等加入反对乱收费的阵营,可以大大增加民众一方的分量和砝码。张保庆在教育部工作时间长达26年,对利益各方也都了如指掌,不论是批评还是建言都能入木三分。而像我等门外汉,虽然对教育乱收费深恶痛绝,但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原因,批评或建言起来则往往会让人感觉是隔靴搔痒,说不到点子上。

  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张保庆在退休之后如果继续为遏止教育乱收费鼓与呼,是不是违背了中国“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传统呢?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并不是要求张保庆凭借自己在位时建立的人脉关系对教育部的工作进行某种影响,而是希望他以一个公民的身份对乱收费问题发言。张保庆发言时将是以一个公民的名义,而不以一个前副部长的名义,他将靠掌握真理来获得影响力,而不是靠掌握权力来获得影响力,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官员的任期是有限的,但公民的任期却是无限的。

  回归了民间身份之后,张保庆可以当人大代表,可以出书,可以到各地发表演讲,等等。无论做什么,都是在尽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的责任。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这也可以为退休官员如何用一种健康的、符合现代政治文明要求的方式继续参与公共事务,树立一个表率。

  当然,张保庆完全可以选择“养花钓鱼,遛鸟打拳”式的退休生活,这是他的权利。我们只是希望他为了中国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而暂缓行使他的权利。在中国的教育问题积重难返,有可能对民族的未来构成危害的时候,作为一个资深的“教育人”,如果仅仅因为不再做官就采取独善其身的态度,那实际上就是一种自私。而退休前的激烈言辞也就容易被人误解是一种“秀”。(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