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南方日报:野蛮管理的实质是人治


2005-11-07 10:23:02         华夏经纬网

  作者:信力建

  汕头市潮阳区铜盂镇河陇中学副校长蔡汉鑫因不堪当地村委会主任的训斥和辱骂上吊欲图自杀,躺在医院里月余未醒。目前司法机关已介入调查,记者调查发现悲剧凸显基层学校存在上级教育部门及属地村镇双重管理的矛盾局面。该镇党委书记也承认了目前基层的教育都是两条线在管理,但他认为,村主任对于学校工作的“越权管理”也是为了学校的发展,本意是好的。

  这一消息使我感到震撼。曾被评为“汕头优秀教师”和“南粤教坛新秀”光荣称号的蔡汉鑫,在受到“地头官”的侮辱之后欲诉无门,以最惨烈的方式向这种野蛮“管理”表示了强烈愤慨。中国的“管理”,尤其是中下层各级政府部门的管理可算一言难尽。实际上在相当多的情况下,管理的责任对某些管理者来说,只是成为发号施令耀武扬威的资本。在这种管理理念的指导下,只要稍有一点权限,它就能抓住要害,卡住被管理者的脖子,使你难以呼吸。哪怕一个小小的政府部门科员,若是涉及到审批、年审之类行政事务,立时掌握相对人的生死,顷刻膨胀起来,威风八面令人不敢仰视。这种管理方式的受害者并不单是小民,有时也包括各级中下层官员。

  中国几千年的官场传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至今这一种子绵延不绝。领导者在各种会议上大声疾呼,要切实解决政府机关“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问题,疾言厉色地抨击“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现象,声言要对相关人员严肃处理、严厉处分。但时至今日,野蛮管理及种种滥用职权的违法行政行为仍然不时见诸报端。蔡汉鑫所遭遇的其实只算是不足道哉的小小事件,若不是其激愤行为引起媒体注意,此事恐早已湮没无闻。

  野蛮管理的实质是封建人治。管理者治人,被管理者治于人;治人者是主人,高高在上,被治者是臣子,无自主权利,其结果实际上导致权力的异化。新中国五十多年来的社会实践证明,封建管理的观念并不会因为新体制的建立而自行消亡,正如列宁所说“它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们”。除了观念上的问题以外,我们的制度给予管理者太多的权力,而缺少相应的制约。

  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多管齐下。我的看法起码要从三方面着手:第一,严格限制并大力缩小管理内容,从法律上限制行政权力的行使、禁止多头管理并尽量给予被管理人以自主行动的空间,把行政机关“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权交还给当事人。第二,树立权利保障意识,从制度设计上保证公民的权利主体地位。以改善服务、人性化服务为政府各部门管理的立足点和归宿,建立对政府部门优质服务业绩的社会考评机制,并作为相关人员的升迁奖惩依据。第三,伸张民权重典治吏,在严肃执法、依法处理超越职权和滥用职权行为方面动真格。

  野蛮管理这种苛政使全社会受害。它就像恐怖电影中描绘的一条史前大章鱼,神秘、不祥、凶猛而充满邪恶,它伸开无数的触须侵入社会各个层面、领域直至公民的私人生活,吞噬社会成员的应有权利和改革开放的成果,破坏宪法和法律的实施,引发社会动荡和公众的强烈不满情绪,成为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大敌。建设政治文明,一定要从革除政府管理中的积弊、革新管理制度和管理方式着手。昔年读柳宗元先生的《捕蛇者说》,至今仍记得文末的一段,用于蔡汉鑫先生所遭遇的滥用职权野蛮管理事件倒也颇为贴切,只须略改数字即可: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蔡先生之事观之,犹信。呜呼,孰知野蛮管理之毒也有甚于蛇者乎?故为斯文,以俟有关人士重视焉。(南方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