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一村一名大学生 为农村?为农民?


2005-11-09 13:42:06         华夏经纬网

  作者:童大焕

  在全国率先实施“一村一名大学生工程”的河北农业大学,7月1日向农村输送第一批201名定向毕业生。近4个月过去了,大部分毕业生回村后“水土不服”难以发挥专长,有的无所事事、内心彷徨,有的不得不外出打工。按当初设想,这批学生不掏学费脱产学习2年,依协议回当地农村,成为农村后备干部或科技示范户。这一办学经验去年被教育部向全国推广,然而首届毕业生却面临尴尬。(新华社2005年10月31日)

  “一村一名大学生工程”的良好初衷应予肯定。但“一村一名大学生工程”遭遇尴尬,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做任何事情,光凭良好的愿意和一腔热血,是远远不够的,它需要智慧、理性,尤其是承认现实的勇气。

  大学生到农村去能干什么?我是支持有条件、有足够经济能力的大学毕业生,到农村去进行短期支教、支医的。但另一方面,以今日中国绝大部分农村的现实,“养”着个大学生还是很奢侈的,就怕大学生到农村英雄无用武之地,如同宝贝放错了地方变成了垃圾。

  我很赞同著名学者、农业问题专家党国英先生的一个判断:“中国农村的进一步发展固然受到农村教育水平低的制约,但最重要的制约却来自农村生产资源配置的低效率和体制缺陷。这些制约不会因为大学生做村官而得到重要改变。在很多情况下,问题不是人才缺乏,而是缺乏发现和利用人才的机制。农村发展的‘铁路’要靠高层决策者来修筑。目前,关于城市化的政策,关于土地政策,关于农村社会保障的政策,都有待大的调整,而这些变化不是由村官来决定的。在中国,村一级社区是不免要走向衰落的,村官作为一种职业,也是要消亡的。”

  不要说一个手中没有任何资源的大学生,就是一个高官,他的能量可以改变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历史进程,但如果不用他手中掌握的“转移支付资源”和“权力关系资源”,要想让他去彻底改变今日中国一个小村庄的面貌,他也只能徒唤奈何。这一点,我们不要理想主义,我们要现实主义。

  我认为,当代中国农民最需要的,是他们的自由、完整的土地权利和房屋权利,是享受起码的医疗和社会劳动保障,是下一代能够有更多更好的受教育机会,孩子们不再辍学,不再当农民,不再像他们一样,除了高考之外再没有跳出农门的出路。大学的名额分配不要再像现在一样锦上添花,公立大学的收费也不要像现在一样把农村贫寒子弟拒之门外,等等。

  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类似河北农业大学这样让农村学生免费接受大学教育的“一村一名大学生工程”仍然是功德无量的,不能因为遇到了眼前的一点尴尬就否定它的价值。不仅要一村一名大学生,而且要把这个事业不断做大,争取一村两名、三名甚至更多大学生。通过向国家争取经费、向海内外募捐等各种方式筹措专项资金,让越来越多农民的孩子能够免费上大学。但培养目标要有根本的转变,不在于“为农村培养人才”,而在于“为农民培养人才”,不要指望他们上大学后回农村,而是要让他们自然地、自由地从农村的农民转变为城市的市民,并以他们在城市的贡献和作为,自自然然地反哺乡村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乃至其乡亲。(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