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转变增长方式与转变政府职能


2005-11-29 08:58:58         华夏经纬网

  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指出,收入不平等有两个可能的来源:一是机会的不平等,一是结果的不平等,目前中国社会贫富悬殊,主要来自机会的不平等,但现在好像集中注意的是结果的不平等,于是就要限制国企经理的最高薪酬,对一般的富人征高额税等等;还动不动就要“向富人开枪”。这种说法和做法不但没有抓住要点,还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后果。(见11月26日中国经济网)

  笔者对此感到费解。吴先生认为,机会的不平等就是官员腐败,笔者承认这一点,但机会的不平等并不只是出自他们,如那些借助社会公共政策上的不平等、社会资源分配上的不平等而暴富的私营矿主和房地产商,就是由机会的不平等造成的,向他们征高额税难道是追求结果平等吗?

  那么,吴先生所说的富人阶层,即医生、教授、国企高管、中小企业主等等,他们致富过程中真的都与机会不公无关吗?我看未必,去年中航油事件主角陈久霖的年薪高达2350万元,如果没有行政垄断,他能获得如此业绩、得到这样高的薪水吗?

  吴先生还说,混同两种不平等,把矛头主要指向结果不平等的最大问题,是把“反腐”和“反富”混为一谈。言外之意,中国人把深恶痛绝的反腐心理,给泛化成了“反富”心理,这才向中等收入阶层征收高额财产税的。可是,一方面规范社会的机会平等,一方面向富人阶层征收高额税,是许多国家的惯常做法,从来没有发现这样做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后果,怎么到咱这里就成了“向富人开枪”,就“将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后果”呢?(大河报 辛木)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