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还有多少衙门在压迫煤炭行业?


2005-12-16 08:37:10         华夏经纬网

  据报道,山西省物价局和省煤炭工业局曾对省内近500家煤炭产销企业进行调查,结果发现经批准、合法的收费共计92项。在其中40项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中,涉及收费的行政、事业单位共有29个。但一些已经废止或者与煤炭产销企业全无瓜葛的项目,仍在继续收费。例如,某县综合治理办公室收取的“群防群治管理费”,某县林业局收取的“森林检疫费和森林建设保护费”,等等。

  有煤炭行业资深人士称,这一轮煤价上涨,获益最大的其实并不是矿主。如果一吨煤的收益是100元,其中政府部门的税费占到20元,错综复杂的中间环节需付60元,真正到矿主口袋里的恐怕只剩20元左右。(《三湘都市报》12月11日)

  记得此前,有关矿难的大量报道中,说黑心矿主们日进斗金,三五年下来便一个个成了千万乃至亿万富翁。怎料想,那些用矿工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银子,绝大部分并没有落入矿主的腰包,而是被众多政府部门和“中间环节”拿走了。“中间环节”有哪些,哪些政府部门涉嫌趁“煤”打劫?按说是不难查究的,可不知何故,时至今日,竟连山西这样的“矿难大省”,仍在以“某县某办某局”这类欲说还休的口吻,谈及某些政府部门“雁过拔毛”的劣迹。

  从《中国青年报》去年8月下旬率先揭露“官煤勾结”至今,已过去一年多了。而这一年多来各地矿难不断,打击“官煤勾结”的力度也越来越大。然而,大量事实说明,从中央到地方,清查工作更多地注重于官员与矿主间存在的权钱交易,而忽视了某些政府部门横征暴敛在“血煤”生产中所起的助推作用。以致一些矿主为了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顶风作案,根本没把安全生产当回事。矿主所以如此,与乱收费不无关系。

  你想啊,一些早已被废止,或者与煤炭产销企业全无瓜葛的行政收费项目仍在继续执行,再加上上述报道所言,由政府部门摊派的开业集资、修路赞助、活动宣传费等等,这不是无端加大煤炭的生产成本吗?矿主虽说不堪重负,却又有口难言,各路菩萨谁也得罪不起呀!就拿那个原本不该再收的所谓“群防群治管理费”来说,你小子今天可以不交,赶明儿矿上设备被盗,甚至因此开不了工,可别怨派出所出警不力。

  当然,多数矿主也不是省油的灯,大力核减安全设施的资金投入,不顾矿工死活违法扩大采矿层面,便成了他们降低生产成本、应对乱收费的拿手好戏。而相关政府部门呢?只要钱打到了自家账上,才不管你生产中存在哪些安全隐患,所有法律、法规都在灵活掌握之中。在这种情况下,矿难一个接一个也就不足为怪了。

  乱收费是“官煤勾结”的另类表现形式,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危害甚至远远大于个体性的“官煤勾结”。因此,在进一步清理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的同时,查一查哪些政府部门在巧立名目“压迫”煤炭行业,并逐一问责其主政官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中国青年报 徐林林)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