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官员为失职埋单有多难?


2005-12-19 08:52:18         华夏经纬网

  一起由地方政府下令组织的非法集资案,在经历了漫长的“冤无头债无主”之后,终于找到了应该替它“埋单”的人——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维席,为12年前由他指挥、总额达4055万元的非法集资一事,受到撤职、降级的处分。

  《财经》的报道以《陈维席丢官》为题,其实,陈并没有被一撸到底,只是降为正厅级巡视员——任宿县地区行署专员期间下令集资,其后调任书记、擢升副省级,现遭查处又降回到正厅。这样一份“结账单”,和打了水漂的几千万集资款相比,和政府失信于老百姓的后果相比,未免“资不抵债”,不过,比起诸多至今仍“无人认账”的失职行为,毕竟也算是一次难得的突破吧。

  突破谓之难得,盖因得来不易。这七八年间,中央媒体为此发过多篇内参,据说当时的国务院领导还作了批示,却终无下文。《安徽日报》属下子报作公开报道,更是捅了“马蜂窝”,原宿县地委书记与陈维席本人分别上门“兴师问罪”,要求报社道歉。最郁闷的是,报社竟然受到有关部门批评:“你们怎么能够监督厅级干部?像《安徽日报》这个级别的党报才有资格。”一边是舆论监督对失职官员的不断质疑,一边是失职官员的不断升迁。

  这就是现实体制之痛——监督和问责俨然变成“两张皮”,甚至变成“贴反了的门神”,彼此背离,反目相向。门神贴反了,还可以各跺各的脚,各瞪各的眼;监督踩着了某些官员的痛脚,一蹦老高、出手打压的却常常不止被监督者本人。公开报道宿县地区非法集资案的媒体,就受到有关部门的严词训斥:“你们怎么能够监督厅级干部?”这种责难不但暴露出“官官相护”的心态,而且反映了“不倒翁现象”早已被官场中人“习所见闻,积非成是”,舆论监督去踩失职官员的痛脚,无异于踩了体制的痛脚,体制内的反弹也就势所难免。

  锥心入骨的体制之痛,终于引发体制之变。去年以国务院严肃查处重庆开县井喷事故为开端,“官员问责”渐成气候,陈维席也成了安徽省第一个因失职被查处的副省级干部。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目前对官员虽有“问责”,却尚未成“制”,对官员的问责,更多的还是追究其道义责任,而不是法律责任。所以,丢了副省级的陈维席,还是个正厅级巡视员。

  (原载12月16日《南方日报》,作者舒黔,本报有删节)

    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