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警惕“重建中国儒教”的妄言


2005-12-20 08:57:54         华夏经纬网

  有现代大儒美誉的蒋庆先生近日抛出《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以下简称《构想》)一文,可谓这两年来文化保守主义复兴运动的一大高潮。《构想》所表达的意愿,远远超出2004年关于读经的争论与2005年关于国学热的争论所统摄的范畴。
 
  这两场争论激烈而杂乱,但尽管略有溢出,大致停留于“中西之争”和“古今之争”的文化层面,商讨的是儒家文化与国学能否在现代浪潮中适者生存,安身立命,以及怎样发扬光大的问题,即便对此冠以宏大叙事,也不过是所谓的“道统”之争。而《构想》却在“道统”之外,直接指向“政统”,要以儒学为“王官学”,以儒教为国教,甚至号称“将‘尧舜孔孟之道’作为国家的立国之本即国家的宪法原则写进宪法,上升为国家的意识形态”;非但如此,蒋庆还主张“儒教”的手应该伸向民众的信仰、教育、财产等领域,甚至建议国家代征“儒教遗产使用税”,其用意之缜密,几乎渗入社会的每一个毛孔,以真正实现儒教的“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作为一个儒生,能立下如此博大而威猛的抱负,蒋庆之高,恐怕前无古人。

  但《构想》毕竟不是康有为式的《大同书》,蒋庆既然敢于向公众发布,我们就不能简单地付诸虚妄的嘲笑。《构想》更不是华夏的《圣经》,我们亦不必作儒教最虔敬的信徒,因此完全有理由对之指手画脚和吹毛求疵。在《构想》一文的开端,蒋庆不是宣称“要有儒教,于是就有了儒教”,而是就“儒家、儒学与儒教”三者的差异做了一番细致入微的考证和定义———这里潜藏的姿态,至少向我们证实,蒋庆还是承认儒学与儒教之别的。这便为我以下的批驳与立论提供了引子。

  蒋庆对儒学与儒教的区分相当简洁,前者是学理,后者是上升到政治高度之后形成的文明共同体:儒教不仅是政治的,还是文化的,信仰的,生活的。而在这个意义上———不同于西方思想对宗教的定义———儒教确实存在于中国的数千年历史,并且发挥着辉煌的功用。当然,在20世纪的黎明,它不幸崩溃,但这正构成了今日的蒋庆召唤与重建“儒教中国”的藉口。

  其实蒋庆的观点并非绝无仅有。新时代的儒生中还有比他更富雄心壮志的,不仅要实现中国的儒教化,而且要将儒教推广到全世界,令环球同此凉热。但他们忽略了两点常识:一是儒教思想本身破绽百出,自顾尚且不暇,如何去拯救现代与后现代水火中的黎民?二是即便它能再度勃兴,又有哪个国家愿意重温政教合一的噩梦?这里我很同意美国汉学家列文森的说法,儒教应该进入置放古迹的博物馆———不但是儒教,任何一个企图将魔爪探入政治权力的宗教,都应该如此。儒教的脚步必须被限定于私人的信仰领地。一旦它走得太远,“吃人”的字眼又会爬满历史的书页。而依照蒋庆的说法,儒教如果仅仅是私人意义上的,它便不再成其为“儒教”,而只为儒学。这却是我的态度:儒教当死,儒学可兴。

  回头再说《构想》。蒋庆为了重建儒教,提出了两条攻坚路线:上行路线正如前述,就是要实现政教合一,其具体措施,除了要将“尧舜孔孟之道”写进宪法以外,还有:国家成立各级政治考试中心,有志从政者必须通过《四书》《五经》的考试才能获得做官资格;用儒教的经典取代各级党校、行政学院的意识形态经典;在国民教育系统中,恢复小学中学“读经科”,将《四书》《五经》教育作为基础课与语、数、英同列;大学则恢复“经学科”,作为大学通识教育的基础课程……可能考虑到上行路线难以操作,又有下行路线:就是在民间社会中建立儒教社团法人,即“中国儒教协会”,它将是完成中国儒教全面复兴的组织形态,拥有的权益无以计数。

  绘制出如此完善的蓝图,蒋庆又为中国儒教的复兴之路指明了十条入口,如政治、社会、教育、慈善等,最令人惊异的一条,是关于财产权的规定。蒋庆决然舍弃了当年孔夫子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的谆谆教诲,但也没有如自由主义者那样擎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鲜明旗帜,他犹抱琵琶半遮面,且看他试图谋求的东西:“……历代书院建筑与地产,文庙建筑与地产,孔庙建筑与地产(‘中国儒教协会’代管,所有权属孔子后人),历代圣贤儒士之祠庙、地产、故居、坟茔、遗稿、遗物,历代圣贤儒士过化之文化古迹与各种文物,历代古圣王陵墓、陵寝、陵园,历代帝王之祠庙与忠烈祠、文昌阁、城隍庙等均归‘中国儒教协会’所有、管理与经营……”

  我们不禁要问:既然孔子有后,为什么还要由这么一个“中国儒教协会”代管?历代圣贤儒士、历代古圣王与历代帝王就没有子孙吗?为什么不是他们所有?凭什么要让“中国儒教协会”来支配?蒋庆的这种做法,还不如今年地方政府以官方名义纪念孔子诞辰,至少后者会明言是为了带动地方的经济效益,而蒋庆的半遮半掩,却暴露了他“重建中国儒教”的真面目:往上是为了权力,往下是为了利益。所谓复兴,也就不再是儒教的再生,而是权力与利益的再分配。

  列文森曾经评论,在近代中国,儒教崩溃之后,某些权力者大张旗鼓地纪念孔子诞辰,表面上是为了继承民族的伟大遗产,实质上不过是“在为孔子唱葬歌,将他送入历史的坟墓而已”。这句话对今天的蒋庆同样适用。他关于中国儒教的构想,一面展现了儒教本身的荒谬,一面又不小心露出他的狐狸尾巴。

  庄子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而我要说:伪圣不死,闹剧不止。(东方早报 羽戈)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