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凭什么发展中牺牲的总是弱小者


2005-12-28 08:13:43         华夏经纬网

  电影《无间道》中的一句台词已经成了名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对这句名言,原定州市委书记和风现在应该体验最深:这位昔日威风八面、以暴力为既得利益开路的土霸王,终于沦为阶下囚,善恶报应的因果律终于起作用了。我感兴趣的问题是,当初坐在市委书记宝座上力排众议坚持向村民开枪的和风,那时想过今天的下场吗?今天坐在审判台上,回想当初自己的“果断”,他的心头是否有过追悔的一闪念?

  作为理性经济人的和风,作为久经宦海风浪的和风,在做出如此重大决定时,不可能不首先掂量风险与成本。他应该想过开枪的后果,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预见到今天的下场。他太自信,太嚣张,以为凭借他所拥有的政治资源,足以摆平一切,足以躲过善恶报应的因果律。如今的下场对他而言,无疑是大大的失算。失算的原因,恐怕只能用权令智昏来解释了。利益或者说权力,使和风自我膨胀到近乎癫狂的状态,使其瞬间智力竟然低于常人的平均智力,以至于不惜制造远远超出常情常理的暴行,把自己永远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

  需要警惕的是,像和风这样的“高贵者”虽然为数不多,其能量却不小,其危害因此不容小觑。据《南方人物周刊》披露,著名社会活动家何祚庥院士不仅将中国矿难的高死亡率归咎于穷而不是腐败,因之视为正常,而且当记者质疑时,何院士竟大动肝火地说:“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如此颟顸而骄横,实在令人惊诧。

  和平时期,国民生命权是第一人权,国民生命权第一优先。政府的首要职责,是充分保障这种第一人权和第一优先,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也必须服从和服务于这种第一人权。

  显然,何院士及和风一类的“高贵者”并不承认这样的共识,冷血是他们共有的性格。所谓“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在他们眼里,弱者生命的夭折不过是所谓“学费”,是一堆堆冰冷的数字。他们看不到苦苦的挣扎,他们闻不到血腥,听不到死难者家属的哭号。他们过于理性,以至失去了正常人应该具备的道德知觉。就像玩电脑游戏,游戏中那些蝼蚁似的人不是他们的同伴,怎样的刀光剑影都不会伤及他们的一根毫毛。他们超乎游戏之外,那些蝼蚁似的人不过是“他者”,不过是归属他们调遣的游戏工具。生还是死,蝼蚁似的人不可能自己做主,而必须服从于他们冷酷的算计,那就是游戏的胜利。

  这就是何院士及和风一类“高贵者”冷血思维的全部私密所在。公开场合他们当然不会说得这么直白,而往往是冠冕堂皇。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叫“不可避免的代价”———经济要发展,国家要强大,过高的非正常死亡不可避免,牺牲一批人不可避免。你要不忿吗?你要问责吗?一句话就甩了过来:“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仿佛他们不是纳税人供养的公共服务的提供者,而是统治者、征服者。他们无须敬畏人心,万民要对他们俯首听命。

  尤为滑稽的是,就是这样的人,竟然自标“以人为本”,竟然自标“人文主义”。他们的内心深处是那么的荒漠,哪还有一点点“人文”气息!他们所谓的“人文主义”,毋宁说是“沙文主义”;他们所谓的“以人为本”,毋宁说是“以我为本”。

  曾经的强者和风,今天终于被押上了审判台。其实他并非超人,并非刀枪不入不可战胜。他最终也只是凡胎肉身,也只能在游戏之中而不可能超乎游戏之外,游戏的刀光剑影最终不可能不伤到他。只不知和风这番下场,对诸如何院士一类的其他“高贵者”,会不会有所启迪。(中国青年报 :笑蜀)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