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南方都市报:“韦小宝规则”与立法讨论


2006-01-18 09:03:52         华夏经纬网

  虚拟@现实之五岳散人专栏

  金庸先生在《鹿鼎记》里安排了这么个桥段:韦小宝韦爵爷在率领大军英勇抵抗俄罗斯侵略的时候,曾经捉到几个俄罗斯大兵。韦爵爷为了慑服这些蛮邦之人,声明与他们开赌一次,赢了的可以走人,输了就“死蛮基”。第一次,韦爵爷赢了,那兵被砍头。第二次,韦爵爷作弊不成,罗刹兵点子比较大,但这次的规则变了:点子小的赢,那兵又被砍头。第三次,罗刹兵不肯玩,当然也被砍头。第四次,罗刹兵问:这次的规矩是大的赢还是小的赢?韦爵爷说:不论大小,都是我赢。于是,罗刹兵集体投降。最近有件事让我不由自主想起这个故事。

  话说就在这两天,北京市人大法制办受全国人大委托,就行政强制法草案征求各界意见,来自北京一线执法部门的代表和法律界专家的观点不尽相同,甚至各执一词。这事的缘起很简单,就是行政强制执法的标准到底在哪里,以及到底是应该把执法机构的强制权力强化,还是应该让这个权力受到更多的限制。具体来说,就是城管部门能否“抄摊”、强行进入住宅和限制人身自由能否算做强制执法范围等,琐碎得要命,但又跟每个人的权利息息相关。

  至于为什么一线执法部门的代表和法律界专家的观点不尽相同,其实是闭着眼睛都可以想明白的问题。一线执法部门当然希望自己的权力越大越好,从好的方面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也需要效率,而权力足够大当然就可以更快地执法,也就能更好地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效率。而专家的意见当然是相反,他们认为强制执法的权力过大,为人民服务固然是心情迫切,但百姓的权利容易受到侵害,当时效率可能足够高,后续的麻烦不但可以抵消前期的效率,更容易造成更大的社会资源消耗。

  这是个所谓“屁股决定脑袋”的问题,主要是看站在哪个角度对政府的行政强制能力进行思考。行政执法部门面对着很多具体的执法困难,恐怕呼叫超人或者蜘蛛侠的心情都会有。如果从每一个具体的行为出发,我们会发现这种征求意见的行为,从宏观层面的思考变成了所有琐碎行为的糨糊。讨论这种问题,要首先确定一个共同的思考基础,否则只能是根据各自屁股位置的不同而发表一堆鸡同鸭讲的高论。

  讨论这个问题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要认识到政府行政部门所代表的是国家权力,政府权力的来源是每个公民个人权利的让渡。所以,政府反过来执行其公民认可的权力时,最先考虑的就应该是如何更好地维护公民的权利,而不是首先考虑自己执法是否方便。

  从任何角度来说,政府的行政部门在面对公民个人的时候,都是占尽了优势。要是在保护公民个人权利的条款上进行讨价还价,就没法不让我等草民想起金庸笔下的韦爵爷。韦爵爷最高明的地方,就是不把规则当做一回事,根据自己的方便可以任意制定规则与手段的标准。对于他来说,达到目的是第一位的。但很遗憾的是,韦爵爷面对的是俄罗斯的俘虏,而我们的一线行政执法人员面对的是具有完全公民权利的国家公民。这里面的差别,一定要区分清楚。(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