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没有大安全,何来小安全


2006-02-08 10:01:29         华夏经纬网

  许博渊

  春节期间遇到一位退下来的老领导,他忆及多年前访问澳大利亚的情况,提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他发现首都堪培拉的民居,客厅都是落地大玻璃窗,窗帘一拉开,就是草坪花木,再过去就是马路,中间没有围墙之类的遮挡,如何保证安全?第二个问题是,澳大利亚人的祖先是英国的流放犯,为什么现在道德水平这么高?我就自己所知作了说明,考虑到或许有更多的人对此感兴趣,于是决定把它放到网上来。这两个问题既互相联系又有所区别,为了叙述方便,分两篇来谈。

  这位领导之所以对澳大利亚的社会治安这么有兴趣,大概是有感于国内的治安状况。别的地方且不说,就是首都北京,各小区都戒备森严,门口有保安站岗,楼门口有电子开门装置,许多低层的住户还在窗户上安装钢筋护栏,有些比较老的住宅区则有戴了红袖章的老太太巡逻。北京公安大学的一位教授昨晚在电视上讲课,说我国传统建筑符合现在西方的“设计抵御犯罪”的思想,非常超前,他举了北京的四合院和福建的土楼为例。但我以为,居民之所以这么重视小区和住宅的安全,主要原因是大环境不够安全,如果大环境安全,社会富足和谐,就没有必要如此戒备了。说到底,有个大安全与小安全的关系问题。

  就我所知,澳大利亚各地的治安状况也不完全一样。一般来说,悉尼等大的商业城市比中小城市差,而沿海的中小城市又比内陆的小城镇差,沿海城市的治安,现在又比过去差。这是什么原因?据当地人解释,首先,外来移民增加,尤其是沿海,未免鱼龙混杂。比如堪培拉,早先家家户户都在前一天夜里把空奶瓶放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奶钱就压在瓶子底下,第二天一大早,送鲜奶的车来了,工人拿走空瓶,放上满的瓶,同时取走奶钱,如果有找头,就把零钱压在瓶子底下。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没有了,还有不少人家安装警报器。但在内陆小城镇,却古风犹存。我去过一个地方,那里的高尔夫球场没有人看门,门口有一个木箱,打球的人自己把钱扔进去。许多居民出售自家生产的水果,自己并不守摊,就把一袋袋分量一样的水果放在果园附近的路边,旁边放一个纸箱一类的容器,贴一张纸,写着每袋多少钱,过路司机如有需要,停下车来,按纸上写的价格,把钱投进纸箱里,取走相应的水果。他们解释的第二个原因是,由于全球化的影响,政府为了增强竞争力,逐渐削弱了均富性质的分配制度,引入了美国式的竞争机制,贫富差距因此扩大,影响到居民的心理和道德。

  总的说来,澳大利亚的治安状况比我国还是要好得多。首要原因是国家富。它人口少,现在才2000万人,只比北京的常住人口多400多万,而国土面积只比我国少200万平方公里,而且矿产资源却全世界名列前茅,加上金融业等第三产业十分发达,国富民强。这是社会安全的关键性条件。第二,他们的社会制度比较健全,贪污腐败之类的事情比较罕见,居民心理比较平静、平和。第三,总体上贫富差距得到控制,而且福利好,穷人得到了较好的照顾,一家子没有一个就业人员,也有房子住,有汽车开,有肉吃,只是汽车差一点,不能经常上馆子吃饭罢了。第四,对罪犯有严密的跟踪体系,一个有犯罪前科的人永远处于警方的监控之中,在经济和社会活动中受到种种限制,更不必说政治生活,致使犯罪成本比较高。劳改释放后杀人放火的事情闻所未闻,不可能的。还可以列出一些,但就这四条,就可以保证把犯罪几率控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上。整个社会安全了,居民也就没有必要“人自为战,村自为战”,各家各户自己加强安全防范措施了。这是治安社会化,而非个人化。公安大学的这位教授关于“设计抵御犯罪”的理论讲得非常好,但上面这一点他似乎没有说到,也许这不是他的专业,该由社会学家来讲吧。

  其实,一个国家的安全战略也有大安全和小安全的问题,营造一个和谐友好的周边环境可以节省许多防卫开支,做到所谓化剑为犁。在国际社会,也有一个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确保大安全的问题,尤其是对于喜欢领导世界的美国来说。美国政府反恐就犯了一个大错误,它企图在维护不公正秩序的同时谋求自身安全,结果是越反越不安全,其中深意,值得深思。(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