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不动垄断高收入群体,谈什么分配制度改革


2006-02-16 00:34:52         华夏经纬网

  一场事关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目前,这份由国家发改委起草的改革意见初稿正在征求国务院有关部门和专家的意见。而早在去年年底,发改委有关司局已就改革基本思路征求地方意见。(据2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

  由于关系到每个人切身利益,任何关于分配制度改革的风吹草动,必定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从意见初稿中看,加大培育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限制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过快等问题,将成为这次分配制度改革的重点。这是大众所期待的,也是实现社会公义的必然要求:尤其在基尼系数已接近0.45,在城乡居民收入之比均超过3.2:1的今天。

  谈到中国的收入分配制度,垄断行业收入过高将是难以回避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这次分配制度改革的核心问题。从目前情况看,中国的高收入者除了商人和民营企业主以及企业高管之外,就数垄断行业从业者了——有报道说,垄断国企的清洁工收入都是非垄断国企普通员工的好几倍呢。同是高收入,前者是有付出(或劳动,或资金,或知识)有所获,而垄断行业从业者获得高报酬,并非其付出了相等的代价(用某些苛刻者的话,即使叫一个白痴来当中国垄断国企的老总,都照样赢利),而是依靠垄断地位获取超额利润,再把应为全民所有的超额利润私自转化为自身利益。正是这么一进一出,导致了高者愈高,低者愈低的收入两极分化。

  这么简单——连老百姓都明白的理儿,衣食优渥的官员、专家和学者更是心知肚明,“部分国有企业的工资福利发放缺乏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工资标准和结构不合理,不同部门、地区甚至同一地区的公职人员间收入差距过大”,其实“不同部门、地区甚至同一地区的公职人员间收入差距过大”,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总大不过公职人员和广大农民和无业者以及普通职工吧?在广大普通家庭因教致贫、因病致贫的今天,再来谈“公职人员间收入差距过大”问题,似乎不那么厚道。

  按照一般逻辑,发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可垄断行业从业者的不合法高收入问题,几十年来百姓再是怨声载道,可就是安如磐石,纹丝不动。本指望这次形势严峻下的分配制度改革动动这个大老虎,可专家的一席话又叫百姓失望了: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看来,由于缺乏可操作性等原因,垄断行业收入增长过快的势头难以逆转,因此,国家所能做的更多是通过“提低”来缩小差距,但对于垄断高收入群体则很难有所动作。

  昨天新闻说,火车票售票实名制一时难以落实,也是可操作性问题。可操作性到底是什么玩意?怎么一出现问题,可操作性就是最佳的挡箭牌?恕笔者孤陋寡闻,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笔者只知道,垄断行业非中国独有,自然垄断更是举世皆有,可人家欧美发达国家都把这个问题解决得很好,而报道说我国官员专家每年都要出国访问学习,为什么就没好好学学这个百姓关心的问题呢?难道这个技术问题能难过飞船上天吗?

  改革不是小孩过家家,改革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改革不能在不合理制度的基础上缝缝补补,企图寻求合理。老百姓再经不起折腾了。不动垄断高收入群体,通过“提低”来缩小差距,看上去很动听,很美妙,实际上无疑是痴人说梦——最现实的问题是钱从哪来?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义务教育不义务,公益医疗不公益,农村建设举步维艰……不都是因为没钱吗?钱到哪儿去了?一部分是公费消耗了,一部分自然是流到了垄断行业从业者的腰包了。整个社会的财富是一定的,此消则彼长,此长则彼消,你不动垄断行业的高收入者,“提低”的钱难道会从天上冒出来?(作者:王伟 红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