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公众误读了“死亡指标”吗


2006-02-17 09:13:15         华夏经纬网

   南方社区 刘海明

  亿元GDP生产事故死亡率、工矿商贸十万从业人员事故死亡率、道路交通万车死亡率、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是安全生产的四个指标。有人不解:死亡人数还能下指标?国家安监总局有关负责人澄清:下“死亡指标”事实上是为了少死人!(中国新闻网2006年2月16日)

  前些时候,国家安监总局公布了2006年度安全生产事故许可的最低“死亡指标”,舆论为之哗然。现在,安监总局出面澄清“死亡指标”的来龙去脉,希望公众了解增长性指标和控制性指标的区别,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死亡指标”属于积极的指标,而非消极的指标,进而理解并支持该局的工作,帮助确实不小。

  我想说的是,安监总局的这个解释,来得晚了一些。假如当初在宣布事故发生率和事故允许“死亡指标”时,同时将现在的这番话全盘托出,还至于产生误解吗?一位哲人说过,世间绝大多数的争论,都是因为语言表达的不清所致。此话一点不假。官方的“死亡指标”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责任不在公众弱智,而在安监总局当时没把该交待的东西交代清楚。

  即便如此,仍有必要追问一句:公众当时完全误读了安监总局的“死亡指标”之说吗?

  事故发生率不可能为零,事故中难免死人,这个简单的道理,人人心知肚明。安监总局在澄清舆论误读“死亡指标”的时候,专门强调了这一点。从那位负责人的口气看,他以为公众批评“死亡指标”,过于苛求,好像安监总局希望每年死多少人似的。如果真的这么认为,该是安监总局误读了公众的本意,而不是相反。舆论批评“死亡指标”,在于不满安监总局事先设定个死亡多少人“合法”(或者没有问责之虞)。现在,重大事故时有发生,每次重大事故,都是以许多无辜的生命为代价。而重大事故的背后,往往是责任事故。责任事故,则意味着有可能避免这样的事故。可见,与其说公众不满“死亡指标”,不如说公众不满各级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渎职或者失职,是管理不力,造成了死亡人数“绝对可观”的现状,而不是死亡指标本身的问题。

  安监总局有解释“死亡指标”制定的科学依据的权利,不过,他们的真正责任不在于如何解释这个术语,而在于履行好自己的工作职责,把事故死亡人数大幅度降下来,这才是硬道理。从报道中提供的数据可知,去年,中国亿元GDP生产事故死亡率为零点七三,是韩国的两倍,是美国、英国的二十倍。死亡人数如此“遥遥领先”,决定了制定“死亡指标”

  的基数同样非常可观,而公众则毛骨悚然,不知道下一次死亡的会是何人。他们对此话题异常敏感,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本质上说,是安监总局的“死亡指标”和公众心目中所能承受、容忍的死亡总量存在较大差距,造成了公众对“死亡指标”的挑剔。在一个和国际接轨的时代,服务部门的收费接轨了,惟独人身安全方面的国际指标没有同步接轨,公众怎能放心?什么时候我们的“死亡指标”也降低到国际“死亡指标”的水平了,“死亡指标”也就不会成为“舆论炸弹”了。(南方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