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透视大学生村官热:梦想还是跳板


2006-03-06 10:02:17         华夏经纬网

  进城读书曾是许多农村娃娃的梦想,上大学是许多农村孩子跳出“农门”的捷径。

  如今,越来越多的天之骄子却涌向城墙外的世界。今年7月,北京2000名高校应届毕业生将赴京郊农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助理、村委会主任助理。

  从2月中旬开始的招募活动,在各高校反响强烈。而由此引出的争议也久久没有平息。有的大学生毫不讳言,这是一个跳板,因为待遇优厚。也有人认真表示,怀着“一腔热血”、切切实实地想在农村这片广阔天地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干出一番事业。

  本报记者走访报名、面试现场,透视“大学生村官”热……

  村支书给大学生面试

  房间里静悄悄的,40名年轻人大都西装革履,安静地坐着,等候一场即将到来的考试。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上,流露出的是焦急和忐忑。

  前天上午9时许,在中国农业大学东校区1号学生公寓里,一场特殊的招募会正在进行。眼前这40名大学生,是2006年北京“大学生村官”招募的第一批应聘者。此刻,他们正等候平谷区几位来自基层的村支书“考官”为他们面试。

  从下周一起,他们中的15人将与来自北京林业大学、北京联合大学和北京农学院3所试点院校的45名学生,一起离开学校正式下乡,接受为期一周的培训。然后于10日提前上岗,率先到北京平谷和延庆两个区的31个行政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助理、村主任助理。

  而这,仅仅是北京今年“大学生村官”招募行动的第一步。

  据悉,今年北京计划选派2000名毕业生到郊区农村担任村干部助理,招募涉及的院校有80多所。其中190人是京外院校的北京生源。之后2年里,还将有6000名大学生加入,陆续走进全市3978个行政村,到那时,北京将村村都有大学毕业生。

  村官的优待政策诱人

  从大学生到村官,这样的角色变化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想象的。是什么原因让这么多大学生甘心回到农村的田野上播撒自己的汗水呢?今年,北京为此推出的多项优惠政策和诱人的福利保障措施可谓“功不可没”——而这,正是争议的矛头所在。

  记者了解到,大学毕业生当村官,第一年平均每人每月薪酬为2000元,之后逐年增加500元,并由政府为其缴纳各类社会保险——这样的收入在应届毕业生中属中上水平。同时,3年工作期满考核合格,可转北京户口、优先录用为北京市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入学考试总分加10分,甚至被推荐免试入学……一系列的优惠条件正像一名应聘大学生对记者说的:“这一切太有吸引力了!”不可否认,相当部分应聘者看中的,就是3年村官生涯后可以享受的优待政策。

  先当村官再考公务员

  华北电力大学电子商务专业张韬的回答很直接。家住延庆县的他表示,自己要“先就业再择业。等3年合同到期,工作经验有了,也具备一定经济实力,再找别的工作。”来自华南农业大学的杨涛,看中的则是“3年后,我可以在考公务员方面占得一些先机。”

  在报名现场,记者发现来报名的“京外高校北京生源毕业生”中,家住北京城区的占大多数,真正在农村生活过的人不多。大部分学生表示,3年期满后要考研或回城当公务员。报名当村官,似乎成了不少大学毕业生面对就业压力时的一种“曲线策略”,成为外地学生跨进京城的一个跳板。

  焦点链接

  一年前,32名北京的大学毕业生成为“试验村官”;一年后,其中的一对恋人坚定了为农民服务的想法——“农村让我们的爱情变得更实在”

  前天上午,在去农大“选秀才”的北京市平谷区村支书队伍中,两个熟悉的身影引起了不少学生注意——“男支书”黄腾宇是2005届中国农业大学农村区域发展专业本科毕业生,现任马坊镇塔寺村村主任助理;“女支书”畅泽萍是黄腾宇的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女朋友,马坊镇蒋里庄村村主任助理。

  心愿是到农村做事

  去年3月,北京平谷区面向社会首次公开招募大学生村委会助理。他俩过五关斩六将,最终成为32名入选幸运儿中的成员,双双在7月正式成为第一批试验“大学生村官”。

  一年后,他俩重回母校,立即被师弟师妹们围了个水泄不通……一边介绍着自己的经验,一边回忆起这一年村官的经历。黝黑的脸上,更多的是感慨:“那时,我们是坐着918路公共汽车赶到平谷参加招募会的。”

  毕业时,带着2005年度“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的光环,黄腾宇和畅泽萍选择了一条和其他同学不同的路——去农村基层做管理工作。

  “这符合我们所学的农村区域管理专业,而且我曾经得到过社会的帮助,能到农村做点事情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说起一年前的情景,畅泽萍仍然牢记自己选择的初衷。

  进城办事顺便约会

  来农村后,为了照顾他俩,平谷区把他们安排在同一个镇相隔不远的两个村。村里还给小黄配了一辆自行车,骑车两分钟就可以到女朋友工作的村子。如今,两个人每天一起到镇食堂吃饭。村里人见到他们就开玩笑:“小畅,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喜糖呀?”

  农村没有周末,这是让大学生们始料不及的。农民没有休假的概念,村委会天天都要上班。来到平谷后,他俩就没有好好出去玩过。

  一起去北京城里办事——买种子、送材料成了两人约会的理由,讨论工作取代了往日的“甜言蜜语”,两人却没有怨言,只说“来农村让我们的爱情变得更为实在”。

  村民怕大学生离开

  农村要发展,离不开人才。去年,清华大学学生那篇《乡村八记》农村调查,正说明了中国农村太需要大学生了。平谷区人事局表示:“去年招收的32名‘大学生村官’干得都非常好,他们的到来,确实给村里增加了活力。村里的电脑用起来了,文件材料写得好了,新技术用得多了,产品销售渠道广了……我们非常满意!”

  也有村民担忧:“大学生来了真不错,孩子不会做作业都找得到人问了。还能上网告诉俺们价钱什么的,都挺热心的。不过俺们也老嘀咕,村里还是苦呀,大学生到这儿能呆多久?俺们就怕大学生干不长!”

  3年的聘期对这批“大学生村官”来说并不算短,但黄腾宇说,“我们想做个农村社会工作者,为改变农村尽点力。3年期满,我会考虑继续在农村工作下去。”(新民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