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被歧视的岂只是河南人


2006-03-09 11:01:39         华夏经纬网

  近日《南方周末》以一个半的版面报道了河南人十几年来遭受地域歧视的痛苦,特别是近几年来为拒绝地域歧视,重塑地域形象而作出的种种努力,读后感触颇多。在此之前,如此相关的还有两件事,一是一个名叫马说的作者写了一本书,书名为《河南人惹谁了?》,其二是关于“深圳某派出所悬挂横幅歧视河南人”的全国首例地域歧视案,以河南方面胜诉而告终。
 
  其实,歧视岂只是河南人之痛,这些年来,我们安徽人不也常遭一些外地人的歧视、白眼、冷漠和蔑视么?在发达地区的某些人眼里,“安徽”两字总是与大水、贫穷、小保姆、民工等等联系在一起,媒体上只要刊登了安徽的哪怕很小的负面新闻,就会有人大炒特炒,极尽谩骂侮辱。应当承认,在改革开放之初,为改变贫困落后的家乡面貌,确有个别安徽人干出了伤天害理的事,但我们应该理性地看待安徽人,不能以偏概全或一竹竿打一船人。要知道任何一个地区、行业都是良莠互见,瑕瑜并存。显见,河南人受歧视之痛安徽人同样也有,这里关键是受歧视者如何面对。

  写到此,笔者不由地想起前些年流传甚广的一句话:“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本意是指湖北人脑子灵活好使,可偏偏有好事者将其穿凿附会为湖北人狡奸坏滑,极尽混淆视听之能事。但聪明的湖北人并没有被视听的混淆而激怒,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武汉晚报》专门以“九头鸟”作其副刊名就是明证。近年还不时听人言:“三个湖北佬,抵不过一个桐城佬。”如此乐观、豁达又不失幽默地对待“微词”,值得我们学习。

  马说在《河南人惹谁了?》一书中有一句话可谓找到了问题的症结。他说:“对河南人的歧视表面上看是地域文化的歧视,实质上却是经济歧视。”对安徽来说,也是这样。看来,要想消除地域歧视,关键要大力发展本地地域经济,挖掘经济潜力,集聚经济实力,并不断进行自主创新,掌握群多知识产权;其次应该是在相互信息充分交流的基础上,改变相互间偏面、主观、滞后的认识;第三,作为政府应采取有效措施力保每个公民的平等权利,媒体在报道有关地方问题时应客观、公正;最后是被歧视者在理直气壮地予以抗争的基础上应自尊、自强。(王志顺 红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