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从郑氏“官贼定律”看“学官现象”


2006-03-13 09:40:30         华夏经纬网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谢联辉在福建团小组发言时直言“学术腐败”,其中表现之一就是“学官现象”严重——这些人一头挑着官位、一头挑着学术职称(见3月10日《中国青年报》)。

  “学官现象”让我想起了郑广的“官贼定律”。
 
  据道光版《晋江县志·海防志》载:宋绍兴二十六年,郑广率水军来属殿前左翼军,防卫晋江海道。郑广本是个海寇,朝廷下诏招安,委他当福州延祥寨统领。

  一日,郑广到福州府衙参加聚会,满座官员济济,或谈笑风生,或吟诗作赋,就是瞧不起郑广。郑广忿然起立说:“我是个粗人,有一首诗献给大家,好吗?”等众人安静下来,郑广大声吟道:“郑广有诗上众官,文武看来总一般。众官做官却做贼,郑广做贼却做官。”众官听罢面面相觑。

  从郑氏的“官贼定律”看“学官现象”,简直是同出一辄。

  “学官”者,左手是官,右手是学者,跻身两界,学官通吃。追寻“学官”的成长史,我们会发现“学官”的养成与“官贼”异工同曲,一类是原为学者,学而优则仕,先学后官,这类人不妨称之为“学官”;另一类原为官员,“仕”而优则“学”,先官后学,这类人可以名之为“官学”。

  在郑广眼中,“当官”与“当贼”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只不过有个先后问题。“学官”恐怕也这样。当了学者去当官,会议多了,学习少了;饭局多了,研究少了;应酬多了,学术少了,久而久之,官运亨通了,学术却毁了。这种“学官”如果急流勇退,一心一意当他的官还好,如果还用官威来维持学术权威,结果危害学术,那真是罪莫大焉。而“官学”,当了官再当学者,能力、学术不逮,如果甘愿当个挂名学者,虽然有点无聊,那也就算了,最怕偏偏有些人还想扬名立万,“学”有所成,还要当人家的学术导师甚至权威,那就真的既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假如硬要从郑广的“先贼后官”和“先官后贼”分出一个贤愚不肖来,我倒认为“先贼后官”要恐怕好一些。“先官后贼”,明摆着就是假公济私,为害百姓,是孬官,而“先贼后官”还存在着这些盗贼出身的人当官之后变好的可能。同样,如果要把“学官”与“官学”分出高下,我宁可投“学官”一票。“学官”只不过是时下对学术的评价、奖励标准出了偏差,把官当作奖品封赠给学者而已,“学官”即使当不好官,也不至于太离谱,而“官学”则不一样,这些既要官又要名,靠手中的公权来窃取个人的学位、职称的人道德更卑下,为法治政府所不容。这些人,不但当不好学者,也一定不是好官。

  要消灭“官贼定律”,一定要有一种机制,让当官的人当不了贼,也不让做贼的人混进官员队伍。同样,我们也应该有一种机制,尽量不让搞学术的人去官,浪费专业人才,更不能让没有真才实学的官员攫取学位,污染学术空气。(红网 练洪洋)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