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看好3000亿别被“忽悠”了


2006-03-16 09:33:23         华夏经纬网

  徐迅雷/文

  两会期间,从业于媒体的我在主持“读者互动发言,在每天两三百件“发言中,比重最大数量最多的是担心新农村建设中3000多亿“三农专款如何落到实处,甚至远远超过了对医疗、教育、住房这“新三座大山所发表的意见。
 
  一位读者发来短信说了这么一段话,给我印象很深刻:“自从看了《卖拐》后,我这里的基层干部中就涌现了一些忽悠精英,他们深得忽悠精髓、技术高超,能把法律的一些条款忽悠掉,把一些人的权益忽悠没了,甚至把死人给忽悠活了。现在国家拨资建设新农村,还真不能让这些忽悠高手给忽悠光了。是的,笔者在农村基层工作过若干年,深切知道:如果缺乏有力的制约监督,“上面下来的那点钱被“忽悠掉是很轻松很容易的,几乎就是举手之劳。当然,一些基层领导人的忽悠能力,并不是看了《卖拐》之后才发达起来的,功底之深,由来已久。

  别以为“上面把钱拨下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如果仅仅是大笔一挥、银行一汇,那自然是再容易不过了,可是,这个款要想“拨到你想拨的地方,拨到你想给的人手中,恐怕就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年初的一个报道就是一个典型例证:“灾害发生之后的2003年8月,国家发改委就拨出救灾款5906万元。但两年过去了,这笔钱真正到灾民手上的还只有50万元。为了追讨这些款项,当地百姓多次自发组织举报和控告,但最后的结果是被华阴市政府关押和劳动教养。这是对两年前渭河大水后陕西省和华阴县两级政府截留救灾款事件的报道。杂文家潘多拉先生为此给《杂文报》写了一篇评论,标题是《惊闻救灾款“缩水99%》,说实话,我看了这个标题就笑了:这怎么能算“惊闻的事呢,这太正常不过了,实在是用不着奇怪的啊!如果“5906万元当中,留在“经手人手上的只有50万元,而5856万元都到灾民手里,那才能叫“惊闻。

  在两会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沉重地表示,必须要保证中央的3000多亿‘三农’专项资金真正让农民得到实惠。徐匡迪说,今年中央政府将拿出3000多亿元作为“三农专项资金,当时他就用笔计算,用3000多亿专款除以8亿(农民),每个人就只有424元。“我最担心农民连24元都拿不到。搞农村水利建设,从部委到省、县、乡,肯定拿走一大笔钱;搞退耕还林,林业部门也要拿走一块儿;如果再有一些地方将资金不用于建设,而是去建豆腐渣工程,搞贪污腐败,农民最后还能够拿到钱吗?为此,徐匡迪建议审计3000亿元“三农专款。徐匡迪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百姓的想法大抵也是如此,“关心中透着“担心。

  为了保证把这3000亿巨款落到“实处,不至于“农民连24元的零头都拿不到,中央自然有“配套政策;但同样的问题是,“政策落实一样是难题,中央有多少好的规划、好的政策、好的举措无法落实?基层不仅仅有本事“贪污拨款,同样有本事“贪污文件、“贪污精神、“贪污温暖。文件也好,拨款也罢,能否不折不扣地落实到基层,不会“雁过拔毛,不会“短斤缺两?在我看来,“塞进暗箱被拔毛的几率是极高的,“铁公鸡一毛不拔的可能性是极少的。“毛被拔到一定程度,“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就只好走上“形式主义道路,而让镇村干部先富起来了。新农村的建设,钱是重要的,但比钱更重要的是人,是体制,没有好的人去落实、没有好的机制制度来保证,“输血都输不过去,“造血就更没指望了。

  面对即将到来的3000亿元“甘露,农民在嗷嗷待哺,有人却虎视眈眈;公众心中焦急,有人却心里暗喜。我们要警惕再警惕!(中华工商时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