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比诺贝尔奖更重要的是什么


2006-03-17 09:29:40         华夏经纬网

  3月14日上午,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在广州作了一场名为《怎样评价中国高等教育》的学术报告。他称,清华大学一年级的学生要比哈佛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平均素质高,而且提出创新可以分为爱因斯坦、杜甫、比尔·盖茨、任天堂四种体系,以中国目前的国情来看,最需要的是任天堂和盖茨这种会赚钱的人才,拿一两个诺贝尔奖并没有什么用处。(3月15日东南快报)

  实事求是地说,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诺贝尔奖并不重要”这样的判断是准确的,不仅杨振宁这么说,很多人也都这么说。2004年11月25日,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在外交学院演讲时表示,“中国要真正成为科学技术的强国,重要的不是得诺贝尔奖。中国当前的任务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老百姓的生活搞好,把科学水平提高。”

  杨振宁说“拿一两个诺贝尔奖并没有什么用处”的话虽然没有错,但这并不代表他说这话的时间和地点没有问题。实际上,2005年10月23日,杨振宁在上海交通大学演讲中曾经表示,“我相信十年内会有华人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比较有希望的两个人是简悦盛和徐立之。二十年内,中国大陆学者也有望问鼎诺贝尔奖。”

  刚刚预测过问鼎诺贝尔奖的人员名单,转眼间又觉得“拿一两个诺贝尔奖并没有什么用处”,同样是对待诺贝尔奖,为什么短短几个月时间之内杨振宁的态度变化如此明显?答案也许恰恰就在时间的差异上——每年10月左右是诺贝尔各奖项揭晓的时候,而每到这个时候,中国人的“诺奖情结”就会被再一次点燃。如果杨振宁真的觉得“诺贝尔奖并没有什么用处”的话,那么明知没什么用处还要去兴致勃勃地预测得奖名单的举动,就显得有些多余甚至是无聊了。

  徐匡迪院长认为诺贝尔奖并不重要的理由是,应当提高整体科学水平,成为真正上的科学技术强国。而杨振宁教授则认为,比起诺贝尔奖,中国更急需像比尔·盖茨、任天堂之类会赚钱的创新人才。因此,最高速产生效益的创新才是“当下中国的第一要义”。如此一来,杨振宁的诺贝尔奖并不重要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正是因为诺贝尔奖无法“最高速产生效益”,因此就变得“并没有什么用处”?

  不难看出,虽然同样认为“诺贝尔奖并不重要”,但徐匡迪和杨振宁的出发点和立足点是根本不同的,一个是为了促进基础理论的创新,而另一个恰恰是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摒弃基础理论的创新。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无论“盖茨式的创新”,还是“任天堂式的创新”,任何一项推动经济发展的创新,都离不开基础理论的创新作为基础。两种“诺贝尔奖并不重要论”对比至此,已然可见高下。

  行文至此,想起一段陈年往事。1996年11月5日,牛津大学否决了沙特阿拉伯亿万富翁瓦菲支·塞义德向牛津捐款340万美元,让牛津建立一所“世界级的工商管理学院”的提议。校监们决定:“有着古老传统的牛津大学应该远离沾满铜臭味的教育”。

  牛津大学校长柯林·卢卡斯认为:“大学应该促进经济发展,但这并不是大学真正的价值所在,大学更要推广一种价值观念,做一种知识的传播。”相比之下,国内许多名校日趋明显的世俗化、功利化倾向饱受诟病,这恐怕也是其为什么屡屡自诩学生素质比世界名校更加优秀,而学校自身却始终无法与世界名校比肩的根源所在。

  正因为如此,让人不能不为杨振宁教授的此番言论表示担忧,诺贝尔奖确实“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说出这番话的态度和目的。大学作为高尚灵魂和独立自由精神荟萃的象牙塔,究竟应该继续与世俗保持距离致力“基础理论式的创新”,还是彻底撕下一切面纱全身心投入于“最高速产生效益的创新”?这些问题看起来似乎比“诺贝尔奖并不重要”本身更值得关注。(赵志疆  东方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