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迁徙自由”是压力也是动力


2006-03-20 10:10:46         华夏经纬网

  作者:彭兴庭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鲍遂献16日在公安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户籍改革的问题,公安部正在抓紧时间研究,并将向国务院提出改革建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余凌云教授认为,现阶段完全放开让公民自由迁徙,则会给城市带来很大的压力,公共设施、医疗、就业和教育等很难跟上。(《中国青年报》3月17日)
 
  对于城市来讲,放开户籍,让公民自由迁徙确实是一种压力,但这种压力,却也是动力。清华大学教授李楯说,改革已经把好改的都改了,现在只剩一堆骨头。在这堆最难啃的骨头当中,有一根就是“户籍制度”。城乡二元分割已经成了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一个瓶颈,如今不改,更待何时?

  人是否应该拥有自由迁徙的权利?联合国1948年的《世界人权宣言》和1966年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都确认了“迁徙自由和居住自由”这项基本人权。作为缔约国,签署意味着承诺,承诺意味着将来要生效。此外,现实生活中诸如打工、招聘、停薪留职、异地经商的公民自由迁徙的现象,也是无处不在。无论是在法理上还是现实中,迁徙已得到承认。但是,户籍制度的障碍,就像插在“自由迁徙”上的一把尖刀,让整个社会都不时为之阵痛。

  现在农村劳动力转移是否能够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一个转折点,并由此而带来经济的持续增长,这不仅仅取决于产业结构的变迁,更取决于社会和城市的开放程度。制度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斯曾说,有效的经济组织是经济增长的关键。我们常讲要启动农村消费,可是,广大的农村市场却总是“启而不动”。现在农民进城,首先遭遇的就是户籍门槛。社会结构不够开放的历史已经证明,在这种“社会预期”下进行的“经济增长”,只可能获得短暂的虚假繁荣。

  让公民“自由迁徙”到底有多大的压力?公共设施、医疗、就业和教育,在这些方面上的不平等,本身就得革除。现在条件正在逐渐成熟,正需要一次全面的“自由迁徙”来洗刷这些“罪恶”。此外,“自由迁徙”,是否会影响社会稳定呢?许多国外的贫民社会学研究表明,这些都已经被证伪。原因很简单,这些人刚刚进入城市,需要城市接受他们,如果存在被接受的希望,他们会很稳定,如果遭受歧视,情况就刚好相反。因此,现在庞大的流动人口和户籍歧视,才是社会不稳定的最大根源。

  让居民“用脚投票”,其实也算一种“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迁徙自由不仅仅是一项人权,也应该是公民的一项宪法权利。当有一天,数以亿计的农民工斩钉截铁地宣称:我是工人,是城里人,这将是中国社会转型成功的宣言。(国际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