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看病贵”的实质是什么


2006-04-12 09:36:26         华夏经纬网

  深圳市卫生局日前出台了《深圳市卫生系统内部分配管理办法(试行)》,对分配制度进行改革:医务人员的收入与单位、科室收入脱钩;药品收支结余按规定上缴专户,不参与内部分配;每诊疗人次平均费用和每住院人次平均费用超标的,将扣发医务人员的收入。(《新闻晨报》4月10日报道)

  近年来“看病贵”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可以说是到了怨声载道的程度,深圳前不久就发生过住院119天花费120万元的“天价住院案”。在这样的背景下,深圳市卫生主管部门制订出针对性的措施——病人医疗费用超标将扣发医务人员收入。不过,这一措施能否药到病除,笔者却并不乐观。因为控制医疗费用的关键在于确定是否“超标”,而政府能否制定出合理的费用标准,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实际上,近年来医药费用的急遽增长,与主管部门的不合理定价密切相关。卫生部部长高强谈起医院药价虚高时曾说:“药价尽管涨了几十倍,但你去查查,肯定没有超过国家的最高限价,也就是说,再贵也是合法的!”“这说明药价不合理首先是因为政府定价太高。”药价如此,医疗费用同样如此。医院收费不合理,很大程度上是政府主管部门定价不合理所致。违规乱收费的现象当然存在,但所起作用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比如深圳的“天价住院案”,住院119天总共花费120万元,其中医院违规收费10万元,只占总金额的1/12。乱收费金额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就很能说明问题。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政府的特殊地位所致。在我国现行医疗体制下,政府实际上承担着双重角色,一是医院建设投入者的角色,二是医疗费用控制者的角色,二者存在一定程度的关联。因为医疗费用控制得越低,患者承担的医疗费用就越少,政府的投入就要越多。当政府不愿增加投入时,很可能制定一个较高的医疗收费标准,将本该政府投入的成本,以合法的形式转移到患者头上。

  卫生部公布的《2005年中国卫生统计提要》显示,我国的卫生总费用从1980年的143.2亿元急速上涨到2003年的6623.3亿元,增加了45倍多。其中,政府卫生支出从36.2%下降到17.2%,社会卫生支出从42.6%下降到27.3%,个人卫生支出却从21.2%剧增至55.5%。换句话说,“看病贵”的实质是政府将大量的卫生支出转嫁到了老百姓个人头上。患者医疗费用“超标”的主要原因不在于乱收费,而在于政府投入不足。

  因此,如果政府不能有效承担起保障医疗卫生投入的责任,恐怕很难制订出合理的医疗费用标准,也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控制医疗费用的增长。(红网 莫林浩)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