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杨耕身:为什么药价会越管越高?


2006-05-17 10:14:40         华夏经纬网

  我国药品价格管理办法的初稿已经完成,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表示,管理办法将要征询社会意见。据报道,按照设想,今后将建立每两年调整一次药品价格的机制,对药品价格进行全面调整,对目前实行市场定价的药品,也将进行政府干预。

  在对于药价普遍的声讨之声中,政府终于表现出了强硬的一面。医药作为准公共产品,这种干预自然能够轻易地找到其合理性,所以我想提请关注的一点是:我们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规避干预可能带来的某种利益的合谋冲动,以致最终与降低药价的初衷相悖。

  政府相关部门的真正职责在于提供良好的市场环境、做一个纯粹的监督者。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一个好的竞争者好于十个监督者,而当政府有关部门同样作为由人组成的利益主体之时,这种职能的退位或归位是政府在利益纠缠中保持公正与独立的前提。而事实上,在我国过去的药价机制之中,有关部门正是因为不得不沾染上了无法褪去的利益色彩,才饱受公众质疑。

  分析过去药价机制虚高的症结,首先在于一种“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作为卫生行政部门,身兼运动员与裁判员的双重身份,于是医院与医生面对投入的不足、创收之需要以及回扣的诱惑,穷尽手段从患者身上剥取利润,其中就包括与医药代表的勾连、抬高药价等手段。这首先已是一种合谋,成为医疗腐败臭名昭著的一个普遍现象。而在另一方面,则在于“连续17次降低药价”却没有真正触动药价虚高的事实所透露的信息,它包括部门利益的驱动以及监管体制的越位及缺位,等等。

  在今天,医疗腐败成为药价虚高的源头,几乎成为共识。那么对于国家发改委拟推出的药品价格管理办法,公众的期待无非也就在于,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抑制医疗之中所包含的腐败成本的问题,而从根本上来说,这正是一种对于监管力量的呼吁。但是当作为监督管理部门都纷纷参与到药品的定价之中,我们又如何去寻求那样一种公正与独立的监管力量?毕竟,公众无法面对的一点是:在潜规则作用之下,为稳定既有利益,一些医药企业很可能会以某种不为我们所知的方式去进行“公关”,而“公关”的成本自然要反映在价格上。

  根本的期待,不在于应否重新设立一个监管者,亦不在于以怎样强硬的姿态来实施干预与管制,而在于如何在市场机制与政府监管中,重塑药品定价机制。这样的一种机制,必须承认市场为主导的正当性与唯一性,同时,必须保证政府对于市场环境、药价成本、药品质量标准以及其购销、流通领域的监督的有效性与公共性。无此,现有药价虚高、失范的现状可能依然难以改观。 作者:杨耕身 辽沈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