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明空:医托、医串串医闹的对比分析


2006-06-27 13:31:15         华夏经纬网

  在整个医疗怪圈里,很多这个行业所特有的名词,有的与患者有关,有的与医药代表有关,有的与医院有关,有的与医生有关,当然,也有的与上述的这些环节都有关系,而今天我集中分析医托、医串串和医闹这三个群体,之所以要将它们三者进行对比分析,那是因为这三者都是直接联系医患两端,也是直接针对医患两端的特殊群体。

  从我的个人角度来说,对这三类人都十分厌恶和痛恨!但或许我本身是一个“患者”吧!因此,相对与医托和医串串,我对于医闹,目前的反感情绪相对更低一点,具体原因我将在随后的文章进行分析,这里我只是首先想给本文定一个基调:那就是当整个医疗市场都成为一个怪圈的时候,我们普通老百姓在极力谴责和声讨这些医疗“毒瘤”的背后,作为医疗行业的主管部门和作为医患矛盾中强势一方的医院,是否比我们老百姓更多的进行思考和总结?在面对恶病缠身,绝望透顶的患者时,医院及主管单位是否更应该主动的先进行自我批评?

  我们看看这三者的概念:所谓医托,相信全国的人都知道,就是那些通过各种手段将病人和患者“领”到他们所依附的那些医院和医生那儿去,并因此从医院和医生那里享受相应好处费用的群体。所谓医串串,这是四川本地的叫法,不知道其他地方如何称呼,就是那些专门排队挂专家的号,然后转手将号倒卖给那些急需看病的患者,并因此从中牟利的群体。而医闹,在上面一篇文章里已经很明白的说了,就是帮助出现医疗事故的患者及其家属,专门针对医院和医生进行吵闹纠缠,以从赔偿款中牟利的群体。应该说,前两类群体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而这医闹,却是最近,或者说马上就要流行起来的说法,虽然可能早以有之,但毕竟一直是“星星之火”,到是没有引起普通群众注意。

  我们来看其共同点:毫无疑问,这三者的共同点都是紧紧的依附于医疗体系,甚至可以说是直接依附于医患关系双方;他们都是从医患双方的矛盾中谋取自己的利益;他们都是医院方十分厌恶和痛恨的目标(主要是大医院);他们都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并且主观上都希望别人的痛苦越深越好;他们几乎都是没有文化,没有权势,没有地位的社会底层群体;他们的收入都没有什么成本支出,也没有多少风险,也就是几乎都是只赚不赔的“生意”……最后要说的是他们的收入都还不低。但是在这些相同中却也有不同,主要是“医闹”与前两者的不同。

  首先我们看“医托”:据说自从有“贸易”以来,就存在了所谓的“托”!而医托什么时候出现这无从考证了,其实也无须进行考证,毕竟我也不是为他们著书立传。医托要生存,必须依附于医院或者是医生,而医院的话一般是一个城市里面的那些二流、三流、甚至是不入流的小医院;而医生呢,主要是独立诊所或者是个人性质的私立医院里面的医生,彼此谈好分配比例,通力合作。医托的工作地点一般是城市各主要车站、知名医院的门口和楼层;目标对象是初到城市的外地人、一眼就能看出有病的患者、看不起大医院的患者、甚至一切他们可以拉到目的地去的人;工作内容就是说自己认识一个这方面病的专家,甚至举例说自己如何如何,或者说价格公道合理等,反正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将病人“领”进医院为原则。

  医托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提成,也就是事先和相关依附的医院或医生谈好的比例,我因为自己业务的关系,曾经有一位医托主动找我促膝长谈,据他说,最高比例可达到60%,也就是说如果所带领的病人去看病花了100元,他们这些人可以马上去分到手60元!先别吃惊,据说这在美容医院和机构比较普遍,而一般的医院和医生,比例大概在40%―50%。少了这个比例,医托都不跟他们合作,因为他们居然也知道“市场决定一切”道理!是整个市场里的“大爷”。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愿意去相信他所说的这个比例。当然,病人一旦进了所指引的医院和诊所,不太可能一两百元出门的,哪怕是把兜掏光了还得给家里人打电话火速送钱来,因为,据说那些医生就有办法让他们相信他们非治不可!

  虽然可能几天“不开张”,但只要一开张就可以吃几个月!而平均下来,一个月5000―8000是比较保险的!如果遇到“肥猪”(对不起,这不是我故意如此,他们自己对于那些有钱又好蒙的患者就叫肥猪),一次就可以分到一万多!因此,虽然医托面临着医院打压和警察惩治的风险,仍然有很多人乐于此行,出事了,自认倒霉,挨一顿皮肉之苦,罚个几百几千,换个地方,照样开张!据这人说,他们一前辈,出道两年在成都买了3套房子,现在已经发了!而具体挣了多少,没有人知道,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他们自己生病了,是绝对的进自己最熟悉的那些大医院的医治,哪怕是逮着被打了,也是到别的大医院去敷药,我问他为什么不去他们有协议的那些医院,他吐一个烟圈说道:哪敢啊,好多药水都是TM假的!

  这些医托因为是各主要医院的严厉打击对象,因此工作时和兜售假发票的差不多,都是小心谨慎,游目四顾,穿着打扮也和卖假发票的路子差不多,反正给患者的感觉绝对是和自己同一战线的“受难同志”,很好分辨,但现在好象这些医托也开始职业化和高级化了!这里提醒患者朋友一句,遇到这样的人,宁愿病死也不要去医,因为如果去医了,非但死的更快,而且死的时候身上唯一的‘银子’可能都会被搜刮走!对于这样一批人,几乎比过街老鼠更可狠,因为除了他们自己和那些无良的医院医生,他们主观上就在刻意伤害在和他们一样弱势的普通群众,在主观上加深患者的痛苦和困难!对于他们,我个人深为不齿!如果不考虑法律,按我个人尺度量刑:当斩首示众!

  再看“医串串”,和患者对医托以至的深恶痛绝相比,对于医串串,很多患者还可能对他们产生感激之情!因为很多人虽然多花了钱,但确实因此享受到了专家的诊断,并因此忽略其另外的意义。由医串串的定义可以看出,所谓的医串串主要存在于各个城市非常知名的大型医院里!具有知名度的专家越多,这些串串就越多!专家的知名度越高,他们倒手出来的号价钱就越高!他们的工作内容一般是每天早上第一时间排队挂号,当然如果需要可能通宵排队,反正他们对医院的熟悉程度绝对高于任何患者,只要有挂号的机会,他们绝对第一个知道,也会第一个“享受”!挂好号以后就是兜售的问题了,这在我们看来好象是很头疼的事,可对于他们来说,据说非常容易,价钱也不低,从成都来看,华西医大的专家挂号费用是10元,一般是5元,当然遇到特殊情况可能会更贵一点,就这样一个普通的挂号,通过他们的倒手,可以卖到100,150,甚至200元。这个我有过亲身经历,就是到华西医院准备为女朋友咨询一下关于女性健康的问题,她在其他地方都没有明显效果,我在网上查好了专家作诊时间,去挂号结果没有了,正出医院时,有人上来兜售,一问价格120元,一分不少!如果女朋友在,我花这钱能看到专家也就不去计较了,可就这么一咨询,花这钱实在不值,于是也就没有买。

  总之,专家的知名度越高,转手的价格也就越是高!学经济的都知道“资源的稀缺”这个概念!可是我觉得真正懂得运用这些经济学理论的恰好是这些看似斗大的字不识的人!他们充分的明白专家是有限的,专家每天看病的数量是有限的,于是掌握在他们手里的“号”也就绝对是值钱的,这些人的收入想对于医托来说,可能要少一些,但一个月下来基本上也维持在2000―4000元之间,当然,如果遇到医院打压,他们休息的情况下,可能相对会影响“收入”,不过这些人都不是靠一家医院吃饭!我自那次经历后曾经到处打听,想找个内行了解清楚,但遗憾的都是一些道听途说,没有直接的证据,因此下面的话,大家权当没有真实证据的待证资料:现在这些医串串都分成了几派,各自在各自的活动范围“工作”,有详细的分工:谁负责排队挂号?谁负责打探医院动向?谁负责找病患购买者?怎么处理分配问题?……俨然一个正规的公司,或者说其分工之精细和工作之敬业都是一般的工作望尘莫及的!看到这里,朋友们有何感想?

  这个群体人数相对于医托来说,少了很多,主要是医院的专家有限,并且,因为有“组织”参与,所以绝对禁止生人插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吃这碗饭的人相对比较固定。对于医院来说,无论从报纸上看也好,从医院内部的招贴也好,都明文反对和打击这些人,可是难度在于无法分辨谁是真正的患者,谁是医串串,更何况这些人工作可以很机动,可以今天工作,明天休息,可以天天工作,也可以天天休息,因此属于‘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类型!即使运气好,抓到了,也惩罚不能太重!怎么定罪呢?难道搞个‘投机倒把’?

  对于医串串,我内心很复杂!当然是希望能取缔,但是,在目前就医难,看专家更难的情况下,有这么一批人,哪怕是花多一点钱,只要能看上,也是一种内心的期待,这正如每年春节的春运,当我们流连于几千公里之外的火车站而买不到票时,如果有个票串串送来所需要的票,哪怕是多付出100或者200元钱,也是一种欣慰,甚至很多人会不由自主的给那些票串串说声“谢谢”!因为,他们的可恶与不能回家的可恶相比较起来,好象就显得不那么可恶了!甚或可爱了!同样的道理,对于那些急需要看专家的重病患者,能有这样一个马上就可以上门的号,可能真会当恩人一样千恩万谢呢!因此,对于这样的群体,我不知道怎么来表达自己的厌恶,我确实厌恶,但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因为我也明白,专家永远有限,专家的精力也永远有限,也所以,他们可以掌握的‘资源’就永远具有市场!对于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能改变什么?遗憾的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唯一期望的是,以后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希望是个还有点良心的主,不要漫天要价,这可能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最后就是我们文章的主角――医闹登场了!我曾经接触过医药行业,现在从事的营养健康教育和培训应该说也和医院有一些联系,因为我总是将最及时的以还矛盾作为自己营养讲座的事实例证,以让听者朋友们能从中受到警示,并真正去关注自己的健康,也正因为如此,我对于凡是与“医”有关的东西都比较敏感!但即使如此,我也是最近才听说“医闹”这个名词,以前到经常听到患者或患者家属到医院闹事的,也曾经亲眼看见将医院放满花圈,贴满标语的真实情况,但一直都认为这些都是个别现象,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人以此为职业,直到最近,看到关于“医闹”名词的出现,直觉告诉自己:医闹必然成为医疗怪圈里的新“毒瘤”,如果不进行有效控制,这个毒瘤可能更严重的激化医患矛盾!

  其一、医闹是大受患者及其家属欢迎的:在目前以还矛盾非常尖锐,普通老百姓普遍对医院和医生不信任,甚至是痛狠而又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医闹的成组织性出现,无疑让很多老百姓觉得出了口气!他们所出的这口气,不是说自己受了多少实惠,而是一直视为“敌人”的医院和医生为此头疼,就足够让普通来百姓拍手称快!从这个意义上说,很多老百姓会从根本上忽视这个群体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只注重目前医闹给医院和医生的痛苦,只关心医闹确实给患者和患者家属带来了很多“实际”的帮助!因此,这个群体最后虽然可能会受到医院,医生,医疗主管单位甚至媒体的一致声讨,但却绝对可以获得在以还矛盾中处于弱势地位的老百姓的一致“拥戴”!总结起来就是,医闹最突出的“仗义执言”性质会把它所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给掩盖和蒙蔽了!

  其二、医闹确实让医院和医生在以还矛盾中的地位动摇了:要是没有“闹”,或者说完全不来“闹”,那么医院在医疗事故上面,永远是站在主动方!虽然有人可能说有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但很遗憾的是,医院和医疗事故委员会有着不可推委的联系,(这我将有专门的文章,请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与医院的裙带关系》)很多结果也确实表明,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果在老百姓心里是没有分量和说服力的!但是在没有“医闹”的情况下,患者只能寄希望于漫长的官司,可是医疗官司中拖不起的永远是患者,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一直说患者在医患矛盾中是处于弱势的一方!没有任何其他办法来为自己维护可能的尊严,也没有其他任何方式来为自己讨个说法和还个公道!至少,老百姓确实在医疗事故后努力追寻着公道的说法!而“医闹”的出现,却正是切中医院要害,虽然是不恰当的方式,但至少在目前来看,是最快捷、最直接、最有效、最让患者解恨的“讨个说法”的方式!

  其三、医闹的工作就是“闹”,而且是绝对不讲理,不客气,不退缩的闹!甚至哪怕是无理也要当成有理闹,毕竟,现在当出现一个医疗事故的时候,有多少医院就敢理直气壮的说自己绝对没有过错呢!因此,组织医闹的人就专门组织这么一批不讲理,不懂理,没文化,没背景,没前途,没事干的人,最好还是大嗓门的人,装扮成患者家属,一天24小时守在你医院门口和科室门口闹!第一篇文章里说了,就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方式,却正如医生手里的手术刀,直接命中要害!医院采取暴力吗?以前可以,现在可不行了,因为医闹的组织者就等着你医院冲动,等着医院动手,到时候,你医院可以出动一千,那医闹那边绝对可以出动两千,更何况,如果这个事被揭露,医院的声誉可能更是一落千丈,医院敢冒这个险么?在医患矛盾成为全国性质的问题后,哪个医院傻到会成为导火索?哪个医院愿意为其他成千上万的医院背“冒头”之名!因此,暴力这一条,现在已经行不通了!因为对于真正的患者家属,暴力和恐吓是可能有效的,但对于“以此为生”的医闹,哼,哼,就等着和你大干的机会呢!那怎么办?讲道理么?一句话没说完可能孝布都给套到脖子上来,谁敢!于是就只有剩下谈判!找家属谈判!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医闹的‘闹’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为老百姓在解决医疗事故纠纷上,提供了非常有力的帮助!

  其四、医闹的目的非常简单和直接――钱!就是为了钱!当然在钱之外如果还能拿平时不敢出言声讨的医生和医院出气,当然也是乐在其中的!既然是为了钱,那么谈判也就必然围绕赔偿,围绕赔偿的金额!相对于医托和医串串专门吃病人的钱,医闹不一样的是地方在于专门吃医院的钱。当然,如果非要有人说是吃患者的钱,也是可以的!但他们却理解为那是其“劳动多得”!也正因为冤大头成了医院,因此,在谈判的价格上一般就是漫天要价!当然也要看医疗事故的严重性!而医院谈判的筹码就是自己在医疗事故中的责任大小,这个责任大小,患者和医闹不清楚,但医院自己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他们必须权衡责任的大小,和这样闹下去的风险,因为一旦闹的太大,记者媒体什么的都参与进来,那可能就全部暴光了!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医院一般是希望速战速决,快刀斩乱麻!于是一次医闹下来,成功了那些组织者,可以分到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报酬’,这相对于“医托”和“医串串”的小打小闹,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了!于是,医院在对待医闹的妥协和退让上,给了医闹更大的甜头和更光明的曙光!于是理所当然的,医闹现在居然“有组织”了!

  其五、医闹无法取缔,至少是不好取缔。因为没有人在自己的背上贴上医闹的标签,他们的身份就是患者的“亲友”!当然,患者是绝对满口承认的!对于这样一群为自己讨说法,壮声势的“亲友”,并且是能让深恶痛绝的医院和医生难堪的“亲友”,患者只有嫌少,怎么可能嫌多呢!警察在这个问题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因此才会出现警察出面当说客,让医院赶快“舍财免灾”的场面,毕竟,这些人闹下去,那些警察也得天天来对着他们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表演”,谁看了都难受!所以不管是警察动了恻隐之心也好,是为了自己赶快“脱离苦海”也罢!都是希望医闹能快点结束,怎么结束?当然是给医院压力啥!唉,可怜的医院!医闹一出现,好象怎么一下就成了矛盾的核心呢?这可能是很多医院到现在都还想不通的道理!

  其六,医闹的“零”风险也决定了很多人会“把这个有前途的事业”长期的做下去!医闹的组织者在和患者家属接洽谈判时,是不会要患者家属前期支付费用的,也就是说为了获得患者家属的绝对支持,他们在达成赔偿目的之前,都是免费给患者家属帮忙的!而组织者给那些大哭大闹的一天保证三顿盒饭,然后给个20、30的“工资”,就可以“闹”了!多则一周,少则一天,事情就搞定了,在目前高成功率的状况下,这些医闹及其组织者,可谓尝足了甜头。闹成功了,可以分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而且是很短的时间内达成;如果失败了,顶多损失几天盒饭钱,这样的“好事”放在你面前,你干么?所以,这个工作还真是个“有钱途的职业”!真是佩服第一个发现这个商机的人,我想这人脑袋准是尖的,不然怎么就找到这么‘有钱途的职业’呢!

  其七、医闹的危害。上面看到医闹的都好象是其合理存在并且要一直存在下去的方面,那么是否真的那么“有前途”呢?短期看,确实解气了,特别是我们普通老百姓,但从长期看,这个群体的危害猛于“医托”和“医串串”!第一:医闹的出现和现在的有组织出现,必然造成医院在对待疑难病症上的推委和拒医;第二:为了减少个人的风险,医生必然在病人诊断上更多的借助医疗仪器,将加大患者的医疗开支,目前本来这样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医闹继续下去,这样的情况将更严重;第三:医闹将可能被某些本来就居心叵测的人所利用,引发更大的医患对立,最终受害的还是患者;第四:医闹最最最严重的危害在于,他们是希望患者越痛苦越好,是希望医疗事故越严重越好!也就是说这个群体,虽然结果好象是帮了患者大忙,但在出发点和主观意愿上都是卑鄙和可耻的:他们很好的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们内心的那种希望别人绝望和别人痛苦的愿望,那种希望别人被治残治死的企图将真正可怕:当我们或我们的亲人生病,都在祈祷自己和亲人的病能赶快好起来的时候,却有一大群人,不知道在什么角落,向上天祈祷你们永远医不好,向佛祖祈求你或者你的亲友出现严重的医疗事故!甚至还主动诅咒你们死翘翘,不知道看到这里的朋友是什么感受,我现在是一头冷汗!

  因此,从上面的总总情况看来,虽然医闹是针对医院和医生,而医托和医串串是针对患者本人!但就其危害,就其本质来说,前者远远更恶劣于后者!但是,很遗憾的是,对于受够医疗苦头的老百姓来说,没有多少人会去反思这个问题,更没有多少人去关心这些深层次的问题,毕竟,当我们自己出现医疗事故的时候,谁能帮我讨回公道,谁能给我讨个说法,谁能给我伸张了“正义”,谁就是我们的拥戴者,这确实是我们老百姓的逻辑!因此,我知道自己这里的呼吁是一点也没有用,但是我们的政府呢?我们的医疗主管部门呢?如果老百姓拥戴医闹,那么医疗主管部门和政府相关职能机构,你们是否应该真正该为老百姓做点什么呢?难道不为这些医闹感到惭愧呢?难道不觉得自己的背心冒汗么?难道就这么仍由医闹“闹”将下去?

  最后,我作为普通老百姓,对于医闹的出现和可能的壮大表示暂时的欢迎!或许只有这样极端和无赖的方式才能让我们舒缓一口恶气;或许只有通过这样极端的方式把问题全部激化出来,才能让我们那些繁忙的主管部门和日理万机的官员们睁开眼睛看看问题到了什么程度;也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在大破以后大立!还老百姓一个真正健康,放心的医疗环境,我知道自己现在又在痴人说梦,但在梦里,我们都是输家:医院和医生固然输了,但我们老百姓就赢了么?

  让医闹来得更猛烈些吧!(作者:明空 四川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