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义昆:当公共事业遭遇职工高工资


2006-06-28 09:56:10         华夏经纬网

  “政府应加大对卫生事业的财政投入。”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负责人表示,去年医院获得的3600万元财政补贴仅占医院总支出的9%左右,仅够全院职工一个半月的工资。因此医院不得不通过其他各种方式创收,这导致了医院的公益性逐渐淡化,这也是“看病贵”的一个重要原因。(6月26日第一财经日报)

  “医院一年获得的财政补贴仅占医院总支出的9%左右”,还“导致了医院的公益性逐渐淡化”。看来,要保障医院的公益性,政府加大财政投入似乎确有必要。但登陆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网站,笔者却发现,包括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治(管)医师、护理人员在内,该院共有职工1830人,如此平均算下来,该院职工的月均工资竟高达1.3万元。

  在公共事业中,医院的职工们显然不是惟一拿高工资的。电厂职工工资之高众所周知,而据专家估算,目前火电企业中,亏损面在1/3左右,即1200多家火电企业中有400家左右亏损。

  一面是公共事业的入不敷出、且公益性日益淡化,一面却是这些行业职工的高工资,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两者的矛盾日益凸显。但可悲的是,当这些行业效益不好之时,它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节省开支,减少职工工资,反而向国家要政策支持、财政投入;有的甚至将国家支持不够作为公益性淡化的理由:譬如一些医院便将此作为医院乱收费、高收费的借口。

  正如一份报告指出,国有垄断行业与一般行业的收入差距,与它们之间的经济效益、劳动强度及劳动复杂程度的差距关联性较低,收入差距既脱离了按劳分配原则,又脱离了效率优先原则。行业收入水平与其垄断程度高低,及对国有资产处置权力大小成正比。以这样的分配机制,这些国有垄断行业怎么会有效率,又怎么能为全体公民谋取福利?

  近日,吴敬琏在某论坛上指出,贫富分化背后的因素,一是腐败二是垄断,要缩小收入差距,最重要的就是把腐败治住、使垄断行业实现市场化。对于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垄断行业的责任十分清晰:即使效率缺失,只要职工高工资和高福利仍能保障,垄断行业们依然不会有提高效率的动力,而一旦入不敷出,则伸手向政府寻求财政支持,与公众争夺杯水车薪般的公共资源。如此,贫富差距如何不继续扩大。

  显然,公共事业在保证其公益性的同时,最大的任务是要推动其外部和内部的市场化,以更大限度的提高其效率。垄断行业的垄断本性不能得到抑制,一边给职工发着高工资、一边向政府“哭穷”要钱的“笑话”将会一再出现,而其公益性则将继续淡化。(中国经济时报  刘义昆)
 
曹林:银行失误应当承担更高成本

  据《法制日报》昨日报道:北京邮电大学2002级400多名大学生在入学时向工商银行申请了助学贷款,但在毕业时却发现,同样的贷款却需要支付不同的利息,其中差额高达上千元。甚至有人贷款2.4万元,但利息却高达1.2万元。工商银行北京分行日前承认因“操作失误”导致差异,并对此表示歉意。

  如果哪位同学因为失误算错了利息而少交了银行钱,或者哪位信用卡用户因为失误而未按期向银行还款,仅仅说声“对不起”有没有用?肯定是没用的,他们常常会因为这些“失误”被银行告上法庭、支付滞纳金或背上失信污点。笔者认为,为体现失误责任的对等,银行应为自身失误承担更高成本,仅仅道歉是远远不够的。

  因业务量大而算错小数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失误,它涉及到银行信用问题。信用是银行的生命,银行只有以零容忍的严厉对待这次偶然出现的失误,才能维持客户对银行的信用,消弭“算错利息”给客户带来的心理阴影(即普遍性地怀疑银行在利息计算上的“失误”);一个轻飘飘的道歉,只会加重客户对银行的普遍性怀疑。

  北京发生过这样一个案子。一客户从A银行取出2000元钱后,立即存往B银行,可B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其中有三张是假币;这位客户立即拿着假币赶到A银行,可A银行坚称假币不可能出自本行,肯定是客户途中偷换———这位客户气愤中将A银行告上了法庭,虽然各执一词的双方都不能自证清白,但最终法院还是判银行胜诉,惟一的理由是“银行作为一个大企业,其信用要比一个人高得多”。确实,在很多事情上,我们是假定银行比一般人更有信用的———因此,只有对银行偶然的失信行为处以更严厉的惩罚,才能维持这种“较高信任度的信用”。

  从这家银行轻飘飘的道歉可以看到,许多垄断行业缺少为“自身失误承担更高成本”的理念。更典型地表现在电信行业,消费者如果少交几分钱电话费那都是天大的失信,但据去年河南省质监部门披露,2004年该省几大电信运营商计费话单差错率达到了12.2%,超出国家标准上千倍,一年至少多收费1亿元———如此大的“失误”,到今天竟然连个道歉都没有,何谈“承担更高成本”?

  这种双重标准,当然是垄断体制孵出的蛋。(曹林 山西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