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中国之大,容不下一个男人的尖叫?


2006-06-28 11:12:42         华夏经纬网

  作者:胡志勇

  6月27日凌晨,一个男人的一阵近乎歇斯底里的嘶哑尖叫,从德意志跋山涉水,最后蹿出中国几乎每一台没有熄火的电视——那是中央电视台足球解说员黄键翔的尖叫,只为意大利点球绝杀澳大利亚。作为一个菜鸟球迷,作为一个最喜欢看射门集锦的伪球迷,那一刻,震惊了——不是为意大利的胜利,而是为那一阵尖叫——原来体育可以让任何一个人卸下包袱、面纱、伪装,像人一样的尖叫。只是,这样的尖叫余音袅袅,不,简直是一声尖叫激起千层浪。因为在尖叫过去几个小时后,国内几乎所有著名的门户网站上都不断重播着那段尖叫,而成千上万的“挺尖叫”派和“反尖叫”派也针尖对麦芒,“万岁”与“疯了”呈排山倒海之势,发出当天新闻中的最强音。

  原来足球比赛可以这样疯狂解说!孤陋寡闻的我的确震惊,不知从何时起,曾经有一张网就无所不在地罩在每个人头上,那密密织就的网络就是成百上千年流传下来的清规戒律,数不清,剪不断,束缚人的思维,禁锢人的本性。放到足球解说员身上,那张网的经络这样构成:中央电视台代表国家,央视的职员代表国家形象,足球解说员的言行引导民众,解说员一言一行应循规蹈矩、正襟危坐,你是国家机器的一颗螺丝钉,你不能随心所欲,你要学作机器人……尽管或许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明文规定,可谁敢说自己的潜意识里从来没有这样的思维?任何一个人,一旦和国家和国家机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他似乎注定要失去“自我”,失去“人性”,注定去追逐四平八稳,注定远离个人表演。这让人多少想到了乔治·奥维尔的《一九八四》,每个人都做着同样的动作,说着同样的话,带着同样的微笑,没有个性,没有激情,没有自己,共同构建出一个整齐划一而万马齐喑的世界。那张有形的网已经灰飞烟灭,可无形的网似乎还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要不然,一个万马奔腾群情激昂的赛场,怎么就不能让解说员尖叫一回?要不然,一个远离政治的体育项目,怎么就不能喊一声“意大利万岁”?要不然,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男人,怎么就不能有点自己的好恶倾向?“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莫不是一个男人的尖叫,无意中剥开了潜伏于无人人皮层深处的毒素来?

  和少年韩寒的离经叛道、芙蓉姐姐频频亮“丑”相比,一个男人的几声尖叫算得了什么啊!难道他头顶上的几个耀眼的光圈——央视,国家——等于是抹煞一个人的个性表演和即兴尖叫,等于是要做一个规规矩矩的机器吗?他哪里受得起这样的重负,央视、国家恐怕也担不起这样的“罪名”。这是一个解构的时代,一切披着神化外套的人都注定要现出人形;这是一个人的时代,一切把人看作机器的意识思维都注定要躺进历史博物馆。一切领域概莫能外,体育也是如此。体育解说不是新闻播音,体育解说不是教化球迷,体育解说是主观发挥,体育解说是言论自由,体育解说是和球迷一起共享快乐、分享盛宴。

  中国之大,体育之瀚,难道就容不下一个男人对足球的几声尖叫吗?但愿这一切都是因为世界杯是一壶烈酒,让大家饮得亢奋无比才大打出手;但愿世界杯结束了,大家酒醒了,才一笑顿悟:嗨,不就是几声尖叫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国际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