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像钟南山那样的知识分子需要棒喝


2006-07-10 08:31:42         华夏经纬网

    诗人艾青之子艾未未针对钟南山院士丢失电脑之后的一些言论,写了一篇措辞十分激烈的文章《钟南山的价值几个亿的电脑和不可修复的人脑》,对钟南山恢复收容制度的建议进行反驳,其中出现了“无耻”、“丧失基本的良知”等色彩浓烈的字眼。这篇文章引起网友极大的关注和争议,有人拍手称快,有人态度保留。当记者问骂“无耻”是否过分的时候,艾未未回答“我觉得还不够”。他认为针对知识分子中的相当多的一部分人,而不仅仅是钟南山,他想谈谈是什么让他们丧失了基本的良知。(7月7日《竞报》)

    艾末末的回答中似乎延续着血统中诗人的冲动,就像他自己说的他父亲一样拥有朴素的感情和正义感,对不正义的事情有一种不肯妥协的激动。艾末末也正是从这样的角度来抨击恢复收容制度说的“无耻”,指责把流浪者“关起来”的建议丧失基本的良知,并以为自己说得一点也不过份。

    笔者认为,即使从功利的目的看,这种当头棒喝式的语言对当代的知识分子也是必要的。艾末末是针对知识分子中“相当多的一部分人”,我们不得不承认,当代知识分子中的很大部分,已经放弃知识分子对社会痛苦进行剖析、与不正义的行为进行斗争、为不幸者奔走呼号的天职。不仅如此,很多人比普通人更极端地对贫穷者投以势利的甚至敌意的眼光。这个已经戴上眼镜出入写字楼的群体中,似乎有一部分是那么急切地要划清自己和农村,和贫困者的界限,在笔者的理解中,这应该是艾末末所谓的“无耻”中的一部分。

    更为令人愤怒的是,他们和下层群众进行迫不及待的区隔的时候,不仅仅是简单的远离,还包括着情感上的厌恶,直至态度上的敌视,就象钟南山的恢复收容说面世后,对这一建议的支持中透露出来的对流浪人群的敌意一样。事实上,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难看到一些出身农村或底层的白领阶层,他们是以怎样无关痛痒甚至厌恶的口气谈起身边的贫困者!甚至在一些场合里反过来欺凌这些和他们父母一样的贫困者!我想这些可能就是艾末末所指的丧失了“基本的良知”吧。

    如果说人生如修道,我们不能不说,这样的人已经走进了魔道,沉溺已深。而且这不是一个两个知识分子,是大批的用人民的血汗哺育出来的昔日骄子。他们曾经是底层百姓们的希望,但现在在一定程度上忘掉了他们的父老,在事实上和情感上与底层百姓们渐行渐远,甚至走到了他们的对立面。对这些人,难道不应该用果断的当头棒喝吗?艾末末说自己讲得还不够,除了他认为这些人比“无耻”还过分之外,恐怕也是担心这样的棒喝,还不足以惊醒他们,让他们回头吧?

    知识分子中的这一部分人什么道理都懂,怎样的循循教导恐怕都很难对他们有帮助,长期的学习中,他们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抗药性”。只有艾未未这样的怒喝,或许还能唤起他们的一点记忆和良知。但愿我们社会上能听到更多这样的棒喝!(庄华毅)

来源:红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