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谁能破除“官场假想”


2006-07-21 08:59:46         华夏经纬网

    中央纪委和中央组织部7月19日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一批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的典型案件。其中以陕西省商洛市委原常委、商州区委书记张改萍(女)卖官案最为典型:从2000年11月至2005年9月,张改萍利用职务便利,从为他人晋升职务、调动工作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收受28人贿赂共计106.9万元及大量礼金。(《北京青年报》2006年7月20日)

    最为典型的女书记张改萍卖官案,以大量生动翔实的事实和情节,为人们全面展示了一个地方的官场被贪鄙文化严重腐蚀之后的恶劣生态。据报道,在张改萍主政下的商州,许多官员都深谙并服从一个“官场潜规则”:送(行贿)了可能还有希望,不送根本不能入围。为了升官,有些人不惜挪借公款甚至贷款向张改萍“进贡”,“买官者敢投这个资,是因为张改萍敢收钱,也确实能给人办事”……

    “送了可能有希望,不送绝对没希望”之类的“官场潜规则”,在我看来也是一种“官场假想”。由此还可以进一步细化为如下假想:第一,官员升迁必须送礼行贿,否则断无升迁的希望,所以,凡如愿升迁者都是行贿的结果;第二,职务升迁后能够获得的各种收益,必定远远高于行贿所支付的成本,因此为升迁而行贿是一项千值万值的投资;第三,那些只为金钱美色的官员,为了当更大的官、发更大的财必须行贿,而那些当官只为造福百姓的官员,为了当更大的官、追求更高的为百姓造福服务的平台,也只有送礼行贿以“曲线救国”……

    我之所以善意地将所谓“官场潜规则”称为“官场假想”,是因为我不愿意相信“送了可能有希望,不送绝对没希望”是一条颠扑不破的官场铁律。我宁愿相信,绝大多数关于“送了可能有希望,不送绝对没希望”的议论或判断,都是出于一种“宁可信其有”式的想当然,因此,肯定有很多官员的升迁不是送礼行贿的结果,肯定有很多官员宁可落得被淘汰出局的下场,也不愿意同流合污助长官场的贪鄙风气。而且,我相信与我有同感者一定不乏其人。然而,谁能够破除许多人心目中的“官场假想”?

    在现有条件下,尽管反贪部门隔三差五就要公布一批受到查处的贪官的黑名单,但却并不能很好地打消人们的一些疑虑,不能彻底破除人们对于官场的“假想”。相反,有的时候,贪官被查处得越多,人们并不会为反腐败取得的辉煌战果感到欣慰,而是为“腐败发展到如此严重地步”而万分震惊,其结果反而是坚定了对于官场腐败的某些“假想”。所以,要破除社会上远非个别的“官场假想”,一定要跳出反腐败看反腐败,要在反腐败之外下工夫。

    当下之计,我们一方面要继续推进干部选任制度改革,特别要增强干部选任的透明度,让公众更广泛地行使知情权和监督权。至少,一个干部选任出来之后,如果在社会上没有引发诸如他是某某的人、与某某关系不正常、某某对他的升迁起了关键作用之类议论,人们就不会假想他的升迁是拉关系送礼行贿的结果了。另一方面,还应当采取切实措施,增强官员收入和财产状况的透明度,为建立官员收入和财产申报制度创造条件。要让一般公众和层级较低的官员相信,当官与发财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一个县长职位不值得花三五十万去购买(即使买到手也不可能收回投资),一个副部级干部月收入不过三五千元,没必要也不可能持有民生银行的“可透支300万”的钻石信用卡……(《三晋都市报》2006年4月12日)

    能不能破除上述“官场假想”,是中国反腐肃贪工作成败的一块试金石。

燕赵都市报 潘多拉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