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野生动物狩猎 公开不能解决一切


2006-08-14 08:56:24         华夏经纬网

  我国首次拍卖野生动物狩猎权,引起各方强烈关注。国家林业局一官员辩称,对野生动物狩猎权进行公开拍卖,有助于“阳光审批”。迄今为止,这是有关部门所能给出的最具说服力的理由了。

  除了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其他诸种事务,总是“阳光”好过“暗箱”。如果野生动物无论如何都得被杀,那么公开地杀就好过偷偷地杀。国家林业局官员在列举公开拍卖狩猎权的好处时,就曾举例称,“一个县政府的干部,一个冬季就能猎杀8至15头盘羊,数十万美元,就被他们招待出去了。”言下之意,如果把这些盘羊由县政府干部偷偷地杀,改为外国狩猎者公开地杀,国家就能坐收数十万美元收入。被谁杀都是杀,干吗不让这些盘羊死得有“价值”些呢?

  似乎不无道理。但是,卖钱不是野生动物的最高价值,公开也不是公众对政府部门的最高要求,对野生动物给予有效的保护,才是政府相关部门的更高职责所在。如果各种非法盗猎和政出多门的合法狩猎,已经威胁到野生动物的生存、繁衍,则经公众和政府授权负有保护职责的林业部门,应该加大保护力度才是,而不能仅仅以“阳光”代替了“暗箱”,就以为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应该承认,保护野生动物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事业,在种群保护与适度狩猎之间、公开核准狩猎与非法盗猎之间、统一拍卖狩猎权与暗箱性质的计划分配狩猎指标之间,都有动态而微妙的平衡关系,由于掌握信息并不充分,一般公众和舆论很难就此作出正确的是非判断。在这种情况下,一项以公开、合法猎杀野生动物为标的的拍卖,除了拍卖形式的公开,还必须以充分而公开的理由,说服公众相信“猎杀正是为了保护”才行。遗憾的是,国家林业局官员迄今为止所给出的理由,都还不足以说服公众相信这样的逻辑。

  我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对猎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着严格的规定,其所列举的允许猎捕的情形中,只有第六款所称“为调控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和结构,经科学论证必须猎捕的”,可作为支持此次公开拍卖狩猎权的理由,林业局官员也正是以此作为此次拍卖行为合法的依据。但此次拍卖中,15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羚牛,也作为“指标”被列入拍卖对象,其理由则是相对于6000头的保有总量而言,减少15头也不足以威胁其种群。于是,《条例》中“必须猎捕”的最高要求,实际上已经被“可以猎捕”的最低标准所取代。其他如“打公不打母、打老不打小”的原则,其逻辑的基点,也是试图在“不威胁”野生动物种群与实现狩猎产业利益最大化之间找到平衡点,这与以猎杀手段“调控”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有着本质的区别。

  其实,保护野生动物也不必走入绝对化的死巷,在严谨论证、严格控制的前提下合理开放狩猎市场并非不可,为了给保护野生动物事业增加经费而计算狩猎收益也并不可耻。但是,要有充分的依据和严谨的逻辑,说服公众接受“猎杀正是保护”的逻辑才行,否则一面以“必须猎捕”为名将一级保护动物羚牛列入狩猎名单,一面却又宣称它们“很受外国猎人的欢迎”,公众的质疑就不可能消除。

  8月11日,国家林业局发言人宣布,为了更有利于社会与舆论监督,完善拍卖条款,原定于8月13日在成都进行的该项拍卖延后,今后择机进行。舆论暂时说服了政府。但愿延后的结果,不是让政府部门放弃“阳光”重新回到“暗箱”,也希望再次拍卖时,公众的疑虑能得到解释。 
 
来源:《北京青年报》 张天蔚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