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南国都市报:"哭死不上学"与"饿死不进城"


2006-09-01 08:57:05         华夏经纬网

    昨日在海南某报看到这样一则新闻:开学了,一16岁的女生任凭家长怎么哭求,也不肯到学校报名,声称死都要和男朋友守在一起。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青春期早恋的案例。细想却没有那么简单,“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我们不是那个女生,谁知道她心理藏了多少秘密。父母闹矛盾吵架,学校呢?估计也让她没有感受到多少温暖,起码她带有厌学的情绪。社会呢?成人世界又能让她感受多少温暖? “哭死不上学”虽是个案,但却从侧面提醒了家长和老师:要给孩子多一些温暖、多些人性化的关怀。

    温暖和关怀对孩子是心灵的抚慰,对成人也同样是感情的润滑剂。冷漠只能让人愤怒甚至绝望。我想起8月30日《郑州晚报》的一则报道, “我愤怒,城里不是俺待的地儿,饿死也不进城了!”带着卖枣所得的4.5元,河南伊川县江左乡枣农李年红一怒之下,流着泪将满满一架子车大枣一捧一捧撒向河中……

    偌大的城市竟没有枣农赖以生存的一席之地,市场不让进,路上有人撵。将心比心,此时,李年红的心一定在滴血。一句 “饿死不进城”,让所有看了报道的人感到悲凉。城市越建越漂亮,大楼越建越高,可是小摊小贩们却越来越心惊胆战。写到这里,我做了一个假设:如果李年红将忍辱负重在城里挣来的钱拿回来给孩子上学,而孩子却 “哭死不上学”,那做父母的又该作何感想?这样的联想未免太“残酷”,但在现实生活中, “哭死不上学”与“饿死不进城”两者之间的差别,的确有点像“哈佛大学”与“座头鲸”的差别一样,彼此之间难以理解。

    教育要人性化,建设文明城市同样需要人性化推进,靠抢小贩的秤只能更加远离文明。这方面,乌鲁木齐市的经验可以提供佐证。夜市在不少城市已销声匿迹,而在乌鲁木齐却仍焕发着勃勃生机。乌鲁木齐市政府一位负责经贸的干部这样分析:“有的城市怕小商小贩多了影响市容,把他们当成‘麻烦’到处撵;我们把小商小贩当成‘宝’。”政府善待小商小贩,解决了许多人的创业就业问题。2005年,乌鲁木齐地区生产总值571亿元,其中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334.4亿元,占59%。在全国所有的大中型城市中,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上海、深圳等大城市,名列全国第一(8月28日《人民日报》)。 读了这样的新闻,让人感觉久违而温暖。

来源: 南国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