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时评:当以法律遏止"网络通缉"


2006-09-05 08:36:42         华夏经纬网

    2006年,“网络通缉”骤然成为中国互联网络上最为显赫的名词。从震动海内外媒体的“铜须门”案,到近日广为流传的上海教授通缉流氓外教,每一起事件无一例外地都引起无数网民呼应,网络通缉顿呈“民间虚拟法庭”之势。它以网络平台为载体,以公布各种私人信息为方式,以虚拟和现实的双重道德讨伐为利器,对形形色色的“作奸犯科者”予以惩戒。所有那些参与审判的“陪审员”们,是躲在黑暗的数码丛林里、以“无名氏”方式发言的城市哄客。他们高举话语武器,狙击那些被设定为“有罪”的道德猎物。

    在获得道德优越感和集体狂欢的双重效应下,网络通缉成为许多网民争相仿效的时髦方式,以赢取万人争睹的意气风发。最近,在人气旺盛的天涯网上,一起毫无意义的网络争端,引出网络虚拟法庭的开张。但不幸的是,最后带来一场现实的讼争,虚拟法庭本身成为被审判的对象。

    事情源起于网友“百昧”的帖子,他试图辨析在天涯社区中颇为活跃的“牙疼妹妹”的身份之谜,并得出“牙疼妹妹”是女扮男装的结论。这个看上去风火旺盛的“牙疼妹妹”称:“把本姑娘说成是男人简直太令人愤怒了。”继而对“百昧”展开网络追查。不料,一名湖南网友被误认为被通缉者,个人手机和家庭住址被公布上网,甚至连8岁女儿是领养的隐私也被抖露出来。自此,大量的骚扰电话打乱了他的私人生活。由于找不到发布隐私的网友,他愤怒地把天涯网站告上法庭,要求赔偿8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信息时报》9月2日)。

    或许,“牙疼妹妹”图个人之快引发的这起从虚拟到现实的连环讼争,只是汹涌的网络通缉中一个微小的插曲。但这个事件作为网络通缉的第一起名誉索赔案可能昭示的是,将原本不具备任何合法性的“网络虚拟法庭”推向现实法律规约的边界之内,以现实法庭遏止网络法庭无序的道德惩戒。

    然而,这个事件更应该成为成千上万中国哄客们进行反思的沉重起点。互联网以其特有的技术特征,为中国公众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平等参与和自由表达的公共平台。面对许多侵害平民百姓利益的事件,网络舆论曾经表现过它强大的力量和令人期待的一面。可悲的是,以匿名为特征的网络平台,没有发育出健康的公民团体,为捍卫民权和推进宪政提供理性的支持,反而滋生出一个集体无理性的哄客群体,从被围捕的猎物的痛苦中,寻求着泛道德化和娱乐化的狂欢———但抽象的道德评判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包括哄客在内的所有人都可能轻而易举地成为它裁判的对象。(中和)

来源:羊城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