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景区难以承受关系票之重


2006-09-27 09:34:26         华夏经纬网
    “十一”黄金周前夕,有记者到河北省雾灵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采访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马玉坡告诉记者:“每年要送出3万多张得罪不起、拉不下脸的‘关系票’,近300万元门票收入打了水漂!”游客中的不少人是大大小小官员带来的“熟人”和“关系户”,这些官员或伸手要票,或要求为“关系户”免票,成了管理局最头疼的事。(9月25日新华社)

  有权力者带人免费旅游,景区或情愿或不情愿地送关系票,在中国,早已是惯见的风景。雾灵山景区负责人的诉苦之所以成了新闻,一则因为黄金周就要到来,“关系票”泛滥仍将是可以预见的事实;二则在于雾灵山景区对“关系票”统计得较为清楚,且数额实在是不低。

  将有权力者带人免费旅游的行为称之为特权思想、腐败现象,想必是毫不为过的。在某些官员看来,权力本身就是通行证,不但是某些官员自己的通行证,也是其亲朋好友的通行证。在其权力笼罩下的一亩三分地里,一切通行无阻自是不在话下,甚至在其势力范围之外,也要寻找无所滞碍的感觉。权力的高含金量,由此可见一斑。

  现实是很不堪的,然而,在我们的语境里,“免费旅游”之类好像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毛毛雨”,大家都见怪不怪,对其有很高的容忍度,似乎从未有过没见哪个官员因此被曝光被查处,媒体在报道类似事件时往往只是泛泛而谈,从不指名道姓。

  与我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类似的事情在一些法治国家早就上升为丑闻了。先说我们的近邻韩国,该国首都首尔市的市长李明博曾曝出“ 网球丑闻”,他被指责2003年至2005年间在首尔一块市属网球场打球时得到免费优待,虽然后来补缴了一部分费用,但“为时已晚”。李明博承认自己“疏忽”了收费事宜,“我考虑不周,没有每次打球都缴费”。再说远一点的意大利,数年前,意消费者协会联合会将锡耶纳市市长布赞卡告上法庭,指控他于1995年8月在担任锡耶纳省省长时,曾用自己的公务专车接送旅游的妻子,损害了纳税人的利益,布赞卡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

  与咱们这里某些官员不但自己免费旅游还捎带亲朋好友一道免费旅游相比,李明博免费打网球或许情节更轻,布赞卡公车接旅游的妻子就更“微不足道”,然而等待他们的是曝光,甚至是被判刑,而我们的官员却安然无恙,免费并快乐着。两相对照,差别还是很大的。

  这说明人家的监督是更加严密的,人家的法律是更严厉且执行力是更高的,新闻舆论监督更可谓无孔不入。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之下,官员在行使权力的过程中才有了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之感;那些突破底线者,也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于是侥幸心理才不多见。

  权力在缺乏监督之下,往往就表现出自利的一面。这种自利不但表现在带人免费旅游的官员身上,在某些景区管理者身上也时有体现,他们的妥协固然有时是难以抵抗权力的压力,但有时也是在进行利益的交换。

  某些官员带人免费旅游,伸手要票或要求为关系户免票,无疑给人以不良的隐喻:官员既然在这样的问题上缺乏程序意识,那么其在其他时候,难道就会完全按程序办事?官员既然可以如此为自己和亲朋好友谋福利,当有了中饱私囊的机会之时又岂会袖手?这样的引申,并非没有道理。

  这一现象的危害当然并不止此。一方面,权力运行无序,官员不能作出榜样和示范,则整个社会的法律意识、程序意识都将无法树立,大行其道的只能是潜规则,只能是“熟人社会”的那一套。人们在无奈之下,往往会生出艳羡之心,期望某一日也能跻身于特权阶层。另一方面,景区管理方常常诉苦:“关系票”已成为沉重负担,使景区面临生存压力。压力之下,自然就要找寻应对之策,但既然无以约束权力者,那就只能求诸公众——景区门票价格于是就变得高昂,让公众为此埋单。

  该成为丑闻的有成为丑闻的必然性,社会运转才会更加有序。但就目前而言,干部及其亲朋“免费旅游”上升为丑闻还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作者:孙立忠

来源:红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