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让高贵的灵魂不再孤独


2006-10-16 09:23:15         华夏经纬网

  一个好人长久地休息了,他高贵的灵魂却依然在未竟的路上跋涉,他将陪伴我们找回一个民族久已泯灭的良心。

  廖冰兄老人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有两件事:漫画与为人,都极富个性色彩。冰兄说:“我感到自己处于世界漫画史的纵横线的一个交叉点上,因为中外古今的漫画大都偏于幽默以及所谓黑色幽默,而我的作品却偏于发泄悲愤,不是使人感到轻松而是感到压抑、震撼。”确实,冰兄的艺术作品重点在揭露社会的缺陷,有着强烈的现世关怀。这些“为被害的善良而悲,为害人的邪恶而愤”的“悲愤漫画”,在画面上表现得更多的是震慑人心的悲怆,甚至让人感觉有点“凶”。但这“凶”的背后却是他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的热爱,以及因爱而生的批判和愤怒。

  冰兄的为人与他的画相反——慈祥、热心而进取。不过,与其说冰兄的“为人”,不如说冰兄的“为他人”。他晚年热心公益事业,捐献了自己的全部财产来帮助他人,自己却过着清苦的生活。关于他平时的感人言行正在被一一挖掘出来并注定被人们长久地回忆。女儿这样评价他,“他首先是一位思想家、平民政治家、社会活动家,然后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也许还有:冰兄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甚至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因此对社会、自己和家人都有诸多“苛求”。他最著名的言论是“享受就是受罪”。他希望通过自己“微不足道”的努力来帮助更多的人。

  冰兄老人有一颗高贵的灵魂,他是自己良心的救赎者。不过,我们必须承认,特别是在那些苦难深重、人民自己不争气的国度,才更有机会出现所谓的“圣人”——他们往往是被整个社会现实的堕落所反衬出来的形象。但是,指望一个高贵灵魂来挽救的民族却是永远也不会得救的。在半个世纪前,即使是由“圣雄”甘地所尽力挽救的印度,最终还是分裂了,他所期望的印度独立确实实现了,但印度的贫困、分裂、不平等等状况却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改善。人们崇拜他,但却不像他那样行事,也违反他的教诲,也许这就是所有“圣人”共同的悲哀吧。一个人做善事会成瘾,同样的,一个民族的冷漠、依赖和忘恩也会上瘾。也许很快我们就将毫无愧色地遗忘冰兄,遗忘今天的感动,然后继续宽容这个时代的种种罪恶,重新堕回到我们软弱的自私中去。

  所以,真正能够拯救世人的,不是甘地、不是德兰修女、不是丛飞、不是廖冰兄,而只能是人民自己。这个浅显的道理,人们不知要经历多少世代的付出才能真正地去体认。冰兄自己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所盼望的是自己这种呐喊、批判生涯以“失业”而告终。

  但如何才能失业呢?冰兄说,“我平生最不喜欢淡泊人生。淡泊即意味着‘睇化’(看透),意味着无所谓。对人生岂能无所谓?人生应奋斗,应搏击!”与此类似的另一个灵魂是属于贝多芬的,他给我们的启示是:不经过战斗的舍弃是虚伪的;不经劫难磨练的超脱是轻佻的;逃避现实的明哲是卑怯的;中庸、苟且、小智小慧是我们的致命伤……对照此言,冰兄的一生可以说是主动出击的:他决不默默忍受命运暴虐的折磨,而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

  支撑一个高贵灵魂、成为整个人生动力的,不是别的,而是对自由、人性的渴望,并为此而生发出的一种自强不息的战斗精神;同样,支撑一个民族精神的也决非面对社会不公时的苟且心态。冰兄、丛飞等人的离去也许代表着一个圣人救赎时代的终结,但同时,人民自我救赎的时代也因此开始了。对廖老的纪念活动一直持续到今天,似乎意味着这个时代的人们仍然渴望与高贵同行——惟愿这久违的渴望能够使我们从此直立着生活,也让那些感动过我们的灵魂不再孤独!

  (作者系广州学者) 中国观察之唐昊专栏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来源:南方新闻网 --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