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梁江涛:家族贪官共享情妇是旷世丑剧


2006-10-17 10:27:33         华夏经纬网

  据近日《法律与生活》载,原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派出两个铁杆情妇“伺候”姐夫――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被小舅子的肉弹攻破后,王昭耀对家族腐败睁只眼闭只眼。于是才上演了那出“贪官用MBA知识管理情妇团队”的闹剧。

  一个副省级高官跌落于大舅子的美人计,培植了一个228次受贿卖出69顶乌纱帽的小舅子;一个用MBA管理情妇的市委副书记,让前途无量的外甥羡慕不已,从而“成功”地将其父亲拉下了水。好一幅家族贪官集淫乱、权乱于一体的“群魔乱舞图”!

  “先入门者为师”,身为省委副书记的王昭耀不仅为其亲戚谋取官位,而且还“言传身教”,面授机宜指导他们如何在“官场上混”。他不动声色地将大舅子扶到安徽省气象局副局长的位置上。但呼风唤雨的杨枫看上去似乎还不满足,他含蓄地对姐夫表示“不喜欢一辈子和老天爷玩”。于是,王昭耀安排杨枫下到安徽宣城市行署做挂职副专员。宣城撤地建市后,杨枫顺顺利利当选为副市长,紧接着出任该市市委副书记。王昭耀非常高兴,专门召开了一次家族会议,传授自己在政坛上拼打几十年的秘诀:“大家都要牢记一句话,在官场上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稳扎稳打。”他千叮万嘱,要求妻子管好儿子和两个弟弟,委托妻子“天天监控,月月报告,不出漏子”。

  然而,这样的“内部监督”措施一开始就注定无疾而终,后来发生的一切证明了它的徒劳无益。因为当公权被当作私权来玩弄之时,见不得阳光的“看护”还有什么威慑力可言!“被监督者”自然会想到,既然“朝中有人好做官”,那么即便做官做出了事,到时候还不是“官官相护”,自会有人来擦屁股?正是这种有恃无恐的侥幸和倚仗,以裙带为链条的“群魔”才舞得如此之潇洒,如此之陶醉,如此之疯狂,以至于神魂颠倒,天昏地暗,不知今昔是何年!

  “群魔乱舞”只是一时的淫荡,为所欲为的公权私用与纸醉金迷的腐化堕落逃脱不了“分离聚合皆前定”、“生关死劫谁能躲”的命运悲剧。当然,出事的突破口没有脱俗,还是栽在了女人身上,倒是一路“性福”不浅的他们所没有想到的。尽管杨枫用7个手机号码与情妇单线联系,红粉佳人之间仍然醋海生波,不仅相互跟踪“捉奸”,而且失宠的“首席情人”四处告状,风起云生。最后王昭耀这棵大树因涉嫌利用职权,借干部职务晋升、工作安排和项目审批之机,大肆收受贿赂的犯罪,被移送到山东省济南市检察院,实行异地管辖审查起诉此案。“呼啦啦大厦将倾”,等待王昭耀本人及其“权力家族”的,必将是法律公正的判决。

  然而,透过这一权力家族的腐败案件,笔者不禁要问,王昭耀到底是怎么破坏干部选拔任用既定规则的?难道作为一位省委副书记,手中的权力可以无限放大,想让谁当官就当官?他的大舅子、小舅子与儿子从开始踏上仕途到不断得到升迁,以及杨枫与多名情妇厮混的丑行,难道上级机关、监督部门就一点也没有觉察吗?是视而不见,根本不愿去触及,还是畏首畏尾,不敢去摸“老虎尾巴”?淫乱至极的“权力家族”腐败问题得以暴露要依托别的案件“拔出萝卜带出泥”,以及靠情场红颜的“祸水外溢”,又是对谁的嘲弄?这一切都值得玩味与反思。(文/梁江涛)
 
来源:人民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